第五十九章 我只要那个女人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五十九章 我只要那个女人

夜已深,当人们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唐煜坐在酒吧楼上的包间里喝着酒,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闹声都被隔绝在包间之外。他无视着身边几个好友和那些女人调情,默默的喝着酒,心脏突然一痛,让他的手不由的颤抖了一下,酒也洒出来了一些。 唐煜从容的放下酒杯,抽出几张纸擦了擦手,站起身准备离开。虽然回家也是整夜的失眠,可是在这里,他更加觉得心烦意燥。 “唐少,怎么这么早就回去,是不是这里的女人看不上眼?我再让人找几个女人过来。”肖天明拉住唐煜阻止他离开。 “肖少,你说笑了,你场子里的女人个个都是你精挑细选的,怎么会差到哪儿呢,只不过最近忙着一个并购案,有些累了。”唐煜皮笑肉不笑的说着。“改天我在请你们几个好好的玩一玩,我先走了。” 走出酒吧,外面清新的空气让唐煜大脑清醒了一下,他突然很想一个人安静的走着,司机和保镖开着车子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唐煜按着刚才发痛的心口,自从秦卿离开之后,心脏总会时不时的抽痛一下,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的心脏出了毛病,去医院检查过,也坐过各种的检查,家庭医生说他的身体活到一百岁都没有问题,心脏也很正常,根本找不出他心脏会痛的原因,时间久了,他也习惯了心脏偶尔这样抽痛一下。 五年了,他以为时间久了就能把秦卿给忘记,可是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对秦卿的记忆越来越清晰,甚至经常做梦都能梦见秦卿在梦里喊着他,对着他笑,可是醒来却只有无尽失望和悲凉。 这些年,他虽然没有再去N市,可是他一直派人在N市寻找着,可还是一无所获。他曾经想过用别的女人去忘记秦卿,他喝的烂醉如泥,用酒精麻痹自己,以为这样就能把别的女人当成秦卿,可是当他看着身下的女人不是秦卿,他居然恶心的想吐,后来试过几次,他始终对别的女人无法提起兴趣,而且看到那些女人脱光了躺在床上勾引他,他就觉得那些女人让他呕心,最后他放弃了,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这五年,唐氏在美国的发展突飞猛进,被美国那些经济专家称为奇迹。 过往的事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一的从唐煜的脑海中闪现,不知道走了多久,唐煜突然停下脚步,既然五年的时间都无法忘记秦卿,那么以后的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个女人了,如果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思念一个人,这对身为商人的唐煜而言太不符合经济利益,唐煜的心中突然做了决定,他要找到秦卿,和她重新开始。 唐煜上车之后并未回家,而是让司机送他去公司。此时唐氏一片寂静,只有几个楼层的几个部门还在亮着灯。唐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像是铁人一样彻夜不睡的在工作,直到第二天早上那些秘书看到唐煜在工作,都有些吓住了。 当唐老太太知道唐煜已经在办公室待了三天三夜,几乎把公司当家以后不由的有些担心,这种情况在秦卿离开的那年发生过,那是唐煜没日没夜的工作,谁劝他都没用,最后他体力不支昏倒在公司之后在医院住了几天,之后他变得更加冷漠,做事更加雷厉风行,也就是从那时起,唐氏的发展令人震惊。 “我听说你已经三天没回去了。”五年的时间,唐老太太除了头发更白了一些之外,精神还是那么抖擞,那双眼还是那么的凌厉。 “这不是奶奶所希望的吗?”唐煜淡淡的开口说着,“奶奶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让人传达,不用这么辛苦的来公司。” “我听说你让秘书订了下周去中国的机票?你又要找那个女人吗?”唐老太太故意忽略唐煜语气中的嘲讽开口问着,“难道这么久了你还没有忘记那个女人吗?” “如果我说我没有忘记,奶奶是否认能同意我们在一起?”唐煜开口问着。秦卿离开之后,他和唐老太太的关系也一度疏远过,在心里他也埋怨过自己的奶奶,如果不是她从中阻挠,他和秦卿也不会分开。 “不会!”唐老太太依旧态度坚决的反对着,“那个女人配不上你。也配不上我们唐家。” 唐煜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如果我非娶她不可呢?” “有她没我。”唐老太太没有一丝商量的说着。目光犀利的看着唐煜。 “你是我奶奶,我没得选择,没得到你同意,我不会娶她,不过奶奶也不必再辛苦的帮我张罗相亲结婚的事情,这辈子除了秦卿,我不会和任何女人在一起,所以也别指望那些女人能生下我的子嗣。”唐煜淡然的说着,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你要让唐家绝后?”唐老太太的拐杖用力剁了一下地,气愤的说道:“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你爷爷和你父亲,对得起唐家的……” 祖宗这两个字被唐煜毫不犹豫的打断。他冷漠而无情的看着唐老太太说道:“说句大不敬的话,我这个活人何必为死人而活。” 唐老太太被唐煜的话噎的说不出话来,气的脸色通红,握着拐杖的手颤抖着,心中却更加的讨厌秦卿,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离开了五年,还能让唐煜执迷不悟。 对于唐老太太生气的反应,唐煜却表现的非常的冷漠,他冷淡而又坚定的开口说道:“我只要那个女人,一辈子,只要她。” 唐老太太离开唐氏之后越想越生气,秦卿这个女人她是无法接受的,她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我要让你找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挂断了电话,她一定要在唐煜之前找到秦卿,绝对不能让唐煜找到秦卿,绝对不会让这两个人再有任何的联系。 “爸,你真的不和我们去美国吗?”秦卿有些不开心的问着秦政,“我想要和你一起旅游,我们不是说好这次一起的吗?” “美国太远了,要做那么久的飞机,听着我就头晕。”秦政随口找了一个借口说着,他不是不想和秦卿去旅游,而是不想去美国,那个他曾经在心底发誓不会去的地方。 “小卿,既然爸不肯去就不要勉强他了,下次我们全家可以去别的地方。”秦朗在旁边开口说着,“爸,那我们去机场了。林伯,你们在家好好照顾我爸,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少爷。”林伯点点头,和秦政一起送着他们离开家。 几人刚到机场,秦朗拿着几人的证件想要去换登机牌的时候,文婧的手机突然响了,文婧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拉住了秦朗,朝他摇摇头,然后接起了电话。 “妈,什么事?”文婧开口问着对方,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文婧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她走到一旁继续打着电话,虽然听不到她说了什么,不过看到她难得失控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好一会儿文婧才挂断电话走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秦朗立刻走过去担心的问着,“岳母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 “她说要和爸爸离婚。”文婧无奈无语的嘲讽着,“这句话我从小听到大,结果两人还是没有离婚,我现在不能和你们去美国了,要改签去澳洲。”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秦朗担心的问着,“岳父岳母不会真的要离婚吧?两人闹的很凶吗?” “不用担心,两人一闹别扭就这样,妈妈之所以会打这通电话来就是不想离婚不然也不会让我过去。”文婧歉疚的看着秦卿,“对不起,让你们扫兴了,阿朗,你带着文婧和世宇先去美国,我晚两天过去,也许等我过去的时候两人已经和好了。” “小婧,真的没事吗?或者让大哥去美国做事,我和世宇陪你去澳洲。”秦卿担心的看着文婧。 文婧笑着摇摇头,“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不会在澳洲待太久的。那边的事情一解决我就去美国找你们。” “那好吧,我去帮你准备改签去澳洲的机票,不过你到了那边之后一定要联系我,不要让我担心。”秦朗不放心的说着,他很想陪文婧一起去,可是他实在抽不开身。 “好,谢谢你。”文婧有些无奈的说着,然后蹲在秦世宇面前开口说道:“世宇,外公外婆吵架了,所以妈妈要去哄哄他们,妈妈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美国,所以你和爸爸还有姑姑一起去,妈妈哄好外公外婆就去找你们好不好?” “你真的会来找我们一起玩吗?”秦世宇有些闷闷不乐的问着文婧,见到她点头才勉强答应,“那好吧,我们等你。” “世宇真乖。”文婧摸了摸秦世宇的脑袋继续说道:“世宇,你和姑姑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乖乖听姑姑的话,如果爸爸去工作了,你就是小男子汉,要好好保护姑姑哦,不能让别人欺负姑姑,随意要一直待在姑姑身边。” “好!”秦世宇用力的点点头。 秦朗办好登机手续走了过来,把文婧的护照和登机牌递给了她,“半个小时候后的飞机,没有头等舱了,我帮你选了一个商务舱,你将就一下吧。自己过去一定要小心。还要你告诉岳父岳母,等下次有时间,我们再带着世宇过去看他们。” “我知道了,我们先进去吧。”文婧听着秦朗的叮嘱,无奈的笑了笑,虽然有些唠叨,不过还是赶紧很幸福的。 几人在候机室待了没一会儿,文婧登上了飞往澳洲的飞机,而秦朗带着秦卿和儿子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