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各自安好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五十六章 各自安好

“那个男人……”文婧刚走到医院,就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站在医院的咨询台处,不知道在问着什么。 “怎么了,什么男人?”秦朗顺着文婧的视线看到了唐煜,微微皱起眉头,他可不认为文婧会喜欢这个男人,不过文婧看这个男人的眼神太过专注,让他心中微微有些不悦。 “他还是找来了。”文婧有些感叹着说。虽然秦卿一直认为唐煜并不爱她,可是文婧却觉得唐煜对秦卿还是有感情的,至少他现在从美国找来了。 “文婧!”秦朗低沉着声音喊着文婧,这已经表示他有些不悦了,牵着文婧的手微微有些用了力气。 “吃醋了?”文婧瞥了秦朗一眼,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放心,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没有本事去搞外遇了,那个男人和我没什么关系,他就是让小卿爱了七年的男人。” “是他!”秦朗不由的多打量了唐煜几眼,虽然隔着一些距离,可是秦朗还是感觉到唐煜给人一种冷漠疏离的感觉,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他不明白秦卿怎么会喜欢这么冷漠的人,他一直以为能让秦卿奋不顾身去爱的男人一定是那种很温暖,对她很好的男人。 文婧看到唐煜失望的转身走了过来,担心他会认出自己,于是立刻转身靠在秦朗的怀中,一直到唐煜离开医院,文婧才从秦朗的怀中退出,目送着唐煜的身影消失。 秦朗大步的朝着咨询台走过去,“刚才那个男人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他是来咨询我们医院有没有一个叫秦卿的病人资料的。不过我们没有告诉他,而且也查阅不到这个病人的资料。”护士看到是秦朗,立刻站起身恭敬的回答着。 “记住,以后不敢是谁来问病人的资料,一律不准泄漏。”秦朗严肃的开口交代着,然后一脸凝重的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幸好他之前已经把秦卿的住院资料设置为医院的机密资料,一般的医生护士都无法查阅。 文婧默默的跟着秦朗走到他的办公室,终于忍不住开口说着:“你早就知道有人来找小卿了是吗?”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刚才咨询台的护士会说查不到秦卿的资料呢。文婧不由的多看了秦朗几眼,有时候她真的不了解秦朗,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之前有听到风声,说有人在打听秦卿的消息。”秦朗淡淡的开口解释着,“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小卿,爸爸和我都觉得小卿应该重新开始,不想她再和过去纠缠不清。” 秦朗这么说,文婧也无话可说,甚至她也觉得刚刚从鬼门关闯过来的秦卿应该也不想生活在过去之中。 秦朗看到文婧沉默不语,以为她是不认可自己的决定,于是走到她面前无比认真的看着她,“小婧,这件事没有必要告诉小卿,以后她会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如果以后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男人那是最好,如果以后她一直一个人,那么我这个做大哥的会养她一辈子。” 文婧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她不是早就知道秦朗天生就有该死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既让文婧讨厌,可是当初也是被他这种责任感所吸引。 “我知道,你忙吧,我去看看小卿。”文婧转身准备离开,却被秦朗给拉住了。 “我和你一起去,我正好有话要和她说。”看着文婧不解的模样,秦朗开口解释着,“我和爸商量过,我们担心小卿还是不能释怀妈的死,担心她回到大宅之后情绪不稳定,想让小卿住在我们的公寓,我们还是住在大宅。” “小卿会同意吗?”文婧问着,秦朗摇摇头,脸上也有着不确定,“走吧,一起去看看小卿。” 唐煜几乎把整个N市的医院都找过了,可是却没有秦卿的任何线索,这不免让他感到有些怀疑,一个人怎么可能一直不生病,只要有过就医记录就应该能查到她的线索,难道是有人故意隐藏起她的信息? “总裁,老夫人的电话。”秘书敲门走了进来,把电话递给唐煜,见到唐煜并没有想要接听的打算,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说道:“总裁,老夫人说如果您不接她的电话,以后也不用接了,她以后再也不会打给您了。” 唐煜扫了一眼秘书,看到他立刻低下头,于是不悦的拿过电话淡淡的开口:“奶奶,什么事?” “马上回来。”唐老太太生气的说着,她还以为唐煜是去哪儿视察工作了,没想到来到N市找秦卿,这让唐老太太没差点买张机票追过来,“你怎么可以不负责任的丢下整个集团一走了之?” “我没有一走了之,只需要几天私人时间休息而已。”唐煜有些无奈的说着,身为唐家的继承人,他从未忘记过身上背负的责任,这些年他一直为唐家继承人整个身份而活着,现在他只不过想要以唐煜的身份活几天难道都不可以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唐老太太也不多废话,直截了当的开口问着,“琳达的父亲因为这次订婚的事情而大发雷霆,现在集团……” “奶奶,你觉得琳达父亲失去我们的政治资金之后又能撑多久呢?”唐煜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唐老太太的话,“他之所以会同意让琳达和我结婚,无非也是看中了我们唐氏能提供给他的政治资金,我会让秘书告诉他,我心情很不爽,资金的事就当我没有说过。” 唐老太太一听有些慌了,虽然唐煜说的没错,唐氏和琳达的父亲是互帮互助的关系,可是如果失去琳达父亲这个议员的帮忙,唐家在美国的地位永远是一个商人而已。 “你这是在逼我吗?”唐老太太带着怒意问道,“你是唐家三代单传,你爷爷和你爸爸没有做到事情全部寄托在你身上,如果唐家在你手上毁掉,那么我还不如早点死掉去向唐家的祖宗谢罪。” 唐煜闭上眼,这种话在他成年之后已经听的麻木了,唐老太太寻死觅活的话从手机了传来,唐煜的脑袋嗡嗡作响却始终听的不太真切。 “够了,奶奶,我会回去。”唐煜声音一沉,厉声打断了唐老太太的话,“我会让秘书准备机票,会尽快回去的。就这样吧,挂了!” 唐煜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把手机往旁边的桌子上一丢,疲惫的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让秘书去准备回美国的机票。 “总裁,明天早上八点的航班回美国可以吗?”秘书拿着手机问着唐煜,见他微微出神的看着落地窗外,有些不知所措。 许久之后唐煜转过身,看到秘书还站在那儿,于是拿起外套准备出门,在踏出门口之前他丢下了两个字:“可以!” N市的冬天很冷,路上的行人很少,就算有也只是步履匆匆的擦身而过,唐煜想起秦卿非常的怕冷,如果她真的生活在这座城市,还能适应这里的气候吗? 唐煜从酒店出来一直沿着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明天他就要离开了,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这里,他和秦卿是在这里开始的,是不是也要在这里结束。 文婧开着车子,看到一直在路边走着的唐煜,看着他脸上落寞的神情,文婧觉得这样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其实他不是不爱秦卿,只是不懂的如果去表达,又或者失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晚上的时候,文婧站在秦卿的门口犹豫不决,考虑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秦卿突然开门,看到文婧站在门口,两人都吓了一跳。 “小婧,你怎么……”秦卿的话还没有问完,文婧像是做贼似的捂住秦卿的嘴巴,把她推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小声点,别让阿朗听见。”文婧把秦卿拉到床边坐下小声的说着,“我有话和你说,不能不能让阿朗知道。” “什么事这么神经兮兮的?”秦卿有些失笑的看着文婧,看到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再次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 文婧看着秦卿,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唐煜的事告诉她,“小卿,他来了。” 秦卿先是一脸莫名的看着文婧,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口中的他是谁,不过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不想知道他的事情。”秦卿冷漠的开口说着,“小婧,以后他的事情不要和我说了。” 看着秦卿口是心非的样子,文婧有些无奈,“我想你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我也不相信你们七年的感情就在这么几天就能忘的干干净净,这是他的地址,去不去见他你自己看着办。” 文婧离开的时候把一张纸条放在了秦卿的旁边。秦卿一直坐在那儿没有动,内心翻腾着,许久之后才慢慢转动着头看着那张纸条。 第二天早上,秘书在服务台办理退房,唐煜在一楼的咖啡厅吃着早饭喝着咖啡,秦卿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唐煜,文婧说的对,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注视了许久,秦卿看着唐煜走酒店里面走了出去,身后有人推着行李往车子后备箱里放,他要走了,秦卿的心里一痛,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你找个人把这张纸条交给站在酒店门口那个穿风衣的男人。”秦卿交代着司机,看着司机把纸条交给了一个路人。当看到路人把纸条交给唐煜的时候,秦卿闭上眼让司机开车离开了这里。 唐煜看着手中的纸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打开了那张纸条,熟悉的娟丽字体让他浑身一震,是秦卿的字体,这个字是秦卿写的。 唐煜跑到路边四处寻找着秦卿,可是却失望了,他再次打开那张纸条,上面的字让他非常的心痛。 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