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手术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五十四章 手术

“爸!”这样沉默的气氛令人压抑,秦朗忍不住开口喊着秦政,“您是神经外科方面的专家,我知道这次手术的病人让人觉得压力很大,可是我真的没有信心可以帮小卿做手术。” 秦政始终保持着和沉默,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内心却是在翻腾着,虽然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可是他也是一位父亲,现在他要亲手为自己的女儿动手术,而且还是危险系数如此之高的手术,他也很能保持冷静。 许久之后,秦政才下定决心开口说道:“你安排时间吧。她的情况已经脱不下去了,我想这台手术由我们父子俩为小卿做,她也会非常安心的。” 听到秦政这么说,秦朗宣哲德一颗心才终于放下,凝重的表情终于舒展开来,“爸,这台手术只要有你,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小卿一定会没事的。” 秦政微微颔首,“她现在在医院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会在医院?” “昨天回来的,她去医院找我的时候突然陷入昏迷,刚刚才醒过来。”秦朗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小婧现在在医院陪着她。” “让老林准备车子,我要去医院看看。”秦政虽然平日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严厉,可是他毕竟也是一个父亲,非常担心秦卿的情况。 这次秦朗没有开口阻止,他的脸上也有着担心,“爸,和我的车一起去吧,我也要回医院了。” 秦政和秦朗来到医院的时候秦卿已经吃了药睡下了,文婧和两人一起离开病房来到秦朗的办公室。 “小卿醒来之后我去食堂帮她买了一点白粥,不过她只吃了一点就全吐了,而且精神变得非常的糟糕。”文婧担心的说着。 “别担心,爸和我已经决定帮小卿动手术了。”秦朗开口安慰着文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这两日小卿的身体情况非常重要,所以我打算留在医院随时观察她的情况。” “手术之前的准备也不能大意,还有她不能发烧不能有炎症,所以各项检查必须合格。”这些最基本的其实不用秦政提醒秦朗也知道,不过他还是不放心,一再的叮嘱着秦朗。 秦朗认真的点点头。秦卿的手术安排在第二天的早上,医院对这个神秘的病人议论纷纷,居然让秦氏两父子亲自为这个患者手术。 “小卿,没事的,你的手术一定会成功的。有爸爸还有阿朗在,我也会在手术室外为你祈祷的。”文婧担心的握着秦卿的手说道。 秦卿虚弱的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秦政和秦朗,“爸,大哥,你们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心理负担,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病人,不管手术结果如何,我都会非常感激你们的。” “相信爸爸,爸爸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这个时候,就算一向坚强的秦政也不免难过起来,“我和阿朗已经研究过你的病情了,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爸和大哥。”秦卿点点头,憔悴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血色,刚才打的麻醉针也渐渐有了反应,她的眼皮有些沉重,好想要睡觉。 “先把病人送到手术室,观察体征。”秦朗看到秦卿昏昏沉沉的闭上眼,慢慢的失去意识,于是喊来护士把秦卿推进到了手术室。 “爸,阿朗,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出来。”文婧站在手术室门口对着两人说道,非常有信心的对着两人说道:“手术一定会成功的,小卿相信你们,我也相信你们。” “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会儿,你的身体不能太累。”秦朗关心的说着。 文婧摇摇头,“你和爸在陪着小卿一起打战,虽然我不能陪着你们一起进去,可是我可以在外面为你们祈祷加油。” “好吧,不要让自己太累。”秦朗朝文婧笑了笑,然后表情凝重的和秦政一起走进了手术室。 “饭桶,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唐煜愤怒的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气愤的骂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高马大的外国人,一个个穿着笔挺的西装全都站在那儿低着头。 办公室里的气氛冷的仿佛能把人给冻伤一样,秘书助理站在旁边低着头连吭都不敢吭一声,他们本来以为唐煜生气时不说话就已经很令人胆战心惊了,没有想到他真正发起怒来更令人感到恐惧。 “对不起。”其中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男人开口道歉,“我们已经根据你提供的线索跟踪那两个医生,非常确定他们没有和你要找的那个人有过接触,而且我们怀疑你要找的人已经离开美国了。” “你们怀疑?”唐煜冷笑了一下,眼神更冷了几分,“我要的不是怀疑,而是要事实,我只想到我要找的人现在是在美国还是已经离开美国了。不想听你们那么多废话。” 唐煜走到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马路,车子就像是蚂蚁一样,心情烦躁不堪,虽然上次秦卿也曾离开一段时间,可是却不会像这次让人心里惴惴不安。唐煜已经派人找了两三天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林海和简单那儿都没有一点消息。 办公室里寂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站在唐煜身后的那些人偷偷的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开口,也不知道唐煜此时内心的想法。 “你们都出去吧,尽快查到消息告诉我。”震怒过后,唐煜的声音里透着丝丝的疲惫,听到关门的声音,唐煜才转过身,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心里也觉得空荡荡的,没有秦卿在身边,他突然觉得整个人也非常的空虚。 唐煜出神了很久,直到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才走过去,看到是自己奶奶打过来的,这更让唐煜烦躁,第一次,唐煜没有接唐老太太打来的电话,直接把手机关机。 “卿,你在哪儿?”唐煜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问着。 秦卿的手术非常的困难,已经过去六个小时,手术还在紧张的进行着,秦政和秦朗面色凝重的站在手术台上。 “爸,肿瘤的位置非常贴近神经,稍有疏忽情况可能很严重。”秦朗凝重的看着秦政,“下一步该怎么办?” 秦政虽然带着口罩,可是紧皱的眉头还是能看出他表情也同样很凝重,他紧抿着嘴沉思了一会伸出手,“手术刀给我。” 看到父亲似乎下定了决定,秦朗也不在那么纠结,他沉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到旁边的护士把手术刀和其他仪器递到父亲手中,秦朗也开始认真的专注着手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文婧焦急的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双手合十,心中祈祷着手术一定要顺利平安。 “快点,快点去拿血!”有护士匆匆忙忙的拎着一个装血袋的箱子冲进手术室。 文婧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不知道还问谁,只能更加担心的走来走去。 许久之后文婧听到手术室门打开的声音,转头看向秦政和秦朗疲惫的走了出去,文婧立刻冲了过去。 “爸,阿朗,手术怎么样?小卿的情况怎么样了?”文婧激动的问着他们,心中非常的担心。 “手术很成功,不过这个手术的风险还是很大,小卿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今晚是个很关键的时刻。”秦朗开口解释着,“小婧,你陪爸爸去楼下吃点东西,然后让司机送你们回去。我今晚留在医院陪着小卿。” “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阿朗,小婧还怀孕,你先带着她去吃饭,然后回去休息,今天我留在这里陪着小卿。明天早上你再来换我。”秦政虽然疲惫,可是表情却非常坚定的说着。 “熬夜太辛苦了,你要是倒下了怎么办?你就听阿朗的安排,先和我回去,明天早上我们再来看小卿。”文婧开口劝着秦政,虽然她也心疼着秦朗,可是秦朗毕竟年轻,而且秦朗肯定也希望他能回去休息。 “爸,之前其他事情我可以听你的,可是这次你必须听我的。”秦朗开口说着,“你已经很久没有动这么长的手术了,真的非常的疲惫了,难道你想在小卿醒来之前倒下吗?所以请你听我的话,回去之后好好的休息,小卿不会有任何的事的,你不是也知道吗?在手术过程中,有好几次她的情况一度很危急,可是她的求生意志却非常的强雷,所以这场手术我们才能顺利的完成。” 虽然文婧不知道手术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听秦朗这么说,她也能猜到刚才的手术应该非常的艰难。 “爸,你的孙子说饿了,想要和爷爷一起吃饭。”文婧拉着秦政开口说着,“爸,你可不能拒绝你孙子的要求哦。” 秦政疲惫担心的心情因为文婧的一句玩笑好了一些。看着秦朗担心的表情,终于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笑容,“好吧,看在我的孙子份上,我就答应你们,回家吧。” “现在还不能回家,你们必须和我去楼下食堂吃饭,皇太子说了,他要和爷爷还有爸爸一起吃饭。”文婧一手挽着秦政的胳膊,一手秦朗的胳膊笑着说道。 秦政和秦朗那还有什么胃口,只不过知道文婧只是用这种方式在关心着,于是都没有开口拒绝她的要求,陪着她下楼去了医院的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