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走出痛苦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四十二章 走出痛苦

“我还活着?”秦卿醒来,看着身边的文婧和林海苦笑着说道,“活着痛苦,死也死不了。” “如果你死了,爸爸和阿朗会更痛苦,你想让他们一连受到两次失去亲人的痛苦吗?”文婧有些生气的看着秦卿,“就算你想死,至少也要死在你家人的身边,而不是这遥远的大洋彼岸。” “小卿,你这次真的做错了。”林海一脸心疼的看着秦卿,“你不知道我和文婧看到倒在床上失去意识的时候是多么的害怕。” “卿。”简单站在病房门口欲言又止的看着病床上的秦卿,可是秦卿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他们的话像是听不见一样。 “小卿,和我回国好不好,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的。”文婧拉着秦卿的手说着,“爸爸和阿朗还在家等着你回去呢。” “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卿。”简单突然开口说着,“这些年我和卿一起上学一起工作,让我来劝劝她吧。” 文婧看了一眼简单,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消沉的秦卿,无奈的点点头,“那就麻烦你陪陪小卿。” 文婧和林海一起离开病房之后简单在秦卿的身边坐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捉摸不透,病房里突然安静下来,静的让人心慌慌的。 “卿,我不知道这个消息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可是我觉得你有权知道。”许久之后简单拉着秦卿的手有些沉重的开口说道:“你……怀孕了。” 怀孕这两个字犹如一道闪电劈中了秦卿,让她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简单,动了动嘴唇轻声的开口问道:“你说我怎么了?怀孕了?” 简单表情凝重的点点头,“刚才我看到你的报告,怀孕了。可是你现在的情况这个孩子根本不能要。” “怀孕,我怎么可能会怀孕?”秦卿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她一直有吃避孕药的,怎么可能会怀孕。难道是和唐煜分手的那晚?可是正如简单说的那样,这个孩子不能留。 暂且不说自己的身体根本负荷不了十个月的孕期,之前自己一直在吃药,而且在N市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所以这个孩子……秦卿的心里异常的悲痛,以前一直期待有一个和唐煜的孩子,现在有了孩子自己却无法把他生下来。 “你打算怎么办?你还在怀孕初期,尽快拿掉会比较好。”简单开口问着秦卿,身为医生,她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她相信秦卿也知道,可是这毕竟是一条生命,作为母亲想要放弃孩子真的很难。 “简,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别人,不管是林海还是我的朋友,让我自己好好的想一想。”秦卿开口说着。 “你还要想什么?这个孩子留不得。”简单有些激动的看着秦卿,“你不会真的为了孩子连命都不要了吧。别说十个月了,就算七个月提前把孩子取出来,你可能也坚持不了那么久。” “我只是想要和我的孩子多相处一会儿。”秦卿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肚子,仿佛害怕谁会把她的孩子抢走一样。“简,我没事了,还有,谢谢你。” 简单离开了病房的,病房里只有秦卿一个人躺在那儿,双手不停的轻抚着小腹。她知道现在肚子里只是一个胚胎,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可是她却在脑海中幻想着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长的会像谁,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直到天黑,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文婧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秦卿轻轻的走下床,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医院。 三天后,就在林海和文婧担心的差点报警的时候,秦卿出现在他们面前,虽然憔悴了很多,可是却清醒了很多,至少不像三天前那么消沉,看起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小卿,你去哪儿了,为什么只留下一张纸条就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的非常的担心你,又不敢告诉爸和阿朗,担心他们更担心。”文婧一看到秦卿激动的说着。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秦卿浅浅一笑,目光看像林海一脸担心的样子,“我没事了,你们放心,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会再寻思了,我会好好的活着,为了爸和大哥,还有你们这些关心我的朋友。” 看着秦卿突然的改变,文婧和林海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好奇她消失的这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卿,你没事吧。”林海担心的开口问着。 “我没事。”秦卿笑着摇摇头,“别担心了,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这次来美国就是带你回去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回去?”文婧开口问着秦卿,虽然秦卿看起来似乎已经从丧母的悲痛之中走了出来,可是文婧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这只是一个假象,她还会想不开自杀。 “过段时间吧,美国这边……”一想到回N市,秦卿脸上的表情立刻露出了逃避的样子。 “那我等你。”文婧开口打断秦卿的话,“既然来了美国,你就带我在美国好好的玩一玩吧。就当是补偿你大哥欠我的度蜜月。” “文婧,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这样陪着我。”秦卿知道文婧坚持留下是在担心,她心中有些愧疚,“你想来美国玩,可以让大哥陪你一起,没有必要为了我和大哥两地分隔。” “既然你这么心疼我和你大哥,那就早点和我回去。”文婧也非常固执的开口说着,“总之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 秦卿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的无奈,默默的叹口气,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回N市,理智上她清楚的知道母亲已经不在了,可是情感上她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只要不回N市,她还能欺骗自己母亲还活着,也许时间久了她心中的伤痛才会被抚平一些,自责也能减轻一些。 文婧在秦卿的公寓里住了下来,当初秦卿是用秦朗的钱买的房子,文婧当然有权利可以住下。而且文婧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独处着,每天都会想着办法找些事情做。 “你买这么多东西?”秦卿看着文婧手中那几个购物袋,自己也拎了几个,全是文婧买的东西,笑着调侃着:“我想大哥知道会哭的。” “那你可以放心了,你哥最大的有点就是从不小气,他觉得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况且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买东西能让心情愉悦。”文婧一边和秦卿走进一家中餐厅,一边笑着说道,“你先点餐,我去下洗手间。” 秦卿失笑的看着文婧离开的背影,一看她就是被自己大哥疼爱的女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幸福的说着那些话,相比自己,早已经和幸福渐行渐远了。秦卿深吸一口气,想要扫去低落的情绪,拿着餐单开始点餐。 “煜,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吃饭,你喜欢吃中餐吗?”琳达不满的声音由远而近,让秦卿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目光不期然的和唐煜的目光对视上,不过秦卿很快的移开视线,低下头继续点餐。 分手后第一次见到秦卿,唐煜的心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想要把她的样子刻画在心上。为什么才一个多月没见,她比之前更加的消瘦了呢,脸色也不是很好,是不是生病了。 对了,分手之前她就一直不舒服,难道病到现在还没有好吗?难道那个男人没有好好的照顾她吗?唐煜的脸上的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内心翻江倒海难以平静。很想上前把她抱入怀中,要是唐煜的忍耐力一向极强,恐怕此时已经紧紧的抱住秦卿了。 “煜,我们快到进去吧,肖少和邱少他们已经在包间等着我们了。”琳达看着唐煜的眼中只有秦卿,心中非常的嫉妒,狠狠的瞪了秦卿一眼,想要快点把唐煜带走。 “卿,你生病还没有好吗?你的脸色很不好看。”唐煜警告的看了一眼琳达,然后走到秦卿的面前关心的开口问着。 “谢谢关心,不劳费心。”秦卿连头都没有抬起头看唐煜一眼,冷漠而又疏离的开口说着,“唐先生,我想你的女伴应该不会喜欢你和我说话,而且我的朋友也快回来了,请你离开好吗?” 唐煜扫了一眼秦卿对面的空位,发现上面放着一个女士的包包,旁边的椅子上放着很多购物袋,购物袋上的那些LOGO全是一些奢侈品牌,唐煜松了一口气,猜到和秦卿一起来吃午饭的是个女人。 “煜,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快点进包间吧。免得让人久等。”琳达故意嘲讽的说着,“况且让奶奶知道你和不该见的人见面,是降低你的身份。” 秦卿轻蔑的扫了眼琳达,嘴角边有着嘲讽的冷笑对旁边的服务员说:“你们店里什么时候来了野狗,我要和你们老板投诉了,让疯狗打扰客人用餐。” 服务员尴尬的看了一眼琳达,傻子才听不出来秦卿口中的疯狗指的是琳达,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事秦卿不是不会,只是不屑于和这些人啰嗦,要是真的惹毛了她,她毒舌的功力可不输给任何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