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秦卿求死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四十一章 秦卿求死

正如林海担心的那样,秦卿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了,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也不说话,无论谁和她说话,她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打算一直这样继续下去吗?明天妈妈就要出殡了,你真的不打算送他最后一程?”秦朗坐在秦卿的床边有些疲惫的开口说着,“妈妈最疼的人就是你,走之前也是喊着你的名字,如果你不去送她最后一程,她会非常的伤心的。” “我没有资格,是我害死了妈妈。”秦卿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是语气里充满了自责,“如果不是我当初那么任性,离开那么久也不和家里联系,妈妈不会因为担心我思念我而忧郁成疾,我还有什么脸去见她。” “这不关你的事,妈妈没有怨过你,我和爸爸也都原谅了你,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想?”秦朗无奈的看着秦卿,“你给我振作起来,你以为你这样自暴自弃就能让妈妈活过来吗?” “大哥,我不想活了,我这样活着只会害人。”秦卿消极的说着,她是真的不想活了,内心浓浓的自责让她的脑中只想着死亡,希望自己可以用死来赎罪。 秦政刚走进秦卿的房间,就听到她说想死的话,心中一直压抑的悲伤突然变成一股强烈的愤怒,他冲了过去一下子把秦卿从床上给拉了起来,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秦卿的脸上。 “爸。”秦朗看着秦卿的脸颊立刻红肿了起来,立刻把秦卿护在了身后。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死?如果你想死,为什么不在七年前就死掉,我们宁愿七年前你死掉了,而不是抛弃家人去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开。”秦政生气的怒吼着,“你觉得你害死了你母亲,那么你就给我好好的活着,用你剩下的时间去赎罪,而不是让你痛快的一死了之。” “爸。”秦卿红着双眼固执的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我有病,我活不久了,连老天都在惩罚我。除了死我真的想不出来还如何的赎罪。” “除了死,你赎罪的方式有很多,你以为你死了就是赎罪吗?死是对你最大的解脱。”秦政气的全身都在颤抖着,“你要是生病那就治病,我是医生,你大哥是医生,林海也是医生,家里这么多医生,难道还治不好你的病吗?” “是啊,小卿,妈妈的死和你无关,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让妈妈死了都不能安心。”秦朗搂住秦卿开口说着,“你的病,我们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 “爸,大哥,我好痛苦,我真的好痛苦。”秦卿突然蹲了下来,压抑的痛苦一下子哭了出来。 看着秦卿哭的伤心的样子,秦朗也难过的红了眼睛,“好了,别哭了,你不能太激动,不然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秦朗把秦卿抱起来放在床上,看着她半边脸肿的非常厉害,可见刚才自己父亲那一巴掌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而他心中在知道秦卿有了想死的念头是有多么的悲痛。 “如果你想死,就先想想我们这些亲人,七年前你已经选择放弃过我们一次,这次是不是还想放弃我们?”秦政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房间。 秦朗看着还在落泪的秦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出了房间,没一会儿拿着药膏走了进来,先用纸巾擦掉她脸上的泪珠,然后才帮她上药。 “可能会有点痛,忍着一点。”上完药之后秦朗站起身无奈的看着秦卿,“这一巴掌你真是讨打的,你怎么可以说那些想死的话?爸爸刚刚失去了妈妈,难道你还要让他在失去你这个女儿吗?” 秦卿始终默默的落泪,秦朗只是摇摇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秦母出殡那天,天空下着很大的雨,和当初秦卿离家那天一样,下的很大很大。葬礼非常的简单低调,除了家人和几个比较亲近的人,没有太多的人出席,林海一直默默的陪着秦卿的身边,帮她撑着伞,担心她会太伤心的痛哭,可是秦卿却没有再哭了,整个人像是没有了思想一样让人非常的担心。 当天晚上秦卿就发起了高烧,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意识意识,被送进了秦氏旗下的医院抢救。 一个月之后,秦卿回到了秦家大宅,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也憔悴了很多,原本就不多话的她现在更少开口了。 “小卿,吃药了。”林海拿着药,端着水杯走了进来,秦卿站在床边,目光看向外面,仿佛没有听到林海的声音一样,可是林海一点都不生气,把药和水杯放下的,“听话,先把药吃了好不好?” “让我来吧。”文婧走了进来,走到秦卿的身边和她并肩看向外面,“已经深秋了,我第一次来秦家的时候大约也是这个时节,第一次见家长我非常的紧张,看到婆婆的第一眼,她就紧紧的拦着我的手,不停的喊着丫头丫头的,后来我和她出去,她总和别人说我的女儿,我家姑娘怎么样,那是我觉得妈妈非常的亲切,现在我才知道她是把我当成你一样的疼爱。” 听到文婧提到母亲,秦卿终于有了一些反应,她转过头看向文婧,眼中有着期待,想要听她继续说着。 “先把药吃了好不好,吃完药我们去花园散散步。”文婧拿起药和水杯递给秦卿,这次秦卿乖乖的把药给吃了,然后跟着文婧下来来到花园。 天气有些凉意,文婧把身上的披肩披到了秦卿的身上,然后两人在花园的长椅上坐下,周围飘着落叶,两人安静的吹着风,非常的静谧。 “妈妈不在了,可是她却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文婧再次开口说着,“你这样封闭自己只会让周围关心你的人很担心。你沉浸在一个丧母的悲痛自责中,却忽略了那些活着的人,难道你没有发现爸爸苍老了很多了吗?你没有发现你大哥最近很少在家了吗?集团的事情,医院的事情让你大哥分身乏术,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可是他只要一有时间就立刻打电话回家问你的情况,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们吗?” 秦卿的眼眶有些湿润,茫然的看着空中随风起舞的落叶,许久只有她才开口说道:“小婧,我想离开这里,我真的很痛苦,住在这里我就不得不面对妈妈已经去世的事实,我想要回美国。” “爸爸和你大哥不会同意的。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太虚弱了,如果不是之前你一直发烧生病,他们一定会坚持让你动手术的。你现在的身体没办法承受手术,所以爸和阿朗他们才坚持让你回家休养。”文婧不赞同的看着秦卿,“如果你在大宅住不习惯,那就搬去阿朗的公寓,反正现在公寓也是空着。” “我想离开这座城市回美国。”秦卿转头看向文婧,“我在这里睡不着,夜夜做梦梦见妈妈,这里每一处都有我和妈妈的回忆。” “那是因为妈妈还放不下你,所以才是托梦给你,所以你快点振作起来,让妈妈可以早点解脱。”文婧抱着秦卿温柔的说着,“让我们把妈妈放在心底默默的思念着。” 秦卿走了,默默的离开的N市,只留下一封信就一个人坐飞机回到了美国,让秦政很生气,秦朗很担心,尤其是秦卿的身体情况已经拖不了多久了。 “让我和林海一起去美国吧,秦卿始终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她始终觉得妈妈的死是她造成的,如果放任下去很容易得忧郁症的,我去美国陪陪她吧。”文婧知道秦朗很担心秦卿,于是主动开口说着。 秦朗表现的很为难,一方面很担心秦卿的病情,另一方面也不想和文婧分开,毕竟两人还是新婚期。 “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不过我不会去太久的,我会把小卿劝回来的。”文婧一眼就看穿秦朗的心思,“就算有林海照顾,可是林海毕竟是男人,很多事情不方便说。而且总不能让林海贴身照顾小卿吧。” 秦朗还在犹豫的时候,秦政已经开口说道:“就这么办吧。小婧,爸爸拜托你,一定要把小卿带回来。”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带她回来的。”文婧保证着说道,当天下午文婧就和林海坐飞机去了美国。 “小卿的电话打不通。”文婧有些担心的看着林海,“你知道她家住哪儿吗?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担心她会有事。” “我们直接到她家里去找。”林海带着文婧坐上计程车直奔秦卿的住处,两人站在门口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有人来答应。 林海想了一下,他记得上次和秦卿回来的时候好像看过她按的密码,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想到三次就成功了。 文婧立刻和林海冲进了进去,看到秦卿的包在沙发上就知道她已经回来了,林海之前已经来过一次,所以知道我卧室在哪儿,两人一边喊着秦卿的名字一边走进卧室,看到秦卿睡在床上,而床边上倒着一个药瓶子,有几片药散落在地上。 “小卿。”林海离开发现不对劲,及时的为秦卿做急救,文婧立刻报警喊救护车,当秦卿被送到医院被就回来的时候,林海和文婧的心情都难以平静,如果来那个人再迟一点,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两人么没有想到秦卿会选择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