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秦母之死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四十章 秦母之死

分手第三天,秦卿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给吵醒,她睁开眼看到来电的人是秦朗,心中一沉,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立刻接起了电话。 “大哥?”秦卿开口喊了一声,“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小卿,快点回来,妈妈快不行了。”秦朗声音沉重的说着。 秦卿手抖了一下,手机差点掉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大哥,这怎么可能,我离开的时候妈妈还是好好的,她的情况不是已经稳定下来逐渐好转了吗?”秦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昨天早上情况突然恶化,已经及时送到医院,不过情况不乐观,我们现在都在医院,如果真的不行,我们会把妈妈接回家,就算要走也要让她在家里离开。”秦朗的声音有着悲伤。 秦卿鼻子一酸,眼泪就这么落下来,整个人完全慌掉了,“不会的,妈妈不会有事的,妈妈一定不会有事的,大哥,你告诉妈妈,我马上回去,让她等着我,让她一定要等着我回去。” 秦卿挂断电话,立刻冲床上冲下来,急急忙忙的去浴室梳洗换衣服,什么都无法准备,拿着自己的包,带着护照和证件就离开了家。 机场的候机室里,秦卿的心情始终无法保持冷静,她不时的和文婧通着电话了解母亲的情况,知道母亲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秦卿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妈妈一定会没事的。 “哟,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原来真的是我们的秦大小姐啊。”就算不抬头也能听得出的这嘲讽的话来自肖天明。 果然秦卿一抬头就看到肖天明搂着一个女人嘲讽的看着秦卿,而琳达挽着唐煜的手臂站在他们的身后。秦卿没有表情的朝唐煜看了一眼,很快移开了眼,她现在心情很乱,根本想不了其他的事情,只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挺过这关,坚持等到自己回去。 肖天明看到秦卿无视他的态度,感觉面子有些下不了台,他朝唐煜看去一眼,看到唐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于是肖天明决定试探一下唐煜。 肖天明放开自己身边的女人走到秦卿的面前,嬉皮笑脸的伸手摸了一下秦卿的脸。其实他之所以讨厌秦卿是因为秦卿和别的女人不同,他身边的女人都讨好的围绕在他的身边把他当大爷伺候,只有秦卿总是无视他的存在,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只害虫似的,这让心高气傲的肖天明无法接受,所以每次见到秦卿总是想尽办法激怒她,可是每次都没有成功。 “滚开!”秦卿毫不客气一掌打开肖天明的手,冷漠着一张脸,目光凌厉的看着他,“我没心情陪你吵架,你要是再骚扰我,我不介意报警喊媒体,让大家知道肖公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肖天明看到秦卿拿着手机威胁着他,尤其还是在唐煜和自己女伴面前让自己难看,他气的咬牙切齿,却怒极反笑的看着秦卿,“果然是只小辣椒,难怪唐煜受不了你,终于不要你了,你这种女人估计也没什么男人受得了吧。” “不劳你烦心,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要我,我也不会去找你肖少的。”秦卿不屑的态度真的惹急了肖天明,他抬手就要朝秦卿的脸上挥去。 唐煜心脏一紧,刚想开口阻止,可是有个人却比他更快的保护住了秦卿。 林海抓住肖天明的手目光犀利的看着他,然后甩开他的手冷声说道:“打女人的男人会不会太低贱了一些。” “林海,你怎么会来?”看到突然出现的林海,秦卿站起身有些激动的问着他。 林海朝秦卿温柔的一笑,看着她苍白的脸,眼中微红,知道她刚才一定是哭过了,心疼的扶着她坐下:“阿朗打电话给我,他有些不放心你,况且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和我说的。” “我……”秦卿的声音有些哽咽,难过的情绪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什么都别说了,我陪你回去。”林海在秦卿的身边坐下,把她拥入怀中,轻声的在她的耳边安慰着:“伯母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担心。” “果然是不要脸的女人,唐少,我早说这种不甘寂寞的女人不可靠,你看,你刚刚把她甩了她就找到另一个男人。”肖天明故意冷嘲热讽的说着。 “不要理他。”靠在林海怀中的秦卿感觉到了林海的怒意,无力的说道:“狗咬你一口,你没有必要去咬狗一口。” “我们登机了。”林海目光凌厉的扫了一眼肖天明,正好听到广播里传来登机的提醒,于是搂住有些无力的秦卿走进了登机口。 自始至终唐煜都没有开口说过话,而是冷漠着一张脸看着秦卿和林海双双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难受,可是他却不会表现出来。 “煜,我们走吧,那种女人有什么好看。”凭着女人的直觉,琳达还是觉得唐煜根本没有完全的放下秦卿,不过在得知他们已经分手的时候,琳达还是暗自开心了很久,至少这表示她还是有机会能取代秦卿在唐煜心目中的地位的。 “走吧!”唐煜冷冷的扫了一眼琳达,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登机口登机。 一辆计程车在秦家大宅门口停下,秦卿从车里跑了出来,不停的按着门铃,很快林伯出来开门。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林伯哄着眼睛哽咽的说着,“夫人她……” “不会的,妈妈她不会不等我的。”秦卿的身子踉跄了一下,立刻朝大宅里跑了进去,她一口气跑上楼,看到自己的父亲,兄嫂都站在床边,而母亲正安详的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样。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门口的秦卿,文婧更是哭红了双眼开口,“小卿,妈妈走了!” “不会的,不会的,妈妈不会走的,你们都在骗我。”秦卿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打击,不停地摇头否认着,冲了过来跪在床边,不停的摇着秦母,“妈,你醒醒,我是小卿啊,你回来了,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啊,你不是答应等我回来的吗?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你快点醒醒啊。” 秦卿悲凄的哭声令房间里所有人都动容,大家默默的落下眼泪,林海看着秦卿这个样子,担心她的身子会受不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好上前去安抚秦卿。 “小卿,够了,你不要这个样子,妈妈走的时候非常平静的安详,她把小婧当成了你,所以走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遗憾。”秦朗走过去想要把宋小雨从秦母的身上拉开。 “不要,妈妈没死,妈妈只是睡着了。”秦卿抱着秦母始终不肯放手,“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回来了,我答应你再也不走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小卿……”文婧也走过去帮着秦朗把秦卿从秦母的身边拉开,“你这个样子妈妈走的也不会安详的,你冷静一些。” “你们放开我,我要妈妈,我要把妈妈喊醒,妈妈!”秦卿因为太激动,整个人突然昏厥了过去。 “小卿!”所有人担心的喊着秦卿,可是秦卿除了脸上的眼泪还在滑落着,整个人没有任何意识了。 “我先把小卿送回房间。”秦朗立刻抱起秦卿快步的回到秦卿的房间,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林海立刻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听诊器还有镇定的药剂递给秦朗。 “在飞机上,小卿病发过一次,之前我帮她做了全面检查,她脑中的细胞瘤比发现的时候大了一些,她必须尽快接受手术。”林海担心的看着昏迷不醒的秦卿开口说着。 “妈妈的去世对小卿的打击很大,我担心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文婧一脸担心的说着,刚才看到秦卿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真的让人很心痛。 “我已经给她打了镇定剂,够她好好的睡上一觉了。”秦朗一脸凝重的看着秦卿,“我们先出去吧。” 三人刚走出秦卿的房间就看到秦政已经站在门口了,而几人的对话都被他听见了,他朝房里的秦卿看去一眼,平静的开口说着,“小卿生了什么病?” “爸。”秦朗难过的喊了一声,轻轻的把房门关上,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是星形细胞瘤。” 秦政的身子踉跄了一下,秦朗和林海立刻扶住了他,担心的看着他,他推开两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默默的转过身走下楼。 “小婧,你在这里照顾小卿,林海,你和我一起去见爸爸。”秦朗从未看过父亲如此凄凉的身影,心中微微的痛着,和林海一起下来来到书房。 “现在小卿的情况如何了?”秦政看着两人一起走进书房,平静的开口问着两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了七年的女儿回来了,可是却患着绝症回来。老婆刚死,女儿又得了绝症,双重的打击让秦政一下子苍老许多。 “必须尽快接受治疗。”林海和秦朗互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其实她发现病情的时候就已经很严重了,除了吃药缓解头痛之外她不肯接受任何的治疗,导致呕吐,视力模糊,甚至昏厥的症状都出现了。” “秦朗,等你母亲后事办完之后,你让小卿立刻住院接受治疗。”秦政沉默许久之后开口说道,“虽然星形细胞瘤复发的可能性很大,可是现在不做手术,她最后会因为颅内压增高而死亡。” 身为神经外科医生,秦朗和林海都明白秦政说的严重性,可是两人却没有丝毫的把握,秦朗无法冷静的去做秦卿的手术,而林海担心秦母的死对秦卿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担心她就这么一蹶不振抗拒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