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提出分手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三十五章 提出分手

秦卿一直留在大宅陪着母亲,说着她这七年来发生的事情,不过却避开了她和唐煜之间的事情,说的最多的就是求学和工作当中发生的点点滴滴。 庆幸的是她的病情一直没有发作,也免去了秦朗和文婧的担忧,他们也一直陪着秦卿,如果她发病了也好有个人照应。 “妈,很晚了,我要送小卿和小婧回去了。”秦朗开口说着,秦卿的病情不能过度劳累,而且母亲要需要休息了。 “难道不能让小卿搬回来住吗?”秦母拉着秦卿的手不舍的说着,等了七年的女儿回来了,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和秦卿分开。 “妈,我的行李都在大哥的公寓,去那儿住方便一些,我答应你,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秦卿虽然很想留下来陪着母亲,可是也知道自己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发病。 “妈,小卿住我那儿,也可以和小婧有个伴,我送她们回去之后就回来。”秦朗开口说着,朝秦卿使了一个眼色。 “妈,我不会突然消失的,你就放心吧。你也早点休息,一定要把身体养好好吗?”秦卿不舍得抱了抱母亲,然后放开走出秦母的卧室,来到客厅看到父亲,秦卿心中有些难过,“爸,我先回大哥那儿了。” “嗯!”虽然秦政心中有很多话想要说,不过最后还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这让秦卿心中多少有些酸楚的,虽然得到家人的原谅,可是自己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好像因为这七年变得生疏了很多。 “走吧!”秦朗看着秦卿难过的样子开口说着。回去的路上秦卿一直看向车窗外,整个人恍然的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文婧不是的回身留意着秦卿,又不敢开口打扰她的沉思,只好不安的看着秦朗,秦朗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就让秦卿好好的想一想。 回到秦朗的公寓之后,秦卿疲惫的回到房间,拿出手机开机,几十条短信全部跳了出来,秦卿看了一下发件人,除了有几条是林海和简单发来的关心短信之外,其余的全是唐煜的电话留言。 秦卿犹豫了一下回拨给了唐煜,电话很快接通了。 “你现在在哪儿?”电话刚接通,秦卿还来不及开口,唐煜急躁的声音就从大洋彼岸传来。唐煜开会要求别人不准接电话,以免打扰开会,可是这次,当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秦卿的电话,忘记了自己的原则,激动的接起电话大吼着,失控的样子让那些人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我在N市,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个城市。”面对唐煜的怒意,秦卿只是很平静的说着,“我们在一起七年,的确有过很多开心的时候,不过这两年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争吵也越来越多,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淡,我不希望自己从一开始的爱你变成恨你,所以我们分手吧。” 原本静下来听着秦卿感慨的唐煜在听到她说分手的时候情绪再次失控,就连重要的会议也多管不了了,怒气冲冲的冲出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用力的关上门,把外面那些秘书都吓到了。 “立刻回来,不管是要分手还是要如何,我不觉得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唐煜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着,秦卿这段时间变得非常反常,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在电话里和她吵起来,到时所有的事情都失控了,唐煜非常讨厌事情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我短期内不会回来,我觉得我们暂时分开冷静一下对彼此都好,也许到时你也会发现我们并不适合对方。”秦卿走到窗户边上,看着夜空有几颗星星一闪一闪的,伸手想要去触摸。 刚到美国的时候,她因为思念家人而睡不着的时候就坐在客厅的阳台看着那些星星,有时候唐煜半夜醒来会抱着她,两人像个傻瓜一眼就在窝在吊椅上看一夜的星星。可是后来他越来越忙,两人连一起吃顿晚饭都变得奢侈,更别说看星星了。 “不管我们合不合适,要不要分手,你先回美国。不,我让我秘书去N市接你回来,你把你酒店住址告诉我。”唐煜赶紧心中有一团熊熊烈火快要爆发出来了。 秦卿苦笑了一下,就算唐煜说要让她回去都不会亲自来接自己,只会让秘书来接自己,自己在他的心中甚至连那些公事都不如。 “不用了,我说了我会回去,不过还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我觉得这段时间我们都应该冷静的思考一下。”秦卿深吸一口气冷漠的开口拒绝了唐煜,“现在美国那儿应该是上午,你应该很忙,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不给唐煜开口说话的机会,秦卿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为免唐煜再打电话过来,秦卿再次把手机给关机然后丢进包里。 之后的几天,文婧都会陪着秦卿回到大宅一起陪着秦母,而秦母的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而秦家的医生世家的名声再次被外人惊叹。 外界都谣传秦夫人活不了了,可是现在居然不仅或了下来,而且在逐渐的康复之中,大家都在佩服秦家医术了得,所以秦氏旗下的医院看诊的人越来越多,秦政和秦朗都变得忙碌起来。 “妈妈,到了该吃药的时间了。”秦卿端着药和水走到秦母的身边,见到母亲有些抗拒吃药,耐心的哄着她,“大哥说这些药对你的病情有好处,你要是不吃我就打电话给大哥了,到时大哥生气就糟糕了。” “是啊,伯母,你身体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才来参加我和秦朗的婚礼。”文婧也在一旁帮腔劝着秦母。 “好好好,我吃。”秦母看着媳妇女儿,就算非常讨厌吃药,她还是乖乖地把药吃了,没一会儿药效发作,秦卿和文婧哄着秦母说着之后两人才走出房间,来到秦卿的房间。 “小婧,我打算在你和大哥的婚礼之后回美国。”这件事秦卿想了很久,决定先把这个决定告诉文婧,她知道如果告诉父母或者秦朗,他们一定会不赞同的,所以她想在这个家里至少要一个人能支持自己。 “这么突然?你大哥应该不知道吧?”文婧惊讶的看着秦卿,“你这次回美国还打算回来吗?” “其实我之前已经在电话里和她提出了分手,不过我觉七年的感情不可能一句话就能断的干干净净,我在美国住的地方当时是用大哥给的钱买的,还有我的工作,我需要一段时间去处理。” “你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你准备回来留下来了是吗?”文婧看到秦卿轻轻的点着头,心里松了一口气,“你大哥知道你这个决定一定很开心的,不过你现在的情况可以一个人回去吗?不如等我们的婚礼结束之后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不用了,其实林海在美国。”秦卿开口说道,“林海是林伯的儿子,如果不是他一直劝我鼓励我,可能我到现在还没有勇气回来。” “作为女人,我明白你的想法,不过不代表伯父伯母和你大哥会明白,尤其是你大哥,他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非常的在乎你,所以想要说服你大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文婧认真的说着。 “我知道,所以我先和你说,就算你无法站在我这边,至少也希望能得到你的理解。”秦卿微微一笑,目光不经意的看向床头柜上那张照片,照片里自己笑的非常的开朗,可是秦卿已经记不得自己上一次笑的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 因为秦母还在生病,秦朗和文婧的婚礼本来想要低调举行,但是以秦家在N市的地位,在政商界的人脉,最后这场婚礼还是成为全城的话题,很多人都不知道秦家还有一个女儿,所以秦卿一直低调的陪在母亲身边,幸好这次秦朗和文婧都拒绝了媒体参加,而婚礼照片统一由秦氏集团公关部对外公布,也免去了秦卿的曝光。 晚上的时候秦卿回到了大宅,把公寓留给的秦朗和文婧,让两人可以享受一下无人打扰的新婚之夜。 哄完母亲睡下之后,秦卿下楼准备去厨房倒杯水,在经过书房的时候看到里面的灯还亮着,于是敲门走了进去。 “爸,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吗?”秦卿关心的问着,“今天就早点休息吧,忙碌了一天也累了。” “我等下就去睡,你先上楼睡吧。”秦政还在忙碌着工作,额头上的皱纹已经很深了,脸上有些淡淡的疲惫,让秦卿非常的心疼。 秦卿点点头,却没有立刻的意思,她沉默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开口说道:“爸,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什么事?”秦政抬起头看着秦卿犹犹豫豫的样子,已经猜到她要说的话了,于是停下手中的工作,摘下眼镜。少了镜片的阻隔,秦卿觉得非常的眼神更加的严厉了,让她刚刚鼓起的勇气有消失不见了。 秦政没有开口催促她,而是平静的等着她想开口说的时候。 “我打算回美国。”许久之后秦卿低着头小声的说着,虽然声音低的像蚊子声一样,可是在这寂静的夜晚,秦政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了。 秦政虽然早就知道秦卿终有一天要回去,不过亲耳听到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心情有些复杂,脸上却始终没有任何的表情。 迟迟等不到父亲的回应,秦卿的心情变得紧张起来,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父亲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头低的更低了,担心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因为自己要回美国的事情再次变得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