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有惊无险瞒病情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三十四章 有惊无险瞒病情

秦卿回来了,秦家大宅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清了,家里多了欢笑声,林伯站在楼下听着楼上传来的笑声,心中也不由得百感交集,这个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林伯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神,然后走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秦家的大小姐终于回来了,今天他一定要让厨房都准备一些大小姐喜欢吃的菜。这些年她一定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很久没有吃到家里的家常菜了吧。 秦卿正在和家人说笑的时候,突然头晕了一下,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不停的在心中祈祷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发病才好,可是事情往往事与愿违,隐隐的头痛袭来,秦卿知道很快头会越来越痛。 “大哥,我想看看我的房间,不知道有没有变样。”秦卿突然抓住秦朗的手牵强的笑着,“大哥,你陪我一起好吗?” 原本正在笑着看着大家的秦朗被秦卿这么用力的抓了一下手腕,感觉到了秦卿暗中使力,还有她眼中求救的目光,秦朗立刻明白过来。 “好啊,你离开之后,除了平时打算之外,爸爸不准任何人进去,所以都没有变过样。”秦朗点点头,看着秦卿从床边站起身,身子踉跄了一下,立刻扶住了她。 “小卿,你怎么了?”看到秦卿差点跌倒,秦母担心的问着。 “没事,刚才做的姿势不对,血液不流通,我的脚有些麻了。”秦卿努力的笑着找了一个借口应付着。 “大哥背你吧,小时候你不肯走路或者双腿麻掉的时候都是我背你的,我也好久没有背人了,今天就感受一次小时候背你的感觉。”秦朗被外套脱掉,然后在秦卿的面前蹲下,“快点上来吧。” 秦卿感觉到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呕心的感觉也慢慢涌上来,于是趴在了秦朗的后背上,故意开心的说着,“还是大哥的后背很有安全感,小婧,今天就把大哥借我,你可不要吃醋哦。” “不会,今天他背了你,下次我就有理由让他背我了。”文婧也看出秦卿和秦朗之间的不对劲,猜到秦卿可能是病发了,于是转身对着秦政和秦母说道:“伯父,伯母,我也没有看过小卿的房间,我想和他们一起去看看,顺便我要问问小卿关于秦朗小时候的事情。” “去吧,去吧!”秦政不疑有他,挥挥手让他们都离开,然后走到秦母的身边笑着说道:“现在才有了一点家的样子。” 秦朗刚被着秦卿回到秦卿以前住的房间,文婧立刻就跟了进来,关上门担心的看着秦卿,看到秦卿因为头痛而冒着冷汗。 “药,包里有药和水。”秦卿痛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文婧立刻从秦卿的包里找出药,倒出几粒,拧开矿泉水递给她,“药在这里,快点把药吃了。” 秦卿伸手想去拿药,可是手却扑了一个空,当她一连三次都扑空的时候,秦朗和文婧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凝重了,这不仅仅是不小心扑空而已,而是秦卿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了,她脑中的瘤已经开始压迫她的视觉神经,早上视力上的模糊,现在只是偶尔会出现视线模糊,眼前一黑的情况,如果不尽快接受治疗,也许会失明也说不定。 秦朗从文婧的手中拿过药喂进秦卿的嘴里,然后拿来水给她喝。可是秦卿还没有喝两口水,胃里就一阵翻腾,像是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她捂住嘴忍住想吐的感觉。 秦朗立刻打横抱起她冲进洗手间,刚把她放在地上,秦卿就趴在马桶上吐了出来,起初还能吐出一些早上吃的东西,可是后来就是一些酸水,吐到最后,连酸水都吐不出来了,只是不停的干呕着。 许久之后,秦卿才感觉没有那么呕心了,漱了漱口想要起身,可是全身像是被抽调了力气一样软绵绵的,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朗心疼的抱起秦卿走了出来,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看着她脸色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在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照耀下,她脸上的肌肤白的有些透明,看起来有些病态。 “小卿,能听到我说话吗?”秦朗看着秦卿紧闭着双眼,就连呼吸都有些围绕,不由得小声喊着,见到她微微的点头才松了一口气,“你先闭着眼休息一下。” 回应秦朗的只是秦卿模糊的意识,她只是感觉好累好想睡觉,耳边有人在说话,可是她却什么都听不清。 文婧从浴室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湿毛巾走到床边,轻轻的帮秦卿擦着脸,有些担心的说着:“小卿的情况好像变糟糕了,伯父伯母就在旁边,如果他们进来就糟糕了。” 秦朗眉头紧皱着,这也是他担心的,可是现在也不能带秦卿离开,最坏的打算就是让父母发现秦卿的病情,可是他知道秦卿并不想让父母知道,其实秦朗也暂时不想让父母知道,尤其是自己的母亲,如果知道之后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这样吧,你先出去陪着伯父伯母,就说我有很多悄悄话要和小卿说,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什么,离吃午饭还有一会儿时间,到时你再进来喊我们,估计那是小卿的情况会好一些。”文婧冷静的说着。 “好!那小卿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秦朗点点头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他看似从容镇定,其实心中也非常的焦急,有些慌张的六神无主了。 秦朗离开之后,文婧就一直陪在秦卿的身边,看着她睡的非常不安稳的样子,眉头深锁着,嘴里喃喃自语好像在说什么,文婧凑近听着,却听不清楚。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秦卿才慢慢的睁开眼,看着坐在一旁的文婧,好像在看相册,秦卿慢慢的坐起身。 “你醒了?”文婧听到声音转头一看,发现秦卿已经醒来,于是放下相册走了过去,“还有没有那儿觉得不舒服的?要不要再吃点药?” “我睡了很久了吗?”秦卿敲了敲额头,突然想到现在自己是在秦家大宅,激动的问道:“爸妈没有发现吧,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生病的事情。” “你别紧张,没事了,伯父伯母都没有发现,阿朗现在陪着他们。”文婧安抚着秦卿的情绪,“你真的没事吗?如果没事就起来洗个脸,然后去看看伯父伯母,免得让他们怀疑。” 文婧的话音刚落,秦朗就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秦卿已经醒来,脸上的担忧才放松一些,“怎么样了?你建议你尽快接受治疗。” “我会的。”秦卿点点头,然后起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我觉得让小卿回来这里是对的,她的情绪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消极了,至少刚才你说希望她能接受治疗的时候她居然没有反对。”文婧开口说着,“所以我想家人的支持才是她想要活下去的动力。” “也许你说的对,也许当初我再努力寻找她,她的病情就不会这么严重了。”秦朗自责的开口说着。 “不过我觉得你和小卿瞒着伯父不太好,你忘记伯父也是一名医生了吗?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享誉全球的神经外科医生了,不也是因为这样,当初你也选择了神经外科吗?与其让别人为小卿动手术,为什么不让伯父为她手术呢?”文婧不解的问着秦朗。 “爸爸的能力的确是毋庸置疑,可是医生也是人,如果看到躺在手术台上的是自己最至亲的亲人,心理承受能力绝非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秦朗深有感触的说着,就算他现在也是一个知名的外科医生了,可是他也没有信心可以为秦卿动手术。 “你说的也对,也许我真的忽略了这一点。”文婧赞同的点点头。 而此时秦卿从浴室走了出来,洗了脸的她气色不是很好,她从包里拿出化妆品在脸上化了一个淡妆,还涂抹了一点唇彩,这样看起来好了一些。化好妆之后的秦卿又吃了几颗药。 “林伯已经准备好了午餐,我们出去吧。”秦朗心情沉重的先转身走了出去。文婧有些无奈的看着秦朗离开的背影,很明白他心中的自责,自己的亲人生病,自己却没有办法救她。 “妈妈呢?”来到饭厅,却没有看到秦母,秦卿开口问着,“妈妈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妈妈的身体需要在床上静养,而且她刚刚吃了药已经躺下睡着了,所以就我们自己吃。”秦朗开口解释着。 “妈妈的病……”秦卿担心的看着秦政和秦朗。 “伯父和阿朗会努力治好伯母的。”文婧开口说着,“先吃饭吧。这些可是林伯特意让厨房为你准备的,我听阿朗说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听着我好嫉妒,我来过几次,林伯都没有这么热情的欢迎我。” “不是的,少奶奶我……”林伯慌张的想要解释。 “林伯,你不用当真,小婧只是在和你开玩笑。”秦朗开口解释着,“小婧,别闹了,吃块糖醋排骨,你不是很喜欢吃糖醋排骨的吗。” 文婧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对林伯说道:“林伯,不好意思,我和你开玩笑的,我不挑嘴的,你准备的菜我都喜欢吃。” “少奶奶喜欢就好了。”林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看到秦卿看着那些菜却迟迟没有动筷子,林伯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不吃啊,是不是你不喜欢吃这些了?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让厨房准备。” “不是,我很喜欢吃。这些年在国外,我特别想吃家里的菜,今天终于可以吃到了,所以太开心了。”秦卿笑着说道,心情有些激动。 秦政看着秦卿感动的样子,心情也有些复杂,不过却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好了,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