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再回秦家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三十二章 再回秦家

“阿朗,还有没有小卿的消息?”秦母抓着秦朗激动的问着,“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你不是说有她的下落了,为什么还不把她带来见我?” “妈,我没有骗你,是真的。不过最近医院很忙,你再等我几天好吗?你现在回到家就好好的养身子。”秦朗有些无奈的说着,“你要是这样我就和爸爸说了,你也知道爸爸的脾气。” 秦母不语的叹了一口气,“我都这副身子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觉睡下去睁不开眼了,我想见我的女儿有什么错,要不是你爸爸当初那么凶,逼走了小卿,她也不会失踪了七年。” “妈,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听话,把药吃了好不好?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真的要生气了。”秦朗假装沉下脸来生气的看着母亲,把药往床头柜上一放,“这药我放在这里,吃不吃随便你。” 秦朗走出房间,走进楼下的书房,看到父亲正在办公桌前看着书,于是走了过去,“爸,我想和你谈谈小卿的事情。小卿已经回来这么久了,而且妈妈也很思念她,就算你还生气不肯原谅她,至少也不要阻止妈妈和她见面。” “你安排一下,让你母亲和她见面之前我想要和她见一面,我要知道她这次回来究竟有什么目的。”秦政开口说着。 “爸,小卿是你的女儿,你用目的这个词形容她会不会太过分了一些,她离开家这么久,思念家人也很正常的。爸,难道你还想像七年前一样逼走小卿吗?”秦朗看着父亲还那么固执,不由的有些动气,提高了一些声音说着,“这几年虽然你不说,可是我还是看得出你也非常思念她,既然她回来了,就不要再那么严厉冷漠的对她了。” “你觉得当初是我逼走她的吗?”秦政愕然额看着秦朗,他没有想到在秦朗的心中是自己逼走了自己的女儿。 “至少我觉得当初如果你和小卿能够各让一步,大家也不会分开七年,妈妈也不会病倒,我们家变成现在这样。”秦朗严肃的说着,“现在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只想妈妈能康复,而我觉得能让她康复的重要因素就是小卿。” “既然如此,你根本不用问我,你自己决定就好。”秦政也有些生气的说着,“我去看看你母亲。” 看着父亲还执迷不悟离开的背影,秦朗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既然父亲不肯答应,那么他就自作主张决定安排了。 秦朗晚上才回到市区的公寓,看着秦卿和文婧正在客厅里各自看着一本书,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整理一下情绪才一脸平和的走了过去。 “你们吃过了吗?小卿,你的身体不好,有些菜要忌口。”秦朗开口问着,秦卿的脸色比上午的时候好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苍白。 “如果小卿说没吃,你是不是要下厨呢?”文婧开口调侃着,“而且你有了妹妹就忘了老婆了,一回来只关心你妹妹,都没有问过我。” “你总是嫌弃我的手艺,我哪敢问你。”秦朗一脸宠溺的摸了摸文婧的脑袋笑着说着,“你们要是没吃,我现在就弄给你们吃,你们想吃什么?” “大哥,不用麻烦了,我和小婧已经吃过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包了水饺,她调的馅子很好吃。”秦卿笑着开口说道。 “她也只能做做这些了。”秦朗虽然嘴上嫌弃,可是看着文婧的眼神充满了温柔,“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爱吃面食。” “可惜你不喜欢吃。你晚饭吃了吗?要不要我煮点水饺给你吃?”文婧起身想要为秦朗准备晚餐,却被的他阻止了。 “不用了,我在医院吃过回来的。”秦朗在文婧身边坐下,很认真的看着秦卿,“小卿,今天妈妈又问起你了,所以我打算安排你们见面。”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秦卿激动的站起身问着秦朗,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隐去,“可是爸爸会同意吗?爸爸那么生我的气,他怎么会同意答应让我和妈妈见面。” “爸爸的确没有同意,这是我自己决定的,妈妈虽然已经出院,不过身体还是很差,就算如此,她还是时时刻刻惦记着你,上次也是因为你探望过妈妈她才的醒来的,所以我觉得你能去见她会对她的康复有很大的帮助。”秦朗说的很平静,可是秦卿却心情澎湃的无法言语。 “怎么了?不高兴吗?”文婧开口问着秦卿,看到她不说话,以为她是担心秦政会拒绝而不开心,打算安慰她几句。 “不是,我没有不开心,我虽然很想见妈妈,可是也不想再惹恼爸爸生气了,所以才会非常的矛盾。”秦卿落寞的说着,“大哥,不如你先让我去见见爸爸,让我去求求他,能得到他的允许再去见妈妈,这样我才能心安理得。” 秦朗有些无奈的看着秦卿,心中却有些诧异,没有想到秦卿和自己父亲的想法都一样,都是想要彼此先见上一面,这让他有些为难。 “小卿,你应该明白爸爸的脾气,如果你见了他,也许会让他更加的生气,到时他阻止你和妈妈见面不是更加的不妥?”秦朗希望秦卿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见母亲。 “就算被爸爸骂一顿我也觉得非常的幸福。”秦卿平静的说着,“我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经常回想起小时候和你们在一起的事情,那时爸爸非常的疼爱我,从来都没有责备过我,更别说骂过我,除了那次我要离开和爸爸发生了很激烈的冲突之外。” “你真的决定了吗?”秦朗平静了一下才看着秦卿,“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和爸爸说,其实爸爸今天也说了想要见你一面,只不过我认为爸爸的脾气不会轻易就这么算的。” “不算他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都心甘情愿接受,这样我心里也会好受一点。”秦卿开口说着,“大哥,你安排吧,既然我这次回来,我也不想在逃避了,毕竟也许以后我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不准胡说。”秦朗眉头一皱,脸上有着深深的担忧。 二天后的秦朗带着秦卿回到了大宅,当车子越来越靠近大宅的时候,秦卿心情非常的紧张,紧紧的握着文婧的手,手心已经被汗水浸湿。 “小卿,你现在是回自己家了,不用那么紧张的。”文婧开口安抚着秦卿的情绪,可是秦卿因为太过紧张,根本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当秦朗的车开进秦家大宅的花园里,秦卿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全身僵硬着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当初离开家的画面像是播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到了,下来吧。”秦朗停好车,下车走到秦卿这一边帮她打开车门,却看到她目光有些空洞的坐在那儿,手臂上已经被她自己揪出一个个的淤青,看着她自虐的样子,秦朗是在看不下去,有些使力的把她从车上给拉扯下来。 秦卿全身力气像是被抽调一样,有些发软的差点站不住,幸好秦朗及时扶住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他有些后悔了,想要带她离开。 “小卿,你没事吧,你这个样子还能见伯父吗?不如改天如何?”文婧担心的问着,“我看还是改天吧。” “不,不用,我没事。”秦卿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给他们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目光复杂的看着秦家的大门,她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回来的一天,今天她终于回来了,终于可以再次走进秦家的大门。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进去吧。”秦朗搂着秦卿的肩膀带着她走进大宅里,家里一片寂静,这和秦卿记忆里的印象完全的不同。 她记得小时候家里非常的热闹,她和秦朗还有林海经常在客厅玩,那是爸爸就在客厅看着报纸,妈妈就在厨房为他们几个小孩准备零食。那是多么的热闹温馨,现在这里却冷冷清清的。 “小姐,你回来了?”管家林伯看到秦卿回来,激动的老泪纵横的拉着她的手,“小姐啊,你一走七年,可把我们想坏了。” “林伯。”秦卿的声音也哽咽了,“你的身体还好吧?” “好,很好,小姐,你回来就好了,老爷夫人非常的想你,自从你离开之后,这像把所有的欢声笑语都带来了,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伯也哽咽的说着,“少爷,小姐,老爷在书房等着你们。” “小卿,进去吧,我和小婧先去看看妈妈。”秦朗知道她和父亲还有很多的话要说,于是带着文婧上楼先去看望秦母了。 秦卿站在书房的门口,不停的深呼吸着,许久之后她终于鼓足了勇气敲下了书房的门,心脏怦怦的跳动着。 其实不仅秦卿紧张着,就连秦政的心情也很难平静下来,从早上知道秦卿就要回来的时候他就把自己一直关在书房里,当听到外面车子声音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加速跳动着,可是当他听到敲门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和女儿分开七年的距离此时就隔着一扇门。 秦政深呼吸一口气,屏住呼吸,低沉的开口:“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