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出院回家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三十一章 出院回家

“你不要激动,先听我把话说完。”秦朗看着秦卿激动的样子,按住她的双肩开口说着:“我和爸爸商量了之后觉得等妈妈的身体稳定之后就把妈妈接回家,这里虽然环境比其他医院好很多,可是毕竟是医院,所以你听我的话,先回去好不好?” “可是……”秦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想了一下还是勉强点点头,“我会离开这里的,不过你和小婧不用特意为我搬回去的,我可以住酒店的。” “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人住酒店吗?你不是不知道你的情况,如果你一个人在酒店,就算晕倒了可能都没人发现,所以听我的话,我的公寓离市立医院很近,就算有什么事也能及时接受治疗。”秦朗很认真的说着,让秦卿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那好吧!谢谢”秦卿点点头,“大哥啊,能不能再离开之前在安排一次我和妈妈的见面,我真的很想再见见她。” “这件事我会安排的,给我一点时间,妈妈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康复,而且爸爸那边还需要一些时间。”秦朗为难的说着。 “我明白。”秦卿落寞的点点头。 当天下午,秦朗就开着车子把秦卿送到了自己的公寓里。而文婧提前回到公寓把客房打算了一番。 “小卿,你来了,快点进来,你的房间我都已经整理好了,床单和被子都是新换的,你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现在帮你弄。”文婧拉着秦卿的手走了进来,而秦朗正拖着她的行李走了进来。 “不用了,已经很好了,谢谢你,小婧。”秦卿打量着这间客房,不管是墙纸,家具还有被子床单全部都是暖色系的,看起来非常的温馨,在美国的家,秦卿曾经用过暖色系布置,可是唐煜不喜欢,他比较中意冷色系,当时为了迁就他,所以家里用的全是冷色系,以至于后来秦卿都觉得家里冷冰冰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听到秦卿说喜欢,文婧有些得意的看着秦朗,“你输了,我说小卿会喜欢的,小卿,你的眼光和我一样,你哥哥的眼光太差了,他还说要用粉色系布置。” “我错了还不行吗?后来房子装修的时候我不是让你全权负责,这家里的家具布置,任何一件小东西我都尊重你的决定让你买的,这样你还不满意?”秦朗宠溺的看着文婧。“这次小卿的房间我也是让你负责了,可见我对你的重视了吧。” “大哥还把我当成小女生一样。”秦卿看着秦朗和文婧之间的互动,心中有些羡慕,这才是她期待的夫妻之间的互动。 “我等会要回大宅一趟,所以小婧会留下来陪着你。”秦朗看到秦卿脸上失落的表情开口安慰着,“你要有耐心,我看得出爸爸已经开始心软了,至少没有之前那么态度坚决了。” “其实我理智上是明白的,可是感情上我还是有些贪心的。”秦卿突然眼前一阵眩晕,脚步有些站不稳,踉跄了一下后退了几步正好跌坐在床上。 “小卿!”秦朗和文婧担心的喊着她。 “药,药在我包里。”秦卿无力的倒在床上,痛苦的指着自己的包说着。头痛越来越严重,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不停的漫上来,那种想要呕吐却又吐不出来的感觉折磨着她。 “药来了。”文婧拿来药和温水递给秦朗,秦朗抱起秦卿喂她把药吃下,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才把她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小卿,你怎么样?还有哪儿难受?”秦朗担心的问着秦卿。 “我没事,吃过药一会儿就没事了。”秦卿有气无力的说着,看着秦朗和文婧担心的样子吃力的笑着:“我真的没事了,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最近发病的频率比在美国的时候低了一些,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客厅,你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就可以了。”文婧担心的看着秦卿说道。 “好!大哥,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秦卿歉疚的说着,“我真的不该回来的,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都是一家人,干嘛要这么说,你快点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吧。”文婧看着秦卿闭上眼休息,然后和秦朗一起走出房间。 “小卿的病情变严重了。”秦朗一脸凝重的说着,“我希望她能及时住院接受治疗,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那怎么办?小卿的起色看起来很差,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她的病情告诉你父母?不过伯母的身体情况很差,如果让她知道恐怕她会承受不住。”文婧担心的看着秦朗凝重的表情。 秦朗沉默的思考了许久,最后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迟点再说,我先回去一趟,你多留意一下小卿,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好,那你开车小心一点,我就不送你下楼了。”文婧送秦朗离开家之后想了一下,走进房间打算看看秦卿的情况,却看到她满脸的眼泪,把文婧吓坏了,“小卿,你怎么哭了?你哪儿不舒服,你快点告诉我,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 “不要!”秦卿睁开眼阻止文婧,“我没事,我只是心太疼了。这七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感觉非常的不真实,我这七年是在做什么啊,放弃家人的疼爱,为了那么一个不珍惜我的男人,现在却得了绝症,你说是不是报应。” 听着秦卿痛苦的说着,文婧非常心疼的把她抱住,“不是的,你别胡思乱想,你不相信你大哥和你爸爸吗?他们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不要难过了,而且我想能让你爱了七年的男人,他也非常的爱你,只不过有时候男人比较内敛,不会表现出来。” “不是的,我以为他爱我,可是后来我也不确定他爱不爱我了。”秦卿无助的看着文婧,“我真的很羡慕你和大哥,大哥虽然很内敛,可是我看的出来他对你很好。” 文婧苦笑了一下,她和秦朗看起来真的很好吗?可是好不好也只有她这个当事人才知道,也许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吧。 “你不要想那么多了,既然现在回来了,有什么事就让你大哥去想办法,谁让他是男人呢。”文婧故意开着玩笑说着,想要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 “其实我不是这么情绪化的人,可是我自从大脑得病之后还想情绪也得病了,总是想哭,总是那么情绪化。”秦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可能是回来了之后有了你们这些关心我的人在身边,所以一直假装的坚强彻底的瓦解,变得软弱了。” “那是当然的了,按照你大哥的话说,这里才是你的家,外面的世界多么美好,也不如自己的家好,在外面漂泊累了之后就回家吧。”文婧很认真说着。 文婧的话让秦卿的眼泪落的更凶了,也让她做出了决定,为了这些疼爱自己的家人,她不能这么消极的对待自己的病情,她要努力的活着。 秦卿擦掉脸上的眼泪重新振作起来,“对不起,刚才我听到你和大哥的对话,一时感触很多,心情变的激动,让你见笑了。” 看着秦卿缓和了一些,文婧才松了一口气,“还要不要睡觉,如果不想睡觉就起来帮我一起准备午饭吧,我准备中午包饺子。” “包饺子?可是大哥不太爱吃面食啊。”秦卿脱口而出的说道。 “谁说是给他吃的,是我们自己吃,你喜欢吃吗?”文婧开口问着秦卿,见到她点点头才笑着说道:“我比较喜欢吃面食,所以经常会包一些馄饨水饺放在冰箱里,如果没时间弄饭就煮一些吃,饺子皮和馅儿都弄好了,出来包饺子。” “好!”秦卿笑着点点头,走进厨房看着流理台上放着的饺子皮和馅儿,于是洗了洗手,开始帮忙,看着文婧利落的包好一个饺子,眼中闪过惊讶:“你经常包饺子吗?看你的手法非常的利落。” “上学的时候我一个人住校,所以这些简单的家务我还是能手到擒来。”文婧笑着说道:“不过我也只能会做这些简单的,想要吃好吃的菜,下次就尝尝阿朗的手艺,他的厨艺很好的。” “大哥会烧菜吗?我都不知道。”秦卿惊讶的看着文婧,无法想象秦朗穿着围裙在厨房里煮饭烧菜的画面。“看来我离开这七年真的变了很多。” “七年的时间,一个不短的时间,要是什么事都没有改变那就让人恐惧了。”文婧耸耸肩,“不过你有件事说对了,他的确挺宠我,我们认识六年,恋爱四年,他一直都是彬彬有礼,是个谦谦君子,不管我的生日还是一些纪念日,他都记得送礼物,连让我生气闹脾气的机会都没有。我说我不喜欢厨房的油烟味,结果他学了烹饪,你大哥的确是一个好男人虽然,我不知道他有多爱我,但是我知道恋爱和结婚不一样,恋爱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结婚就要找一个喜欢自己的。” 秦卿停下手看着文婧,听出她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所以你也觉得我应该和那个男人分手吗?可是七年的时间,我浪费了七年的时间在那个男人身上,我不甘心只是一句分手就撇的干干净净的。” “既然浪费了七年,难道还要浪费另一个七年吗?”文婧平静的看着秦卿,“你之前提过想要得到名分是吗?就算让你得到那个男人给你的一纸婚书,得到那个男人给你的姓氏,你快乐吗?” “我……”秦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多,当时全部的心思都被不甘心占据,现在听到文婧这么说,她也开始冷静的思考这个问题,就算和唐煜结婚,就算得到唐家的身份,自己的病也不会好的,也不会改变唐煜对自己的态度的。 “不过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是你大哥,不会那么霸道的要求你怎么做的。”文婧笑了笑,继续包着饺子。 秦卿看着文婧淡然的表情,低垂着眼眸陷入了思考,是不是放开唐煜对自己也是一种解脱呢?看着面前的饺子,这种淡淡的温馨才是她渴望的,秦卿的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先让自己的心重新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