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秦母苏醒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三十章 秦母苏醒

“阿朗。”醒来的秦夫人紧紧的抓着秦朗的手,虽然很虚弱,可是整个人去非常的激动:“我听到小卿的声音了,小卿是不是回来看我了。” 秦朗和秦政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口安慰着秦夫人,“妈,你先冷静一下,你才刚刚醒来,不能这么激动。” 秦夫人看着秦政,眼睛有些湿润的说道:“我听到小卿的声音了,真的,那声音非常的真实,一定不是我产生的幻觉,小卿说她后悔了,说她很想念我们,她不听的对我说着对不起,她是真的回来了!” “既然你这么思念她,那你就快点把身体养好了,到时就能和她见面了。”秦政心里也有些难受,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我打算让秦朗尽快的和小婧结婚,你作为母亲不能不在场。” “阿朗和小婧。”秦夫人的注意力终于从秦卿转移到了秦朗身上,她转头看向秦朗,“小婧呢?她怎么没有来?” “小婧在忙,我已经打电话让她过来了。”秦朗找了一个借口说着,“妈,爸说的对,你一定要把身体养好,你还要看着我和小婧结婚,看着我把小卿带回到你的身边。” “小卿她……她还能回到我的身边吗?”秦夫人低垂着眼眸,脸上的悲伤让人心痛,“你找了七年,整整七年可是她却杳无音信,她还活着吗?我还能见到她吗?” “会的,会的,一定会的,我和你保证。”秦朗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很坚定的对母亲说道:“我会很快找到小卿的,我还会让小卿参加我的婚礼,到时我们一家团圆了。” “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秦夫人激动地问着秦朗,“你没有骗我吧,我真的能看到小卿?你是不是有她的下落了?” “是,我已经有小卿的下落了,很快就能找到她的人,把她给带回来了,所以妈妈,你一定要快好起来好不好?”秦朗用力的点着头。 “好好好,只要能见到我的女儿,我什么病都没有了。”秦夫人留下了激动的眼泪,“阿朗,你一定要快点找到小卿,这些年她一个人漂泊在外,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 “好!”秦朗抱住自己的母亲,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心情却变得有些沉重,如果让自己的父母知道秦卿的病情,那么对他们而言是不是另一个打击呢,自己的母亲还能再次承受失去秦卿的打击吗? 秦朗帮秦夫人检查之后,喂她吃了药,看着她再次入睡之后,秦朗才表情凝重的和秦政离开房间,两人走到外面客厅的阳台上。 “她在哪儿?”秦政不苟言笑的看着秦朗开口问着,“还在医院吗?” “小卿的身体不是很好,上午见了妈之后可能情绪起伏太大,又昏倒了,所以我让她在医院先休息一段时间,之后我打算让她暂时住到我在市区的房子里,我和小婧结婚之后会搬回到了大宅去住。”秦朗看了一眼秦政,有些试探的说道:“或者让她一起回去住,大宅才是她的家不是吗?” “你和小婧谈过你们的婚事了吗?”秦政没有正面回答秦朗的话,开口问着他的婚事:“虽然你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不过你也清楚她的身体情况并不是很乐观,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提前婚期。” “我会和小婧商量的。”秦朗点点头,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问着:“爸,妈妈的病是因为思念小卿而病倒的,她这是心病,所以我觉得心病还须心药医,既然小卿已经回来,过去那些就释然吧。” 秦政的表情闪过一丝的严厉,不过很快又变成没有表情的样子,“这件事以后再说,既然你母亲醒来了,就让她好好的接受治疗,这里再好也是家里,我希望能把她接回家休养。” “我明白,我会安排的。”秦朗点点头,看着父亲再次走进母亲的房间,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来父亲还是没有释怀当初秦卿离开的事情,不过想让秦卿重新回家,估计也只有母亲才能说服父亲了。 秦卿虽然躺在病床上,可是心中却非常的焦急,她真的很想知道母亲现在的情况如何,可是她也知道父亲在哪儿,她现在只能在这里等消息。 文婧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秦卿一脸焦急,两只手无意识的揪着被子,她微笑着走了过去。 “你别担心,有伯父和阿朗在,伯母不会有事的。”文婧握住秦卿的手开口安抚着她的情绪,“反而是你,既然你知道自己的病情就应该明白你现在也是一个重症患者,你的情绪不能起伏太大,还有要定时吃药。” “我明白。”秦卿一脸沉重的点点头,“小婧,我没事,你去妈妈那里看看什么情况好吗?我心里七上八下,非常的忐忑不安。” “那好吧,我先过去看看,过一会儿就回来,你有什么事可以按铃,会有护士及时过来的。”文婧想了一下,叮嘱了秦卿几句才离开病房。 秦卿吁了一口气,突然想起自己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林海联系,也没有和他报个平安,他应该很担心吧。秦卿下床从包里拿出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直没有开机。 “地址!”唐煜坐在林海的办公室里,目光凌厉的看着他。自从知道秦卿离开之后,一开始唐煜还能耐下性子等着,以为她只是和自己闹脾气,可是一天天的过去,唐煜用工作麻痹自己,想要忘记秦卿,可是三天过去了,他投降了,他承认自己非常想念秦卿,所以他来找林海了。 “我不知道,小卿的手机一直联系不上,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林海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话,不过唐煜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你把她父母的地址给我。”唐煜要求着,“既然她是因为思念家人才回去的,那么只要知道她父母家的地址就能找到她了。” “第一,她父母的地址我是不会随便告诉一个陌生人的,第二,难道你不知道当初小卿为了你已经和家人断绝了关系,难道你觉得小卿还能回得去那个家吗?”一想到这儿,林海平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的怒意,“你永远不知道小卿为你牺牲了多少。” 唐煜的表情因为林海的指责更加的阴郁,“那是我和卿的事情,不需要你查手,你只要告诉我她父母家的地址就可以了。”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也没有资格知道。”林海冷冷的开口拒绝唐煜。 唐煜深呼吸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林海的办公室,他高傲的自尊不允许他一再的求人,也不允许别人再三的对他的指责。 看着唐煜离开之后,林海疲惫的双手抹了抹脸,手机突然响了,他本来不太想接,当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秦卿的名字的时候,他迫不及待的接起了电话。 “小卿,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这几天你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林海激动的问着秦卿,听到那头没有声音,林海突然冷静下来,“小卿,你还在听吗?” “我在,对不起,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所以忘记给你打电话了。”秦卿平静的开口说着,“我已经平安到了N市,而且也和我哥哥见过面了,我很好,打电话来就是想要和你报个平安。” “你没事就好。”林海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阿朗他还好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见面了。” “嗯,很好,他要结婚了。”秦卿淡淡的一笑说着,“林海,你不要担心我了,我在这里很好,我迟些时候会回去,就算要离开美国,我也要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才会离开的。” “知道了。不过小卿……”林海犹豫的喊住了秦卿,“唐煜来找过我,问我要你的联系地址。” “不要告诉他,我暂时还不想见他。”秦卿激动的拒绝着,“我现在不想想那么多事情,我只想和我的家人好好的团聚在一起。林海,如果他还来找你,不要告诉他我任何的消息。” “我明白,我不会说的,你放心吧。”林海安抚着秦卿有些激动的情绪,“既然知道你和阿朗在一起我就放心了,你帮我和他说,他的婚礼我可能无法出席,等我下次放假,我会回去看他们的,还有伯父伯母,替我向他们问好。” “好,我会的。”秦卿挂断电话,心情迟迟无法平静下来,现在听到唐煜的名字还能让她的心情起伏不定。秦卿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听到唐煜名字的时候,自己才会心如止水呢。 秦卿看着手机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关机,她没有信心如果唐煜打过来自己可以拒接,与其到时让自己不知所措,还不如一开始就选择阻隔所有的可能。 “小卿!”就在秦卿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秦朗推门进来,刚进来的一瞬间,秦朗看着站在窗户边上的秦卿,脸上哀伤的表情让秦朗一阵心疼,他真的很想见见那个当初带走自己妹妹的男人,很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自己的妹妹。 “大哥,你来了。妈妈怎么样了?”秦卿缓过神,立刻冲了过去,紧紧的拉住秦朗的衣服急切的问道。 “妈妈已经醒来了,情况暂时稳定下来,我刚刚喂了她药,等她睡着之后才过来的。”秦朗扶着秦卿在沙发上坐下,“我刚刚已经和爸爸说过了,你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我会先送你回我市区的公寓,我和小婧暂时会搬回大宅去住。等过段时间爸爸心情好一些的时候我再想办法让他同意你回去。” “不,我不要离开这里,我要留在这里,这样我就能随时知道妈妈的消息,这样我才能觉得我离她更近一些。”秦卿摇着头说道。 这里离市区很远,而且出租车是无法开进这个区域的,所以想要来这里非常的不方便,所以秦卿宁愿住在医院也不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