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得知病情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九章 得知病情

“秦朗,你看!”文婧从秦卿的包里拿出一瓶药递给秦朗,表情非常的凝重,“这种药是一种高强度止痛药,一般用于癌症,肿瘤方面,” 文婧说着,就算她不说,身为医生的秦朗也明白这种止痛药意味着什么。看着秦朗紧抿着嘴唇死死的盯着药瓶子,文婧看得出他正在压抑着全身的怒意。 “让人先给小卿做一个全身检查,包括脑部扫描。”许久之后秦朗开口交代着文婧,然后拿着那瓶药走出了秦卿的病房。 文婧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还未醒来的秦卿,拿起旁边的电话再次打电话给护士,让人先去帮秦卿做一个检查。 秦朗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秦卿的检查报告,眉头皱的都快能夹死一只苍蝇了,他真的无法相信眼前的报告是秦卿的。脑瘤,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脑瘤,是星形细胞瘤,这是一种非常眼中的脑瘤,就算手术成功,也有可能复发,不可能完全的康复。 秦朗闭上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母亲的情况也非常的不乐观,如果秦卿再有什么事,恐怕自己和自己的父亲会承受不住的。 秦朗睁开眼,眼中的疲惫已经消失不见,他把秦卿的检查报告收进柜子里,然后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走进秦卿的病房,里面只有文婧在里面陪着,而秦卿睁着没有焦距的眼躺在那儿。 “阿朗,你妹妹的情况怎么样了?”文婧立刻起身问着秦朗,看着他凝重的表情,心里已经有了不太好的感觉。 秦朗看了一眼文婧,然后走到床边看着秦卿,“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生病了所以才要回来的,想要完成遗愿是吗?” “遗愿,阿朗,这……”文婧震惊的问着,她的目光看了看秦朗,又看了看什么话都不说的秦卿,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变得有些多余。 “你给我起来,不要再当哑巴了。”秦朗失控的把秦卿从床上拉起身,扯掉了她正在打点滴的枕头,立刻有血从皮肤里流了出来,染红了白色的被子,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你在干什么?你没看到她正在挂水吗?”文婧才不管秦朗有多么的生气,她用力的推开秦朗,拿起旁边的酒精棉和纱布帮秦卿止血,“你是怎么了?她究竟生了什么病,让你如此的生气,你不是医生吗?你可以救她啊!” “救?怎么就?她自己都不想活了,一个想死的人我为什么要费心就她?”秦朗生气的咆哮着,“秦卿,你给我清醒一点,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大哥难道不知道我的这种脑瘤根本就不活了吗?”秦卿终于有了一些反应,抬起头看着秦朗,自嘲的说着:“这就是我的报应,上天对我的报应啊!”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相信这么荒谬的说法?”秦朗生气的看着秦卿,“如果你已经知道错了,后悔了,那就给我好好的活着,你大嫂说的对,我是医生,爸爸也是医生,我们秦家事医生世家,我们一定会救活你的。” “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秦卿疲惫的说着,“这次回来我本来只是打算看你们一眼就离开的,这七年我一直思念着你们,尤其是这两三年,我想回来的念头特别的强烈,可是我没有勇气回来,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你们。如果不是我发现自己生病了,快要活不久了,也许我现在还没有勇气回来见你们。” “既然生病了,也回来了,那就留下,用你剩下的时间去弥补这七年的空白。”秦朗坚定的开口说着,“难道你不相信我吗?不相信我能治好你吗?” 秦卿流着泪摇着头,虽然很感动,可是还是拒绝了秦朗:“我相信你,可是我不能留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我不能留下来。” “到现在你还是为了那个男人是吗?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让你连性命都不要的和他在一起?”秦朗双手紧紧握成拳,极力的忍着脾气,他怕自己失控之下会打了秦卿,打了他最疼爱的妹妹。 “我爱他,可是我也恨他?”在秦朗的面前,秦卿再次痛哭出声,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忍不住的说了出来,“这七年我过的并不开心,我用了七年的时间在他身边,可是他连一个名分都不肯给我,我不甘心,我死也不甘心,就算要死,我也要成为他的妻子,也要得到我七年应该得到的一切。” 想到这些年的委屈,所以的委屈化为愤怒,秦卿失控的喊着,她要回美国,要和唐煜结婚,就算要死也要成为他的妻子才能死。 “小卿,你先冷静一下,不要激动,冷静一点。”看着秦卿变得越来越疯狂,秦朗不得不抱着她乱动阻止,“听我说,你安静下来听我说,不值得,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过去那七年赌气,不值得!” “我不甘心,不甘心!”秦卿一口气突然没喘上来,整个人再次昏厥过去,倒在了秦朗的怀中,无论秦朗和文婧如何的喊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朗一直守在秦卿的身边,太阳渐渐的落山,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看着沉睡的秦卿,秦朗努力的回忆着自己记忆中那个开朗活泼的妹妹的,可是却始终无法把过去那个秦卿和眼前这个秦卿联想在一起。 “究竟你这七年是怎么过的?受了多少的委屈,让你如此的痛苦,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我们一直在等着你回来,秦家的大门始终为你敞开着,傻瓜,小时候那么笨,没有想到长大了还是那么的不聪明。”在秦卿不知道的时候,秦朗的目光不再冷漠,多了一抹温柔和心疼,他温柔的抚摸着秦卿消瘦的脸颊,以前的婴儿肥早就不见了,抱着她的时候都感觉不到她身体的重量,秦朗真的很想知道她这七年是如何生活过来的。 “阿朗,阿朗!”文婧急急忙忙的推门走了进来,“伯母,伯母她醒了,你快点过去看看吧,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伯父了。” “真的吗?妈妈醒了?”秦朗激动的问着文婧,他以为母亲不会再醒来,结果醒了,秦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内心的激动。 “你快点去看看伯母,这里,这里我帮你照顾你妹妹。”文婧知道秦朗内心的挣扎,主动开口说着,“伯母很需要,快点去吧。” “谢谢你,小婧!”秦朗感激的抱了抱文婧,然后迫不及待的冲出了病房。 秦朗离开之后,文婧看着还在床上的秦卿开口说着,“既然已经醒了就睁开眼睛吧,你大哥已经离开了。” 秦卿慢慢的睁开眼,看着站在床边的文婧,“妈妈真的已经醒了吗?她情况如何?我……”秦卿很想说想要去见见母亲,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怕自己没有资格,想到见一次之后然后贪心的想要一见再见。 “不知道,伯母一醒来我就立刻过来告诉阿朗了,现在阿朗和其他专家医生正在给她检查,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文婧开口说着,看到秦卿松了一口气,于是很认真的开口说道:“你大哥应该很希望你能留下接受治疗。” “我知道,从小大哥就非常的疼我宠着我,我很能明白他想要救我的心,可是我是医生,虽然不是脑外科医生,对于我的病情我还是非常清楚的,我的这个病是治不好的,我不想浪费时间,七年前我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痛苦了,所以这次我希望能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当他们从来没有遇见我一样。” “你需要我的帮忙吗?”作为女人,文婧很能明白的秦卿的想法,如果换做是她,她也不想让自己所爱的人看着自己死去,不想让自己爱的人经历失去自己的痛楚。 “你,你要帮我?”秦卿不可思议的看着文婧,两人也只是才认识几天而已,秦卿脱口而出的问着她,“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你应该知道帮我离开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事,也许大哥会很生气,会对你发脾气,会影响你们的感情,就算这样你也要帮我吗?” “是!我会帮你的,就算阿朗恨我怨我我也不后悔。”文婧坚定的说着,“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我知道你的行踪和情况,我要随时知道你的情况,要能随时找到你联系上你。” “你为什么要帮我?”秦卿好奇的问着,不明白文婧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帮自己,“你还不清楚吗?帮我离开,大哥不会原谅你的。” “没关系,反正我和他都领证结婚了,他要是想和我离婚,至少要付我一笔可观的赡养费,到时我就拿着这笔钱去找一个比他年轻比他帅的小鲜肉。”文婧开着玩笑说着。 秦卿被文婧的话逗笑了,原本沉重的气氛也变得轻松一些了,她笑着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文婧道谢,“谢谢你,大嫂!” “大嫂,我怎么感觉听的这么别扭呢,你还是和你大哥一样喊我小婧好了,我们应该差不多大。”文婧友善的说着。 “那怎么可以,就算你比我小,在辈分上你都是我大哥的妻子,是我的大嫂。”秦卿不赞同的说着。 “你不是在国外待了很久吗?思想怎么还这么守旧,不用拘泥那些,就喊我小婧好了。就当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好了。”文婧非常的坚持。 秦卿想了一下,轻轻的点点头,“OK,小婧,你喊我小卿就可以了。” “小卿,OK!”文婧朝秦卿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两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