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秦卿病发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八章 秦卿病发

秦卿睁着眼,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刚才父亲冷漠的表情,绝情的话一遍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当初那么不顾一切。 “你醒了?”不知何时文婧出现在房间,看着秦卿那种绝望的样子,身为女人的她也有些于心不忍,“你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秦卿慢慢转过头,脸上没有一丝的情绪起伏,“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威胁了吧。” 文婧浅浅一笑,“你现在还懂得开玩笑,说明你应该没什么事了吧。我送你回病房吧,伯父还在隔壁房间里陪着伯母。” “好!”虽然文婧说的很含蓄,可是秦卿还是听出她话中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是一阵眩晕侵袭而来,让她没站稳再次跌坐在床上,头晕晕的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 “你没事吧!”文婧看着秦卿难看的脸色,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样。文婧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秦卿。 “秦卿!”秦卿小口的喝了几口温水,压下了心里想呕的感情,头晕的感觉渐渐散去一些,她小口的吐了几口气,等到身子好了一下才扯出一抹笑,“我没事,可能是之前情绪太激动,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那你还能走的了吗?要不要我去接个轮椅来推着你回去?”文婧开口问着,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秦卿的情况,“要不我给你大哥打个电话,让他帮你安排一下做个检查吧。”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秦卿赶紧开口拒绝,“其实我自己也是医生,我自己的情况我很了解,没事的。” 听到秦卿这么说,文婧也不在勉强,扶着她走出房间,指着套房里的另一个房间说道:“伯母就在里面,这些日子伯父一直陪着伯母,看的出两人的感情非常的好,很多事都由伯父亲手去做。” “虽然我爸和我妈是奉父母之命结婚的,应该说是商业联姻,可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秦卿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悠悠的说着,自己母亲就在里面,只要走几步就能见到人,可是宋小雨的脚像是被钉上钉子一样移不动。 “我之前听秦朗说过,就是因为伯父和伯母非常相爱,所以你要理解伯父的心,他不是故意那样对你的,其实他爱伯母,也爱你和秦朗。”文婧看着秦卿悲伤的样子开口安慰着。 “我明白,我不怪爸爸那样对我,当初的确是我做错了,伤透了他们的心。”秦卿的声音有些哽咽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她却忍着始终没有让眼泪落下。 “其实父母怎么可能真的会和孩子计较呢。”文婧叹了一口气,“秦朗说明天伯父要去公司,不会来这里,所以明天你就能见到伯母了。” “真的?”秦卿紧紧的抓着文婧的两臂激动的问着,“你没有骗我吗?我真的可以见到妈妈吗?” 文婧点点头,“秦朗是这么说的,伯父虽然嘴上说着不让你去见伯母,可是心中还是不忍心的,所以他才会那样对秦朗说。” “谢谢,谢谢。”秦卿激动的落下了眼泪,这次望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和感激。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秦卿就已经起床了,在美国的时候,她越来越不开心,睡眠时间也越来越少,每天几乎只睡三四个小时,现在就算回来了,她还是睡的时间不长。 秦卿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是那么的苍白憔悴,眼角下的黑眼圈就和熊猫似的,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去见妈妈。 秦卿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化妆袋,开始为自己化妆,她希望自己以最漂亮的样子去见自己的母亲,告诉她这些年自己过的很好很开心,让她不要担心。 秦卿在病房里一直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文婧没有来找她,让她期待的心情渐渐变得失望,甚至在怀疑昨天的一切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自己太想见到母亲才产生的幻觉。 就在秦卿打算放弃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文婧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的秦卿微愣了一下,昨天就算秦卿没有化妆打扮还穿着病服看起来很憔悴都没有很丑,况且看秦朗的样子就能猜到秦卿长的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不过今天看到秦卿打扮一番之后的模样,文婧还是被惊艳到了。 文婧不由的想着像秦卿这样的大美女喜欢的男人应该会是怎样的,秦朗已经很帅很优秀了,难道比秦朗还要更好看更优秀吗? “你……我……”看着出现的文婧,秦卿的心情一下子从低谷蹿了上来,激动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准备好了吗?和我去见伯母吧。”文婧朝秦卿温柔的一笑,朝她伸出了手,“走吧!” 秦卿颤抖着手和文婧的手紧紧的相牵着,心脏又开剧烈的跳动着,跟着文婧走出病房外,秦卿感觉非常的不真实,感觉自己的脚步都是虚浮的。 走进昨天那个VIP套房,看到秦朗一脸凝重的站在房间外,秦卿的心脏紧缩了一下,有些不安的喊了声,“大哥。” “妈妈刚刚已经吃了药睡着了,你进去看看吧。”秦朗脸上没有表情的说着,看着秦卿激动的全身颤抖着,于是走了过去按住她的肩膀说道:“里面那个人思念了你整整七年,现在她睡着了,有什么话你可以全部说出来了。” 秦卿看了一眼秦朗,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房间布置成秦夫人最爱的淡色系,旁边的柜子上摆放着小雏菊,整个房间非常的淡雅温馨,如果不是治疗仪器发出微微的声响,一点都看不出是一间病房。 秦卿慢慢的走到床边,看着睡在床上的母亲,眼泪无法控制的往下落着,秦卿扑通一声跪在床边上,拉着秦夫人的手哽咽的喊着,“妈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回应秦卿的只是秦夫人的呼吸声,秦卿已经哭的不能自己,眼泪越流越多,仿佛要把这些年的思念和歉疚全部化为眼泪哭出来。 许久之后秦卿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一些,她用衣袖擦掉脸上的眼泪,从地上站起身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母亲,七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自己的母亲已经苍老了很多。 当初自己离家时母亲还风华正茂,可是此时头上已经长出了白发,脸庞消瘦的两边的颧骨凸出的那么明显。 “对不起,妈妈!”秦卿轻轻的抚摸着秦夫人消瘦的脸颊,自责内疚让她难受的说不出话来,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请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不要为了我这个不孝的女儿而生病,不值得,如果你还爱我的话,请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不要让我一辈子背负不孝的罪名。” “你不进去看看吗?”文婧站在秦朗的身边,看着他紧绷的身子,脸上有着悲伤,虽然有些心疼她,不过文婧还是淡淡的开口问着。 “不了,七年不见,就让她和妈妈好好的说说话,我想她应该有很多话要对妈妈说。”秦朗转过身看着文婧,伸过手拉着她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的景色缓缓的开口说道:“小卿,本命秦卿,是我的妹妹,在她二十岁那年爱上了一个男人,我们都没有见过的男人,我们都很反对,担心她被人欺骗,可是有一天她回来说要和那个男人一起离开,爸爸很生气,最后她为了那个男人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失踪了七年,我一直寻找却没有任何的线索,甚至我们都觉得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她一定很爱那个男人。”文婧平静的说着,心中有些敬佩秦卿的勇气,如果换做是她,她也许会听父母的话和那个男人分手了。文婧不由的转头看向秦朗,虽然两人已经结婚了,交往以来一直都非常的顺利,文婧也觉得自己是爱秦朗的,可是她却不确定如果有一天自己会不会为了秦朗那样的奋不顾身的放弃一切呢? 文婧的目光从秦朗的身上再次转向窗外,两人安静的看着远处,虽然靠的很近,可是两人的心却离的非常的远。 许久之后文婧觉得时间已经过的很远了,看到秦卿还没有出来,有些不安的问着秦朗,“你要不要进去看一看,你妹妹已经进去很久了。会不会出事啊?” “应该不会吧!”秦朗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多年没见,我想小卿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还是进去看看吧。早上我看到她的气色不是很好,而且昨天还激动的晕了过去。”文婧有些担心的开口说着。 听到文婧这么说,秦朗眉头一皱,也不由的担心起来,想起之前秦卿晕倒在路边的事情,因为她的突然出现,自己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所以也没有好好的静下心来思考,也忘记帮她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秦朗没有多想走过去敲了敲门,可是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答,他和文婧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推开了门。 “小卿!”看到秦卿昏倒在地上,秦朗激动冲过去抱起她,激动的对文婧喊道:“快点喊医生过来。” 文婧心中有些无奈,她真的很想回一句你也是医生,可是看到秦朗那么担心的样子,什么话都没有说,立刻走出去拿起电话打给其他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