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知道真相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七章 知道真相

“你不用如此防备的看着我,其实我和秦朗还有他的家人都认识,秦朗的母亲从小对我非常的好,后来我去了国外就没有联系了,刚才听到她生病了,所以才想去探望她。”秦卿开口解释着,“你能带我去看望她吗?” 听到秦卿这么说,文婧犹豫了一下才勉强点点头,“好吧,我带你去,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伯母她……她的身体很不好。” 不好?究竟不好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外界传她命不久矣,而文婧的脸上会露出那种表情,难道……不,不会的! 秦卿用力的甩开脑海中那悲观的念头,默默的跟着文婧朝着医院的另一端走去,秦母住的病房在医院的顶楼,比秦卿住的更加幽静,整层楼只有这么一间病房。 “进来吧!”文婧推开病房的门,如果不是看到里面有着各种医疗设备,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道,秦卿根本想象不到是一间病房,说是总统套房更贴切一点。 秦朗从套房里的其中一间房间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才睡醒,整个人还没有的完全的清醒,不过当他看到文婧身后的秦卿时,整个人瞬间清醒了。 文婧也看到了秦朗震惊的表情,心中微微有些苦涩,不过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走到秦朗身边,故意亲密的挽着秦朗的手臂说道:“阿朗,你是不是又熬夜陪了伯母一眼,你这样下去身子会熬不住的。对了,我刚刚碰到我们救了的那位小姐,她说要来看看伯母,所以我就带她来了。” 秦朗根本没有听到文婧说了什么,此时他所有的心思都在秦卿身上。他推开文婧走向秦卿,厉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快点离开。” “阿朗?”文婧看着秦朗严厉的表情有些诧异,而秦卿伤心的哭着更让她觉得莫名其妙,秦朗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就算不悦也只是冷冷的保持着沉默。 “对不起,可是我……”秦卿想要说她只是想要见一见妈妈,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秦朗给打断了。 “你没有资格!”秦朗的一句话让秦卿伪装起来的坚强彻底瓦解奔溃,看着秦卿痛苦的样子,秦朗心中也不好受,不过他还是狠下心开口说道:“你快点离开,要是爸爸回来看到你,你应该知道后果会如何。” 秦卿突然跪在秦朗的面前拉着他的手苦苦哀求着,“我求求你,我只要看一眼,就看一眼我就离开,求求你。” “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文婧被秦卿失声痛哭的模样吓傻了,看着秦朗无动于衷的站在那儿,立刻跑过去扶着秦卿摇摇欲坠的身子对秦朗说道,“阿朗,她只是想要看一下伯母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就答应她吧。” 秦朗继续沉默着,而秦卿跪坐在地上哭着,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秦卿的哭声,就在此时,病房的门被推开,秦政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秦卿整个人震惊的呆住了。 “伯父!”文婧开口喊了一声秦政,“这位小姐想要去看望伯母一眼,可是阿朗不同意,我能不能带她去看望伯母?” 秦政很快从震惊缓过神,走了过来愤怒的把秦卿从地上拉起身,大声吼着,“这里是秦家的地方,你这个外人凭什么来?你滚,立刻滚,不准你在出现在这里。” 秦政大力的把秦卿朝着门口推去,而秦卿哭着哀求着不肯离开,秦朗见状,担心秦政会伤害到秦卿,立刻上前阻止。 “爸,你先别激动,我现在就让她离开。”秦朗拉开秦政,看了一眼摔倒在地上的秦卿,脸上闪过心疼,他把秦卿从地上扶起来,沉声说道:“走吧,我让文婧送你先回去。” 秦朗朝文婧使了一颜色,文婧虽然现在满心的疑问,不过看此时的情况也知道不是答疑解惑的时候,于是走过去扶着秦卿准备带她离开。 秦卿哭着看着秦政背过身,连看都不愿看自己一眼,内心非常的痛苦,她突然推开秦朗和文婧,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在秦政的腿边,拉着他的手苦苦哀求着。 “爸,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我求求你让我见见妈妈。我真的很想你们,很想见见妈妈,我求求你!”秦卿不停的哀求着,眼泪就像是泄了闸的洪水止不住的落下。 “你滚来,我不是你爸爸!你也不是我秦政的女儿。”秦政毫不犹豫的甩开秦卿的手,一脸冷漠的看着她,“我女儿在七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摔倒在地的秦卿重新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爸,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想要见见妈妈,我只要见她一面就好。” 虽然文婧不知道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秦卿这个样子鼻子有些发酸,眼泪也不由的落下,她在旁边悄悄的拉了拉秦朗的手,希望秦朗能帮一帮秦卿,却看到秦朗也红着眼,眼睛有些湿润。 “够了,小卿。”秦朗蹲下抱住秦卿阻止她继续磕头,看着她的额头已经磕破皮,还有血渗出来,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你先和我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看妈妈。”秦卿使劲的想要涂开秦朗,可是秦朗担心她会伤害自己,于是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松手。 “我不准。”秦政没有一丝商量的口吻拒绝,“当初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走出秦家的大门,你早已经不是秦家的人,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的妻子,就算我妻子病的快死了也轮不到你来探望。” “妈妈她……她真的……”听到秦政这么一说,秦卿身子一软,倒在秦朗的怀中,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朗,“妈妈真的病的很重是不是?” 秦朗一脸悲痛的点点头,他一直不忍心开口告诉秦卿真相,可是现在……“当初你离开之后,妈妈就病倒了,这些年来妈妈因为思念你郁郁寡欢,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前段时间突然在家昏迷,情况非常的不乐观。” “是因为我,我是我害了妈妈。”得知真相的秦卿被整个自责愧疚感淹没,她放声痛哭,心脏痛的无法呼吸,她用力的捶打着自己心口,突然一口气喘不上来,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小卿,小卿!”看到失去意识的秦卿,秦朗立刻抱起秦卿走进房间,把她放在床上进行急救,幸好秦卿只是因为情绪起伏过大,身子一时承受不住才昏厥的,秦朗帮秦卿盖好被子,让文婧留在房里好好照顾她。 秦朗走出房间,看到秦政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是那么的萧索悲伤,秦朗慢慢的走了过去,犹豫着该不该开口提秦卿的事情。 “等她醒来就把人送走。”秦朗还未想好该怎么说,秦政就已经开口了,声音里透着一丝的疲惫和苍老。 “爸,让小卿见见妈妈吧。这些年来妈妈一直思念着小卿,也许小卿的出现能让妈妈的病情好转一些呢。”秦朗开口说着,希望父亲能看在母亲的面上给秦卿一个机会。 “你母亲的情况你心里清楚,我们都不知道这次她这次回来是待几天就走还是留下不走,如果是前者,就算让两人见面又如何,到时她的离开只会让你母亲更加的伤心欲绝,你的母亲已经经不起任何的刺激了。”秦政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缓缓的开口说着。 秦政的一席话让秦朗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一想到秦卿悲痛欲绝的样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 “让小卿见见母亲吧,在母亲睡着的时候见上一眼,小卿从小就很善良,就算当初离开,我想这些年她也不好过。”秦朗看着秦政开口为秦卿求情说着,“而且这次她一个人回来,我想她和那个男人应该……” 虽然秦朗没有把话说完,可是秦政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这次秦政没有开口阻止,也没有拒绝,许久之后他才悠悠的说道:“我明天要回公司,不来这里了,你好好陪陪你母亲吧。” 说完秦政转身走进另一个房间,他的妻子就在那里睡着。秦朗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父亲刚才话里的意思,他是答应了,答应让秦卿去见自己的母亲了。 秦朗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秦卿还在休息,而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文婧处理好,秦朗朝文婧投去感激的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温柔的帮秦卿捋了捋两边的发丝,然后才静静的离开房间。 文婧看了一眼秦卿,跟着一起走出房间,关上门,平静的开口说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还有一个妹妹。” 没有任何的抱怨,没有任何的指责,文婧只是静静的在等待秦朗的一个解释,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非常了解这个优秀的男人,就算他沉默寡言了一些,可是文婧还是觉得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可是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文婧才觉得自己原来一直不曾走进过他的世界里。 “她是我们家的一个禁忌,没有人敢提起,甚至我们都在尝试着忘记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了。”秦朗悲伤的说着。 “伯母的病真的是因为她吗?”虽然刚才已经听到秦朗对秦卿那么说了,可是文婧还是再次询问确认。 “嗯!”秦朗轻轻的点点头,“爸爸已经同意让小卿去见妈妈了,所以明天你陪着她,趁着妈妈休息的时候去见一见吧。” “好!”文婧还想在说些什么,可是看到秦朗出神的目光,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为一个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