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姑嫂见面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六章 姑嫂见面

秦朗刚准备去病房看望自己的母亲,就看到文婧一脸伤心的看着他,秦朗有些懊恼,走了过去。 “我们还要结婚吗?”文婧平静的问着秦朗,刚才她看到秦朗对里面那个女人的在乎,虽然听不到两人说了什么,可是两人之间的神情和举动就能猜出两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秦朗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文婧,“为什么不结婚?她的出现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我们会如常举行婚礼的,至于她的事情,等我想清楚该怎么和你解释之后会全部告诉你的,现在我们去看妈妈吧。” 秦朗拉着文婧的手离开,离去之前再次朝着秦卿的那个方向看去一眼,这个小小的举动并没有错过文婧的眼睛,文婧心中一沉,看着秦朗拉着自己的手,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和秦朗结婚。 “爸,今天妈的情况如何?”秦朗走进病房,看着自己的父亲正在为自己母亲擦脸,而母亲似乎像是睡着了一般非常的安详。 秦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秦朗和文婧牵手进来,沉重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欣慰了,“你母亲恐怕熬不了多久了,我想让你们把婚期提前,希望能让她见到你成家之后再闭眼。” “可是爸,小卿她……”秦朗本来想要说找到秦卿了,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政严厉的打断了。 “别和我提她!”秦政吼了一声,原本就严厉的表情此时带着怒气,看起来就更吓人了,文婧和秦朗交往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秦政发这么大的脾气,她不由的有些好奇两父子之间说的那个她究竟是谁。 文婧不由的朝秦朗看去一眼,发现他一脸凝重,似乎有什么难言之余,文婧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秦朗的手中抽了出来,她发现这个男人有太多的事隐瞒自己,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 秦朗和文婧一直在医院待到很晚,本来秦朗想要让司机把文婧送回去,可是文婧想要留下来陪秦朗,秦朗无奈,只好亲自开车送她回家,之后又折返回来医院,自己父亲还在医院,虽然一直陪着母亲,可是秦卿也在医院,难保两人不会碰上面。 “小卿!”秦朗推开病房的门,这是一件VIP病房,和自己母亲的VIP病房分别在医院两端,而且不在一个楼层。 “大哥!”一直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的秦卿转过身看着他,比起白天时候的激动心情,此时秦卿的情绪已经冷静很多:“对不起,一回来就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听说这医院也是秦家的,没想到我离开之后变了很多。” 看着秦卿穿着单薄的病服,秦朗拿过一件薄毯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和她并肩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外面的夜景,不过只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这些年,你过的开心吗?”七年没见,秦朗想要知道的太多,可是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反而问的有些生疏。 “我……”秦卿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悲痛,可惜秦朗一直看着窗外,没有发现,秦卿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的笑着说道:“当然很开心,他对我很好。” 不知为何,听到秦卿这么说,秦朗的心中燃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他转过身看着秦卿,双手扣着她的肩膀激动的摇晃着,“你很开心?那你有没有想过爸爸妈妈开不开心,有没有想过我开不开心,难道我们这些亲人在你眼中不值一提吗?难道我们的存在还不如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吗?” 秦卿可以感觉到自己肩胛骨很痛,秦朗的气力非常的大,被摇晃了几次,秦卿感觉的自己的脑袋开始发晕,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可是她忍住了,她知道自己当初一走了之伤透了家人的心,所以无论秦朗怎么对她,骂她也好,打她也好,她都毫无怨言。 “对不起!”除了这声对不起,秦卿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默默的低下头,眼泪在眼眶打转,可是她却努力的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还有什么资格掉眼泪,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我不想再听到你说对不起了,你以为你这几声对不起就能弥补你这七年对爸爸妈妈造成的伤害吗?”秦朗有些失控的推开秦卿。 秦卿身子不稳倒退了几步,整个身子撞到衣柜上,后背一阵疼痛,就算不看也知道后背已经淤青了,可是秦卿忍住了痛,连哼一声都没有。 听到秦朗听到刚才的撞击的声音,看着秦卿苍白的脸,心中一阵心疼,想要上前关心,不过却忍住了,愤怒和心疼在内心交织着,最后秦朗愤怒的摔门离开了病房。 秦朗离开之后秦卿整个人无力的顺着衣柜慢慢的滑落下来,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地上,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落下,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秦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臂,可是就算如此,那种压抑的痛哭声还是让站在门口的秦朗听见了。 秦朗并没有离开,整个人靠在外的墙上,听着从里面的传来的悲伤的哭声,秦朗的眼眶也不由的红了。 从小到大,秦朗和父母一样把秦卿当成小公主一样宠爱着,七年前秦卿决然的和家里断绝关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开,这不仅让父母伤透了心,也伤透了秦朗的心,这几年秦朗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对秦卿的思念,自己的母亲更是郁郁寡欢病倒了,这让秦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卿,一方面心疼她,一方面又恨她的自私。 之后的两天秦卿一直待在病房里,每天除了固定时间的护士来帮她检查,有人来给她送餐时之外就没有人来过了,秦朗也没有再来看过她。秦卿想要离开,可是又不知道离开这里自己还能去哪儿。 第三天,秦卿真的在病房里待不下去了,她穿了一件自己的外套走出病房。因为她待的是VIP的楼层,所以病房外非常的安静,她顺着走廊慢慢的走着,好不容易在走廊上遇到了一个护士。 “不好意思,请问秦朗秦医生的办公室在哪儿?”秦卿礼貌的开口问着,就算秦朗还不肯原谅她,她也不想再这么继续等下去,她想要见自己的父母,所以她需要秦朗的帮忙。 “秦医生吗?”护士抬头打量了秦卿一眼,看到她身上的病服号,心中暗暗诧异,这间医院的病服上都绣有病房号,而秦卿病服号那可是医院接待VIP中的VIP才能住的病房,护士不由的对秦卿更加客气有礼貌,“秦医生这个时候应该不在办公室,他可能去看望他母亲了。” “秦医生的母亲也住在这里吗?”秦卿心中一紧,虽然之前计程车司机告诉她,母亲住院了,可是秦朗一直没有正面回答,现在听到护士这么说,秦卿心中的不安渐渐的扩大。 “是啊,秦医生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之前送进来之后就一直在这里观察。”护士有些奇怪的多看了一眼秦卿,看到她眼中流露的悲痛不由的多了几分好奇。 “你能告诉我秦医生的母亲住在哪儿吗?我想去探望一下。”秦卿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问着,看到护士脸上的为难,于是找了一个借口解释“我和秦医生很熟悉,不过刚刚从国外回来,不知道他母亲生病了,所以想要去看看。” “你和秦朗很熟吗?”文婧正好经过,听到秦卿这么说,不由的停下脚步多看了她两眼,朝护士使了一个眼色,护士立刻点点头离开了。 秦卿本来担心着自己的母亲,可是看到文婧打量的目光,凭着女人的直觉,秦卿感觉出来眼前这个女人对自己有深深的敌意,可是秦卿不懂自己刚刚回国,这里的人也很久没有联系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敌意。 “你认识我吗?”秦卿主动开口问着文婧。 “我不认识你,但是我认识秦朗,你和秦朗是什么关系?”文婧单刀直入的问着秦卿,“那天是我和秦朗一起在路边发现了你,救了你,我这么说不是希望你报答什么,而是希望你能离开这里,离开秦朗。” “你和秦朗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秦卿心中微微诧异,自己大哥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他还没有原谅自己。 “我是秦朗的未婚妻,不对,应该是他的妻子,我和他已经领证了,在法律上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只不过没有举行婚礼而已,不过我们很快就会举行婚礼了。”文婧理直气壮的说着,就算秦朗对眼前这个女人很好,不过就算再好再温柔,自己才是他的合法妻子,在法律上是受保护的,那些野花野草靠边站。 “妻子?”秦卿不由的多看了文婧两眼,如果她是自己大哥的妻子,那么就是自己的大嫂,原来自己大哥已经结婚了,那么如果自己这次没有回来,是不是会错过自己大哥的婚礼。 “没错,所以不管你和秦朗以前是什么关系,那都是过去式了,我不希望有别的女人来打扰我的婚姻幸福。”文婧言辞犀利的说着。 秦卿低头沉默着,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笑容,就算被误会,她也没打算告诉文婧自己真正的身份,当初离家时那么决然,不惜断绝和家人的关心,现在她还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秦家人? “你放心,我会离开的,我的出现不会你对你和秦朗的婚姻造成任何的影响。不过在离开之前我想见一见秦朗的母亲。”现在能让秦卿牵挂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了,这次回来是为了见一见他们,如果见到之后她会消失,永远的消失。 文婧半信半疑的看着秦卿,有些诧异她答应的如此爽快,不过也疑惑她为什么要去见秦朗的母亲,难道她认识秦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