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亲人相见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五章 亲人相见

“小姐,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司机有些为难的说着:“前面就属于秦氏私家医院的地界了,只有预约的车子才能开上去,其他车子和我们出租车都进不了里面。” “好,谢谢你。”秦卿拿出钱包准备付钱,才发现钱包里全是美元,看着司机皱起的眉头,她才想起来上机之前林海在她的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秦卿掏了一下外衣口袋,才发现是一叠人民币,目测一下至少有几千块。 秦卿付了钱,拿着行李从计程车上下来,四周很大很幽静,的确是一个疗养的好地方,可是秦卿记得七年前秦家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私家医院。心中不由的一阵苦笑,七年,离开了七年,自己脑海中七年前的记忆早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刚才那个离开的司机说走到医院还需要沿着这条马路走上十分钟,秦卿没有任何的犹豫,拖着行李箱朝着医院快步的走去,她急切的要见到自己的母亲。 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乘飞机没有休息好,还是因为知道母亲生病的事让秦卿心急如焚,头痛再次慢慢的侵袭而来,秦卿倔强的忍着头痛继续走着,可是越来越痛的感觉让她再也支撑不了身子,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头痛的像是要爆裂开来,她伸手想要去拿包里的药,可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她都做不了,全身蜷缩着,双手不停的敲着头,仿佛这样就能减去一点痛苦。 秦卿非常的害怕,害怕自己就这么死在这里没人知道,害怕自己还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一眼,还没有求得父母的原谅,她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的变得模糊,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 突然一辆白色跑车从秦卿的身边呼啸而过,秦卿凭着仅存的一丝清醒想要开口喊下那辆车求救,可是动了动嘴唇她就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 “阿朗,你快点停车,我刚才看到有人昏倒在路边了。”文婧开口喊着,秦朗的车子还没有停稳,文婧就已经开着朝门往后奔跑着,果然看到路边昏倒了一个女人。 没一会儿秦朗也跑了过来,看到文婧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于是走了过去,只见一个女人双手抱着头,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她的样子。 “朗,我们要不要报警?”在这么人烟罕见的地方,一个女人躺在地上,文婧有些担心那个女人是不是还有呼吸了。 “我先看看。”秦朗给了文婧一个安心的眼神,于是走近秦卿的身边,先是轻轻的碰了碰她,发现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用了一些力气,可是秦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身为医生,秦朗立刻觉得不对劲,于是推了一下,让秦卿原本蜷缩的身子躺平,秦朗拉下她的手,拨开遮住脸的头发,当秦朗看清眼前女人的模样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震惊住了。 “朗,你怎么了?”文婧绝对不对劲,于是走到秦朗的身边,看着秦朗震惊的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凭着女人的直觉,文婧知道这个女人和秦朗肯定有什么关系。 文婧的声音把秦朗从震惊中拉了回来,平日冷静从容的秦朗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担心而又不安的看着秦卿,他伸出手在秦卿的鼻下探了探气息,虽然气息很弱,可是还活着,秦卿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 秦朗开始简单的为秦卿检查了一下生命体征,发现生命体征还算稳定,想要不想的抱起秦卿。 “小静,你把行李拿上车。”秦朗看到旁边行李,开口交代着文婧,然后把秦卿抱上车,车子像是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一到医院,秦朗就抱着秦卿冲进了急诊室,脱下外套立刻为秦卿急救,完全把文婧这个未婚妻忽略了。 文婧一直坐在急诊室外等着,和秦朗认识这么久以来,她从未见过秦卿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就连他的母亲入院,他虽然很担心,却从未这么慌乱失措过,文婧非常羡慕急救室里面那个女人,甚至开始有些羡慕和不安了。 许久之后秦朗疲惫的从急症室走了出来,看到椅子上的文婧时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恢复从容的说道:“小静,等会我不能送你回去,我会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你的。” “那你呢?你今天不回去吗?”文婧有些急切的问着,目光不由的朝急症室里望去一眼,“是因为那个女人吗?她是谁?” “这个我以后再和你解释。”秦朗的样子不想多说,“等会妈妈那边我就不过去了,如果爸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我现在很忙,帮我应付过去。” “那个女人对你很重要吗?”文婧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朗,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生病的母亲都不去看望,还向自己尊敬的父亲撒谎,究竟他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很重要,非常重要,我必须等她醒来。”秦朗没有一丝犹豫的承认了,“总之这件事我以后会慢慢向你解释的。” 文婧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突然有个护士跑出来说秦卿醒了,秦朗连让文婧开口的机会都没有,转身就跑了进去,没有看到文婧眼中流露出的难过。 秦卿慢慢的睁开眼,印入眼前的是一片白。难道自己死了上天堂了吗?秦卿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老天还是没有给她机会求得家人的原谅。 “小卿,小卿,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秦卿慢慢的转过头,看到秦朗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大,大哥!”看到自己的亲人,秦卿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她不是在做梦吧,她没有死掉吗?她真的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了吗?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很快就沾湿了枕头。 “别哭了,你刚刚醒来,不能太激动。”秦朗温柔的抹去秦卿脸上的眼泪心疼的说着,“这些年你在哪儿?我一直在寻找你,却没有你的消息。” “我在美国,这七年我一直在美国,我真的很想你们,可是我真的没脸回来见你们。”秦卿哽咽的说着,“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到你们了呢。”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回来?”秦朗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愤怒,想到这些年全家人的思念,自己的母亲生病在床,秦朗对秦卿有着怨恨。 “对不起,对不起!”秦卿不停的道歉着,“我太想念你们了,我只想回来见见你们,大哥,对不起,我不奢望你们的原谅,我只想要见见你们。” 看着秦卿哭的伤心的模样,秦朗也有些不忍心,从旁边抽了几张纸温柔的帮她擦了擦眼泪,“你先好好休息吧,等你情绪平静一些再说吧。” “大哥!”秦卿突然拉住秦朗,“我听说妈妈生病了是吗?是不是很严重,我听说妈妈住在这里,我能不能见见妈妈?” “改天吧。”秦朗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秦卿,“爸爸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陪着妈妈,等爸爸离开之后我再安排你去见妈妈好吗?” “爸爸还是不肯原谅我是吗?”秦卿的脸上露出落寞失望的表情,“爸爸一定恨死我了,很不想见到我,我……” “好了,别说了!”秦朗打断秦卿的自责,看着她面色苍白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会昏倒在路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秦朗这么问,秦卿的脸上闪过心虚,移开视线低下头,躲开秦朗打量的目光,不想给他看出端倪。 “没事,只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后来听说妈妈生病住院,情绪有些激动,赶来这里的时候头有些晕晕的,可能是这样才昏倒在路边的。难道是你救了我?”秦卿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天给她和家人见面的机会。 “嗯,我开车经过,看到有人昏倒在路边,走进之后才发现是你。”秦朗轻描淡写的说着,“这里是我们秦家的医院,你就安心在这里休息,我已经吩咐外面的护士了,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和他们说。” “大哥,你要离开吗?”秦卿看着秦朗有些疏离的态度,心中非常的难过,她还想多问一些自己离开这七年家里的发生的点点滴滴,想要知道自己父母这些年的事情。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秦朗看着秦卿不舍的目光,其实他也有很多话要和秦卿说,不过现在他要去看自己的母亲,母亲的情况越来越恶劣了,他又不敢告诉秦卿,免得让她担心激动。 “大哥……”秦卿拉着秦朗的手,就像是小时候那样一脸不舍的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喊着他:“大哥!” 秦朗真的无法开口拒绝秦卿,可是他还是有些担心的自己的母亲,左思右想之下他拿出一张名片放在秦卿的枕头边上,“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打上面的电话给我,我忙完事情就会过来看你,你好好的休息。” 秦卿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甚至在唐煜印象中秦卿是一个非常能干独立的女人,可是此时她很想变回小时候那个躲在秦朗保护之下的小女孩,可以肆无忌惮的向他撒娇任性耍脾气。 “好!”虽然很想,可是秦卿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像以前那样任性了,她落寞的低着头牵强的答应着,“你去忙吧,我没事的。” 秦朗看着这样的秦卿,请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转身走出了她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