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想回家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二十四章 我想回家

夜已经深,风已起,林海担心秦卿的身体,再三劝着她回房休息,至少也要回到屋里不能受凉。 “林海,我想回家了。”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秦卿突然转头看向林海,看到他惊讶的表情再次说道:“我想回家了。” 林海低垂着眼眸藏住了眼中的失望,难道她真的爱那个男人,爱到放弃自己的尊严了吗? “走吧,我送你回去。”虽然心很痛,林海都不会在秦卿的面前表现出来,他会做好一个朋友的本分,做好一个骑士的本分的,“这么晚不回去,我想他应该也会很担心吧。” 秦卿看着林海,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开口解释着:“林海,我说我想回家,回我真正的家,回我七年来都没有回去的家。” “小卿!”听到秦卿这么说,林海不知为何心情变得如此的激动,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卿,再三确认着:“你真的决定了吗?决定回N市去见你的父母了吗?” 秦卿没有一丝犹豫的点点头,如果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那么她要在死前求得父母家人的原谅,她要再去见一见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可以送我去机场吗?”秦卿平静的问着林海,“反正护照什么的都在包里,随时都可以离开,我是真的很想回去了。” “走吧!”林海起身朝秦卿伸出手,“我现在就送你去机场,不,我现在就陪着你一起回去。” 秦卿把手放进林海的大掌之中,也站了起身,“你送我去机场就可以,不用陪我回去,对了,你顺便帮我和医院辞职吧,我想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回来了恐怕也无法再当医生了。” 林海本来想要陪秦卿一起回国,可是听到她这么说心中一沉,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卿,如果你父母原谅了你,你就没有想过留在他们的身边吗?” 林海的问题让秦卿一怔,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啊,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了,难道要死在异国他乡吗?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七年,就算要完全的离开,也不可能就这么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秦卿有些茫然的说着,“以后的事情我还没有想到那么长远,现在我只想回家。” 林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唐煜第一时间收到简单和林海的信息之后就离开开车去找简单,果然秦卿没有和简单在一起,唐煜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耽误,他又开车去了林海的公寓,在门口按了许久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 “你是找林先生吗?他和她女朋友出去了,好像是去旅游了。”林海对门的邻居听到外面有动静于是开门走了出来。 “女朋友?旅游?”唐煜的心一沉,表情凌厉的看着那个邻居,“那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我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拖着行李离开,好像要说去机场。”邻居看着唐煜有些吓人的表情,有些胆战心惊的说着。“两人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家,这时候恐怕已经在机场了。” 听到这个消息,唐煜连一秒钟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立刻冲进了电梯里,一边开着车子赶去机场,一边打电话让人在机场拦住秦卿。 当唐煜赶到机场的时候,偌大的机场人来人往,可是在这么多人之中却没有秦卿的身影,唐煜突然觉得很茫然,她走了,和别的男人走了? “秦卿已经离开了。”林海的声音突然在唐煜的身后响起,刚才送走秦卿登机之后,他便看到唐煜焦急的在机场来回的寻找着,林海的心中有说不出的复杂,一个秦卿深爱过的男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犹豫了很久才现身。 “秦卿去哪儿了?”唐煜有些失控的揪住林海的衣领激动的质问着他,“你把她藏到哪儿去了。” 林海虽然斯斯文文的,可是还是有些力气,双手扣住唐煜的手腕,稍稍使力就推开了唐煜,眼中透着一丝的冷意,“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小卿的事情?” “我是她的男人。”唐煜脱口而出的说着。 “一个会打女人的渣男吗?”林海的语气里透着不屑和嘲讽,“我说过,既然你不能好好的珍惜她,那么就让别人去照顾她。” “你吗?”唐煜的脸上露出阴狠的冷笑,“卿根本不喜欢你,你就这么不要脸的对她死缠烂打吗?” “我知道小卿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从不奢望她会爱上我,我只想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照顾她而已。”林海并未因为唐煜不善的态度而动怒,反而平静的说着,“从小我就在心中发过誓,保护她一辈子,就算我们各自结婚生子,这个信念都不会改变的。” 一想到秦卿的身边有这么一个男人的存在,唐煜感到了深深的威胁,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问道:“卿去哪儿了?” “回家了!”林海看着唐煜愕然的表情开口说道:“七年了,小卿在这里七年,她得到的却只是痛苦,她应该回到她应该待的地方。” 林海故意这么说着,他没有告诉唐煜秦卿只是暂时回去,之后应该还会回来的,他就是要让唐煜着急,如果唐煜还在乎秦卿的话。 林海离开了,留下唐煜一个人茫然若失的站在机场大厅,身边有无数人的经过,有的是刚刚来这个城市,有的是即将要离开这个城市,可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在乎的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林海担心秦卿会在途中发病,早就为她准备好了药,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秦卿的心一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还记得自己,还能原谅自己,她甚至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 当机舱内播报着飞机很快要着陆N市的时候,秦卿的身子绷的紧紧的,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太厉害了,双手不仅颤抖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我通知机长?”空姐从旁边经过,看到秦卿面色不对,担心的问着。 “不用,我没事,谢谢!”秦卿勉强的笑了笑,婉拒了空姐的好意,她不停的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可不想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就已经先去了医院。 走出机场,外面的阳光明媚,秦卿闭上眼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呼吸着空气中淡淡的芳草香气,七年了,整整起来了,她又回来了。 “小姐,去哪儿?”突然一辆计程车停在秦卿的面前,司机操着N市的方言问着,“要不要去司机?” 秦卿会心一笑,有多久没有听到这样亲切的语调,秦卿坐上车,开口报着地址“师傅,麻烦你送我去秦公馆。” “秦公馆?”本来还笑着揽客的司机一脸惊讶的看着秦卿,随后一脸可惜的说着,“你是秦公馆的亲戚吧,这次是来奔丧的吗?” “奔丧?”秦卿的心重重的一沉,眼前黑了一下,感觉头有些晕晕的,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有些激动的问着司机,“秦公馆有谁去世了吗?” “没人去世,不过听说秦夫人也熬不过这个月了,恐怕就在这两天了。”司机疑惑的看了一眼秦卿。 秦夫人?秦卿很肯定自己的奶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之前也没有听林海说自己的大哥结婚了,所以秦公馆里的秦夫人是…… 秦卿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得不顺了,背脊一阵阵发凉,脑子里嗡嗡作响,下意识的不想承认这个秦夫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司机师傅,你是不是弄错了,秦夫人的身体一向很好的,怎么会,会快不行了呢?”秦卿不敢置信的问着司机,心中认定肯定是司机弄错人了。 “小姐,你不是本地人吧。”司机看了一眼秦卿,于是聊了起来,“这个秦夫人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过的挺幸福的,后来她这个女儿在很多年前和男人私奔跑掉了,之后秦夫人就郁郁寡欢,一蹶不振,身子就越来越差,前几天夜里突然进了医院,现在她老公儿子应该都在医院。” 妈妈是因为我才进医院的!这个念头在秦卿的脑海中徘徊不去,眼泪控制不住的啪嗒啪嗒从眼中落了下来,吓坏了司机。 “哎呦,你这个姑娘是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哭了,你别哭啊,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司机慌了,要是被人误会是他把人欺负哭了,他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 “对不起,司机师傅,麻烦你送我去秦夫人住的医院。”秦卿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哽咽的对司机说着,可是眼泪越流越多,怎么也擦不掉。 “可是……”司机很想说秦夫人住的是秦氏的私家医院,去那儿看病的人非富即贵,可是看到秦卿哭的不能自己,司机把话给咽了回去,不再说话,沉默的开着车子,而且车子的速度越开越快,想要早点把这个奇怪的客人送走。 妈妈,等着我,我还没用求得你的原谅,求求你,不要丢下我!秦卿流着泪,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快速消失的街景,心中不停的哀求着,如果自己的母亲真的去世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