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噩梦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十九章 噩梦

“卿,你是在逼我吗?”一回到套房,唐煜目光凌厉的瞪着秦卿,“带着琳达一起来我也是和你说过,你也同意的,现在你在闹什么脾气,还有那个林海,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没有闹脾气,林海和简单都是我的朋友,这次旅行也是我喊他们来的,我当然不能怠慢我的朋友,至于琳达,她的存在从头到尾都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所以你不必多想。”秦卿没有力气和唐煜吵架,她已经累了,也吵够了,就算自己歇斯底里的吵架,也不会改变什么的。 唐煜打量秦卿的目光多了几分冷意,他似乎在度量秦卿的话里有几分的真实。而秦卿也一脸平静的迎视着唐煜打量的目光,两人之前流淌着一丝令人压抑的气流。 “我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许久之后唐煜收回目光,淡淡的开口说着,语气里有一丝的警告。 “唐煜,你没有权利限制我交朋友。”秦卿始终没有表情的说着,可是语气里却多了一些坚持,“这七年来,除了我,除了琳达,你在外面有过多少女人我不是不知道,多到我已经懒的去问了,以后你还会有很多逢场作戏的女人,那是你的事,而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 “所以你的意思是接下来的旅程你还要和那个林海在一起。”唐煜已经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怒火在沸腾着了,如果不是他的自控能力一向很好忍住了,恐怕现在两人已经无法说下去了。 “我只是想要和你,和我的朋友多一些可以回忆的事情而已。”唐煜,你知道吗,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秦卿默默的在心中说着,鼻头有些发酸,她撇过头吸了吸鼻子忍住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唐煜上前一步紧紧把秦卿搂入怀中,霸道的说着:“我要你所有的回忆都只能有我。不管好的还是坏的。” 秦卿在内心挣扎了很久,一直垂下的双手终于环上了唐煜的腰,“煜,你已经履行了带我旅行的承诺,那么下一个结婚的承诺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 听到秦卿再次提到结婚的事,唐煜微微推开了她一下,低头看着她眼中的期待,唐煜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犹豫,“我会和你结婚的。” “什么时候?”秦卿没有让唐煜敷衍过去,有些穷追不舍的追问着,“这次你又要打算让我等多久?”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说服奶奶的。”秦卿的咄咄逼人让唐煜变得有些烦躁,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也没有信心可以说服自己的奶奶答应他和秦卿结婚。 秦卿嘲讽的笑了笑,她太清楚唐煜这么说的原因了,深吸一口气,她已经懒的再说什么了,于是转身走进房间。 秦卿从行李里拿出换洗衣服打算走进浴室泡个澡,想要让自己舒服一些,却被突然闯进来的唐煜吓了一跳。 “再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一定会娶你的。”唐煜坚定的开口对秦卿的说着,他以为秦卿会理解自己,会答应自己,可是秦卿却摇着头拒绝了。 “三个月,最迟三个月。”秦卿不容商量的开口说着,“我累了,不想再说这件事了,你愿意,我们就结婚,不愿意,我们……” “我不会分手的。”唐煜激动的说着,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突然手握成拳狠狠朝墙上捶了几圈,等到情绪冷静下来才看着秦卿,“我不会分手。” “随便你吧。”秦卿感觉到头痛又开始慢慢的袭来,担心会在唐煜面前发作,于是快步的走进了浴室锁上了门。 一阵钻心的痛让秦卿双手抱住头,顺着门板慢慢的滑落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刚才忘记带药进来了,现在只能忍受着。幸好这次的疼痛时间并不是很长,大约五分钟之后疼痛在慢慢褪去,可是刚才那一阵疼痛耗尽了秦卿全身力气,现在她连从地上起身走到浴缸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倒在地上,额头上,身上全部被冷汗浸湿了。 最近秦卿时常感觉到自己离死亡这么接近,也许分分钟自己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她还没有和唐煜结婚,她还没有回去见自己的父母,向他们道歉,求得他们的原谅,她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死掉。 唐煜一直在浴室外等着,等了快一个小时也不见秦卿出来,这让他有些担心,刚准备敲门就看到浴室的门开了,秦卿身子有些摇晃的走了出来,也不管头发还没有干就掀开被子上床躺下。 唐煜紧抿着嘴不说话,看着秦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闹着脾气的孩子一样,他喜欢的秦卿是那个懂事的,善解人意的秦卿,而不是现在这个总事不断让自己为难的女人。 唐煜生气的走出卧室,离开的时候重重的把门关上,那声巨响可以显露出他内心是多么的气氛。 秦卿才不管唐煜心情如何,她现在好累好困好想睡觉,可是睡的又不是很沉,总是在迷迷糊糊之间见到一些人在喊她,可是她努力的睁大双眼想要看清喊她的人却怎么也看不清。 原本眼前明亮的光线突然消失,她睁着眼睛置身于黑暗之中,她不听的喊着唐煜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她。她害怕极了,突然她听到了自己父亲愤怒的咆哮声,还有母亲哭泣的声音。 “爸爸,妈妈,大哥,对不起,对不起。”做着噩梦的秦卿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不听的喊着自己的亲人,不听的道歉着,双手在空中挥动着,努力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本来在房间外工作的唐煜听房间里的动静,于是立刻停止工作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秦卿满脸的眼泪,枕头不知道是因为头发的关系还是因为眼泪已经湿了一大片。 “对不起,爸爸,妈妈,对不起。”秦卿感觉自己的心脏都痛的无法呼吸了,“我好想你们,我好想回家。” 看着秦卿痛苦的样子,唐煜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他只知道当初秦卿为了他和家人断绝来往,可是却从不知道秦卿的内心这么痛苦,原来她一直思念着她的亲人,这些年她只身在美国是不是很寂寞很无助,又有多少个自己不在她身边的夜晚,她也是这样做着噩梦放声痛哭,思念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