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危险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危险

第二天早上离开家之前唐煜再三叮嘱着秦卿,让她没事就不要出门,有什么需要的要么网购,要么让冷言安排人去买。秦卿取笑着唐煜现在变成一个啰嗦的韶老头了,笑着把他推出了家。 看着身后的门关上,唐煜原本调皮的模样一瞬间变得严肃,冷言已经站在车子旁边等着了,他朝着冷言走了过去。 “还没有任何消息?”唐煜不悦的问道,见到冷言不说话,他目光一沉,一整夜的时间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到,这让唐煜有些失望冷言的办事能力。 唐煜失望的目光犹如利箭一样让冷言自惭形秽,冷言低下头有些不敢直视着唐煜的目光。 “今天卿要在家里招待朋友,你暗中保护好她,如果她有事,你也不用来见我了。”唐煜警告着冷言,有些生气的坐上车离开。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保镖敏锐的发现有些不对劲,表情凝重的看着唐煜说道:“唐先生,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 唐煜很淡定的转头朝车后看了一眼,果然有一辆黑色的车子跟在后面,整个车身都是黑色的,就连车窗玻璃都用了黑色隔离纸当着,让人看不清那辆车里面的情况。 “不用管,正常去公司,车速稍微加快一点,甩掉后面的车子。”此时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子比较多,想要飙车有些困难,而且唐煜不想把事情弄大,如果到时上了新闻暂且不说对集团的声誉有影响,秦卿知道也会担心的。 “是。”司机应了一声,和保镖互看了一眼,两人不由绷紧神经紧张起来。司机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脚下的油门不由的加重了一些,车子的速度瞬间的快了起来。 看到前方的指示灯已经变成黄色,司机加了一点速度冲了过去,在冲过去之后指示灯已经变成了红色,而后面响起嘈杂的喇叭声,唐煜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看到那辆黑车被困在车阵中,他冷冷扫了一眼,然后转回头继续闭目养神。 因为要请林海和简单做客,秦卿的心情非常的开心,送走唐煜上班之后,她就开始打扫家里卫生,虽然家里很感激,唐煜为了不想让她辛苦而请了钟点工,所以她也只是把桌子擦了一下,把地拖了一下,把家里简单的整理了一下。 打扫完之后,秦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回房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在家等着林海他们的到来,可是等了又等却失踪不见他们,秦卿心中有些着急了,她开门走了出去,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把她吓了一跳。虽然之前唐煜也安排人保护她,可是都是在暗中,还没用这么直接的安排两个人出现在她的眼前。 “秦小姐,你要去哪儿?”一直待在车里的冷言看着秦卿走出来,立刻从车上下来走了过去。 “我哪儿也不去,家里太闷,我出来透透气。”秦卿看着冷言紧张的样子心中有些疑惑,她朝身后那两个保镖看了看,有些好奇的问着冷言:“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负责保护秦小姐的。”冷言开口解释着,“主人担心有人想要伤害的秦小姐,所以让我们保护你。” “我不需要,而且我和别人无冤无仇的,别人为什么要伤害我。”秦卿有些不高兴的拒绝,她并不觉得有保镖保护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累赘,她不喜欢自己的行动受限,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监视一样。 “对不起。”冷言这一声道歉已经表明了态度,见到秦卿想要打电话给唐煜,冷言再次开口解释着,“在商场上不全是朋友,也有对手,也有敌人,就算您没有和别人结怨,难保别人不会因为主人的关系而伤害你,尤其是主人宣布你是他的未婚妻之后,肯定会有人想要利用你对付主人,所以请您为了主人,还是接受我们的保护。” 听到冷言这么说,秦卿放下手机,表情凝重的看着冷言。她倒是没用想太多,她一直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N市,可是她却忘记了一件事,她找的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她的父兄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她注定和普通人不一样,也无法过普通人的生活。 “难道我以后出门都要带着一群人出去吗?我想本来不知道我身份的人看到这样的阵势也知道我的身份了。”秦卿自嘲的说道,“难道不能像之前那样派人暗中保护我吗?不用这么的招摇。” 冷言思考了一下才斟酌的开口说道:“知道了,我们会根据现场环境安排的,请秦小姐也体谅一下我们的职责。” 冷言都这么说了,秦卿也不好再多要求什么,本来想要出来透透气的,没想到心情却变得更加糟糕,她转身回到家里,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我在沙发里。 秦卿不是不明白冷言的意思,也不是不理解唐煜的良苦用心,只不过她不习惯那么高调的生活着,难道和唐煜在一起主动不能当一个普通人。 就在秦卿失落的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林海打来的,她迅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笑着接起了电话。 “阿海,你们在哪儿了?怎么还没有来的?”秦卿开心的问着。 “小卿,对不起,我们不去了。”林海抱歉的说着。 “为什么?怎么了?你们现在在哪儿?怎么会有救护车的声音?”秦卿整个人一下子坐直身子紧张的问道:“是不是简又出了什么事?” 林海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简昨晚吃了很多安眠药,我现在在医院陪她,她可能要在医院住一天。” “我马上去医院找你们。”挂断电话之后秦卿立刻匆匆忙忙的跑出家,慌张的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一样,让冷言和保镖都紧张了一下。 “秦小姐,你要去哪儿?”冷言想要阻止秦卿出门。 “冷言,马上送我去医院。”秦卿没有看到冷言为难的样子,直接坐上车,看到冷言还在外面,忍不住开口喊道:“你还愣着干嘛,快点上车送我去医院。” 冷言无奈,朝那两个保镖使了一个眼色后才上车,开着车子带着秦卿赶去医院。车子刚停下,秦卿就急急忙忙跑进医院,冷言见状也迅速的冲下车子跟了过去。 “阿海。”看到林海低垂着头靠在走廊的墙上,原本小跑步的秦卿突然放慢脚步,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林海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不要来的吗?”林海疲惫的看着秦卿,眼中布满了红血丝,“你应该昨晚就给我打电话的。” “昨晚发现的早,送来医院洗了胃之后就没什么事了。”林海勉强撑起一丝微笑说道,可是想到昨晚的场景,林海还是有些后怕,如果昨晚他离开前没有去房间看看简单睡着了没有,如果他昨晚离开的早一点或许就无法发现简单出事了。 “她现在在里面检查吗?”秦卿推开门朝病房里看了一眼,看到病床上的人安静的待在床上,不知道有没有睡着,她轻轻关上门担心的看着林海,“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带简离开这里,唐煜在马尔代夫有个私人岛屿,我们准备去那儿度假,本来今天大家吃饭的时候我想喊你们一起去的。我觉得带她离开这里去国外散散心的也许会好一些。” “这个等她醒来之后看她的情况再说吧。”林海把头靠在墙上,心情沉重的闭上眼。 秦卿一直陪在林海的身边,而冷言和保镖站在秦卿不远处的角落,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四周,防止有人对秦卿不利。 秦卿本来打算等到简单醒来和她聊几句的,可是简单谁都不肯见,秦卿无奈,只好让林海在医院陪着简单,她先离开。 在走到医院一楼大厅的时候却遇到了温雅,温雅手里拿着一袋药,似乎是来看病的。不过温雅却没有看到她,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小雅,小雅。”秦卿追了出去,拉住了温雅,“你在想什么呢?喊了好几声都不回应。” “小卿?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温雅惊讶的看着温雅,可是更令她惊讶的是秦卿身后不远处的两个保镖,她疑惑的看了那两个保镖一眼,然后才看向秦卿,“你不舒服吗?” “没有,我朋友不舒服住院了,我过来看看。”秦卿开口解释着,她没有错过温雅看到那两个保镖之后眼中闪过的诧异目光。“你呢?来医院看病吗?” “我有点咳嗽,所以来医院看看,医生给我开了一点药。”温雅拎高那个袋子笑着说道。 “你现在要回去吗?我送你。”秦卿脱口而出说道,说完之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是我开车,有司机接送。” “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温雅微微一笑,和秦卿一起朝着停车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