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宣示主权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十七章 宣示主权

秦卿不着痕迹的推开自己肩膀上那只大掌,移动了一步稍稍离开唐煜的身边,笑着对林海说道:“麻烦你去外面帮我看看简单有没有来,她那个小迷糊蛋容易迷路。” “原来你交的朋友和你一样,都这么爱迷糊。”林海温柔的一笑,“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找她。” 秦卿笑着点点头,目送着林海走出机场大厅。 “人都已经走了你还舍不得?”没有情敌在场,唐煜也不用再掩饰自己的不悦,嘲讽的说着,“卿,如果你是为了让我生气而安排了这么一出戏,那你成功了,我很生气。” 秦卿嗤笑了一声,有些无语的看着唐煜:“唐煜,你太小瞧我秦卿了,我还不屑耍这些手段,林海对我来说就是像家人一样的存在,如果你尊重我,也请你尊重他。” “家人一样的存在?”这句话更加的刺激了唐煜,“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比我重要吗?” “唐煜,我用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回答你,如果你非要拿自己和林海比,只会是自找没趣。”秦卿冷漠的嘲讽着,背着自己的包转身走出来机场大厅,去找林海和简单了。 唐煜有些愕然的站在那儿,无法接受在秦卿的心目中有别的男人比自己还要重要,他的脸色更加的阴沉,让一直待在旁边的琳达也有些害怕。 “唐煜,奶奶一直瞧不起那个女人,她现在完全无视你的存在而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女人。”琳达想要趁此机会挑拨唐煜和秦卿的关系。 唐煜目光凌厉的朝琳达一眼,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就算这样,我要的女人也只有她一个,而不是你,或者其他女人。” 唐煜丢下琳达一个人离开,从小到大还没有受到过如此羞辱的琳达气的脸色大变,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生在政治家庭的她早早的就学会了如何控制情绪。 “卿,那是你男朋友吗?好酷哦!”上了飞机之后,简单看到坐在秦卿身边的唐煜,有些激动的说着,“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我还以为你单身呢。” 虽然一上飞机唐煜就开着笔记本在工作,可是刚才简单的话并没有漏听掉,是不是秦卿身边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单身,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男朋友? 唐煜仔细的想了一下,也对,这七年来,秦卿陪自己参加过不少的朋友之间的聚会,可是自己从来没有陪她参加过她朋友的聚会,究竟是她体贴自己不让自己参加,还是她故意不让自己参加? 唐煜抬头看了一眼秦卿,发现她笑着在和林海还有简单说话,她脸上的笑容是唐煜很久没有见到过的了,唐煜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见到这样的笑容了,熟悉又有些陌生,非常的怀念。难道的她和自己在一起真的不快乐吗? “怎么了?不舒服吗?头开始痛了吗?”林海一直留意着秦卿,发现她眉头微皱了一下,脸色也失去了血色,担心的问着她,“要不要我帮你叫一杯温水?” “卿,你不舒服吗?”听到林海的话,唐煜的注意力被被转移了过来,看到秦卿的起色果然不是很好,担心的问着,“是晕机吗?帮你倒杯牛奶吧。” 唐煜喊来空姐准备一杯牛奶,想要让秦卿喝下去定定神。 “不用牛奶,倒一杯温水来。”林海开口交代着空姐,看到空姐尴尬为难的表情,林海才向唐煜解释着,“小卿从小就不喜欢的喝牛奶,她的肠胃非常的敏感,喝牛奶容易腹痛。而且她也不喜欢牛奶的奶腥味。” 听到林海这么说,唐煜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自己的女人不能喝牛奶居然是要从另一个男人的口中知道的,自己这个男朋友反而一无所知。 “去倒一杯温水来。”唐煜虽然不想承认秦卿不能喝牛奶这个事实,可是看着她难受的样子,还是让空姐倒来了一杯温水。 “我就知道你坐飞机会不舒服,所以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药。”林海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瓶药,拿出两粒放在秦卿的手心中,“快点吃下去,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 “等一下,你怎么能随便让卿吃药?”唐煜开口阻止,转头问着秦卿,“难受的厉害吗?要不要我让空姐问问机舱内有没有医生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就是医生。”林海冷静的说着,“我和小卿从生下来就一直在一起,一起长大,虽然中间有过七年的分开时间,可是我不会害她的。” “煜,没事的,林海知道我的情况。”秦卿忍着头痛开口阻止两人继续争执,知道林海给她的药根本不是什么晕机药,而是头痛药,于是立刻喝着水把药吞了下去。 “闭上眼休息一会儿。”林海把从空姐那儿要来的毛毯盖在秦卿的身上,又从包里拿出眼罩和耳塞:“你睡觉比较敏感,我担心你在飞机上睡的不沉,所以帮你准备了这些。” “你都还记得啊,谢谢,林海,这让我想起了过去。”宋小雨有些感慨的说着,心中觉得很温暖,以前她,林海还有自己的大哥一起出去的时候,这些小的细节不是林海准备就是自己大哥准备,反而自己这个当事人却总是忘记,一直享受着他们的爱护。 “我就知道你会忘记,就算你离开七年,我始终也没有忘记这个习惯。”林海淡淡的笑着说道,“好了,快点睡觉吧,你这么大人了,不需要我再给你唱睡眠曲了吧。” “你什么都好,就是唱歌太难听了,我才不要听。”秦卿吐槽了笑了笑,然后听话的闭上眼,有林海在身边,她感觉非常的安心,就像七年前那样安心,家人一直保护着她,无论发生什么事,家人都会陪伴着她。 唐煜什么话都没有说,一直阴沉着一张脸看着秦卿和林海之间的互动,两人之间的关系亲密到连唐煜都插不进去,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舒服,感觉像是她不再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了。 “谢谢你照顾我的未婚妻,不过有些事还是不麻烦你了,我会亲自照顾他的。”唐煜终于不再保持沉默,秦卿是他的,不管秦卿和眼前这个男人认识多久,关系多好,这七年的时间秦卿一直属于自己的,他不会让任何人把秦卿自己身边夺走。 林海看了唐煜一眼,点点头,起身坐到了简单的身边。他不是因为唐煜而退让了,而是因为秦卿。他看得出秦卿爱的就是这个男人,当初为了这个男人放弃一切,所以林海不想让秦卿为难。 “卿很不舒服吗?”简单担心的小声问着林海,虽然她也是医生,可是刚才看到林海那么体贴入微的照顾秦卿的时候,简单看的出林海喜欢的人是秦卿,心里有些难过,可是她一点都不讨厌秦卿,反而也很担心秦卿。 “嗯,可能不习惯美国的生活习惯,所以身体变差了。”林海意有所指的说着,这些话他是故意说给对面的唐煜听的,心中有些责怪唐煜,既然当初他把秦卿带走,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秦卿,现在就连秦卿生病了都不知道,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配秦卿付出一切去爱。 简单没有听出林海的话中有话,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会呢?我印象中的卿一直很健康啊,好像就是最近才开始有些病怏怏的了。卿真的没事吗?” “我不会让她有事的。”林海坚定的说着,他会尽快说服秦卿和自己的回N市,只要回到N市,有她父兄在,她就一定会有办法的。 唐煜在键盘上打字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继续工作着,他不是听不出林海话中的意思,只不过不管别的男人怎么说,想要夺走他唐煜的东西,那也要看他唐煜答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