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得到允许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六十二章 得到允许

还未入口,唐煜就能感觉到白酒浓烈的酒精味道,他放在嘴边浅浅的品尝了一口,辛辣的感觉蔓延整个舌头,他用余光看着秦政喝了一口,他也只好喝了一小口才放下酒杯。 酒精穿过口腔,滑过喉咙来到胃里,唐煜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胃有一种灼热的感觉,他立刻端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温水,想要冲淡一下口腔里的辣味。而他的一切都被秦政看在眼中。 “吃菜吧。”秦政拿起筷子夹菜吃,见到秦政动筷子了,唐煜才跟着一起动筷子,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两人的之间透着无言的尴尬。 “你说你喜欢我女儿,可是你对的她了解多少?”席间,秦政也喝了好几杯酒,酒气有些伤透,脸色也变红,可是目光还是依旧那么犀利,“你和小卿在一起七年,分开五年,七年的时间你都不一定能了解她,更何况还分开五年,你真的有把握你们在一起会幸福吗?”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她幸福。而我觉得有她陪在身边就已经非常的幸福了。”唐煜平静而又坚定的说着,虽然他也喝了不少酒,不过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说的幸福太空洞了,什么叫做幸福?结婚不同于恋爱,结婚是很现实的,柴米油盐暂且不说,两边的父母家人要考虑,还有孩子,你是你们唐家唯一的男孙,你肩上有你的责任,如果我说我不想让我的女儿生孩子你同意吗?” 秦政试探的问着唐煜,秦卿的情况,作为父亲,作为主刀医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是作为男人,他也明白,任何一个男人都想和自己所爱的女人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如果唐煜知道自己的女儿无法怀孕生子,那么他是否能接受? 唐煜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政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对于孩子,对他而言是可有可无的,不过正如秦政所说,孩子的存在是他的责任。 看到唐煜脸上的犹豫神色,秦政心中不免一阵担心,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关于秦卿生病的事情,可是转念一下,还是忍住了,这种事还是当事人亲自说的比较好。 “对不起,关于孩子这个问题我现在无法回答您。”唐煜诚实的开口,“不过我的确有想过和卿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尤其是在看到世宇那么可爱之后我就更像有一个孩子了。每次看到卿对世宇那么关怀备至,就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我想等以后她当了母亲之后,她对自己的孩子更加的疼爱。” 唐煜认真的话让秦政心中更加的苦涩,也更加的心疼秦卿,心中所有的悲伤全部化为一声叹息,他端起酒杯一口喝掉杯中的白酒,让唐煜有些傻眼。 “伯父,您慢点喝,吃点菜。”唐煜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秦政的碟中,心中再次有些忐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话而让秦政生气了,于是再次谨慎的开口说道:“伯父,虽然我无法回答您刚才的问题,不过比起孩子,卿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无法改变,她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 秦政微微颔首,有些感慨的说道:“就算是孩子,也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他们长大之后会离开你,有属于他们的世界,而能陪你一起到老到死的人只有你的伴侣。” “伯父,我明白你的意思。”唐煜附和的点点头,端起酒杯对秦政说道:“这杯酒我敬你。” 话音刚落,唐煜一口气喝掉杯中的白酒。虽然一开始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白酒口感,可是喝多了之后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口感,不过可能是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他感觉头越来越晕,却努力强撑着。 秦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唐煜,什么话都没有说,再次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沉重。虽然他那么说,可是因为有了孩子,他才觉得人生是圆满的,就像他有秦朗和秦卿两个孩子,儿子优秀,女儿贴心。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你现在和小卿分居两地,准确的说应该是分居两国,这个问题你想要怎么解决?”秦政有些微醉,不过意识还是很清楚的。 这个问题也再次让唐煜陷入了思考之中,他心中所想当然是希望秦卿能和他回美国,两人在美国生活,就像以前一样,可是现在他也不确定秦卿会不会为了他去美国。 看到唐煜的表情,秦政也不再步步紧逼,有些放软口气表态说道:“我之前说过小卿的幸福最重要,不管她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尊重她的选择。” 秦政的退让让唐煜惊讶的看着他,唐煜虽然是抱着说服秦政的想法而来,可是他也做好心理准备会被拒绝,更做好准备三顾茅庐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政这么容易就同意自己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会认真考虑的,也会和卿商量的,我知道你很疼爱的她,我和你的心是一样的,不管她会如何选择,我也不会勉强她的。”唐煜向秦政认真的保证着。 秦政微微点头,再次帮唐煜倒满了酒,“喝酒吧。” 司机接到秦政的电话走进包间的时候有些傻眼了,唐煜已经喝醉倒在桌上看似睡着了,而秦政虽然没有像唐煜那样醉倒,不过脸喝的通红,身上也能闻到淡淡的酒味。 “你先找人把他抬到车上。”秦政开口说着。 “是!”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来了几个餐厅的服务生,几人一起把醉的没意识的唐煜抬上车。秦政也跟着坐上车。 秦政并没有让司机把唐煜送回酒店,而是把他带回了秦家大宅。秦朗一直在家等待着,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父亲和唐煜谈的如何,可是当他看到车里的唐煜时有些傻眼了。 “爸,他怎么会在车里?”秦朗吃惊的问着秦政,看到车里没有意识的唐煜,心中一惊,闪过不好的念头,“他怎么了?” “还不快点把人抬回到客房。”秦政瞪了秦朗一眼,秦朗立刻从惊讶中回过神,和司机还有林伯和沉重的唐煜从车里抬出来, 三人好不容易把沉重的唐煜抬到客房,看着已经沉睡的唐煜,秦朗有些担心秦政,能把唐煜喝醉,恐怕自己的父亲也没少喝。 “林伯,麻烦你照顾他一下。”交代了林伯之后秦朗走出房间内,看到秦政在客厅里坐着,他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温水走过来递给秦政,“爸,喝点水。” 秦政端过杯子一口气喝掉半杯水,然后才把杯子放下,不知道是多喝了酒的关系,还是因为和唐煜说的那些话的原因,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沉重。 “他是喝醉了吗?你们怎么会喝那么多酒?”秦朗开口问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唐煜有一天会喝醉的睡在自己家,他应该庆幸秦卿不在家。 “想要观察一个人的人品,在他喝醉的时候看他的表现就知道了。”秦政淡淡的说着,“关于这一点,他还是让我满意的。” 秦朗惊讶的看着秦政,虽然只是很平淡的一句话,可是秦政这么说无疑就是认可了唐煜这个女婿了。 “所以你不反对小卿和他在一起了吗?”秦朗开口问着,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他的想法,究竟他是赞同秦卿和唐煜在一起还是会反对呢。 “我不反对了,但是也没有答应。”秦政抬头看了一眼秦朗开口说道:“也许是我老了,我能做的就是看着她幸福。” “爸,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不知何时文婧从楼上走下来,在秦朗的身边坐下,“爸,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别为小卿担心了,其实小卿没有你们认为的那么脆弱,别忘了她也是秦家人。” “你怎么在家?世宇呢?”秦朗开口问着文婧。 “刚哄完他睡着,准备下楼倒杯水就听到你和爸爸的对话。”文婧对着秦朗回答着,然后看着秦政开口说道:“爸,多给小卿一点信心,她不会让你,让我们失望的。” 秦政没有说什么,反而秦朗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小卿和你说过什么?” 如果有什么事令秦朗感到欣慰的,那么就是秦卿和文婧的姑嫂感情就像是亲姐妹一样,有时候这两人的感情好到让他都有些嫉妒了。 “没什么,这只是我个人这么觉得。”文婧淡淡的说着,看着秦政和秦朗脸上懵然的表情,她只是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厨房。 “爸,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秦朗失笑着摇摇头,“我们家的女人一个个都不简单呢。” “老公,别说我坏话,我都听着呢。”文婧把头伸出厨房外对着秦朗说着,看到秦朗朝她比了一个爱心的收拾,文婧失笑的再次回到厨房继续泡着柚子茶。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秦朗有些疲惫的站起身准备回房,可是没走两步就停下脚步,朝着住着唐煜的客房看了一眼,“我想他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如果醒来就让他留下吃晚饭吧,准备一些醒酒汤,可能他醒来会有些不舒服。” “我知道了。”秦朗目送着秦政回到房间,心中更加的好奇了自己父亲和唐煜之间说了什么,能在短短两三个小时之内就改变态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