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的是你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的是你

秦卿在厨房洗碗,目光却不时的看着书房,刚才吃饭的时候唐煜的样子就有些不对劲了,吃完之后他就直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卿不由的有些担心着唐煜。 唐煜站在书房的窗户前,心里非常的混乱,想着全是温雅的事情,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认识的温雅和秦卿认识的温雅是同一个人,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温雅和秦卿的相遇真的只是一场偶然吗?难道不是温雅故意接近秦卿的吗? 越想唐煜的思绪就变得越加的混乱,让他整个人烦躁不安,他拿起车钥匙冲出了书房,差点和端着咖啡走进厨房的秦卿撞到一起。 “你要出去?这么晚了?”秦卿看着唐煜脸上焦急的样子开口问着,“难道公司有什么急事吗?” “我有事要出去,晚上你不用等我回来了,把门窗关好。”唐煜匆匆交代着秦卿,连一个离别吻都没有,他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家,留下一脸若有所思的秦卿。 唐煜走进某个酒吧,里面灯光昏暗,嘈杂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随意的扭动着身躯。唐煜不顾酒吧里那些人看着他的诧异眼神,也无视那些美艳妖娆的女人发出的邀请暗示,径自朝着酒吧深处走去。 唐煜用力的推开其中一个包间的门,门撞到墙上发出剧烈的声响,让包间里所有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唐煜。 “出去,都出去。”唐煜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撵走包间里所有人的人,最后只留下大卫一个人。 “嗨,发生了什么?”和白天的衣冠楚楚的绅士不同,此时的大卫打扮的非常新潮,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唐煜。 唐煜再次用力的关上门,一脸严肃的走到大卫面前,“那个女人是叫温雅吗?” 大卫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唐煜说的事情,点点头,“是啊,是叫温雅。难道我今天没和说吗?不过好像不是我不想说,是你不想知道那个女人的事情。” “把那个女人资料给我看一下。”唐煜伸手问大卫要着手机。大卫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把重要的文件保存到手机里,方便查看的时候能随时看到。 大卫看了一眼唐煜,看着他的表情似乎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把手机里关于温雅的资料找了出来递给唐煜。 “你很奇怪,白天的时候还说对这个女人没兴趣,晚上却问我要这个女人的资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大卫好奇的问着唐煜。 可是唐煜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大卫,他非常仔细的看着温雅的资料,虽然资料内容不多,可是名字一样,出生日期一样,个人的资料都一样,这让唐煜不得不相信秦卿口中的温雅和自己认识的温雅是同一个人了。 “她现在在哪儿?”唐煜把手机还给大卫开口问着。 “东区啊。我白天不是和你说过,你在东区有一套房子,我让她暂时住在你东区的房子了,你不会是想要反悔了吧。”大卫开着玩笑说着,想要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唐煜已经冲出了包间。 唐煜开着车子疾驰在马路上,车子飞快的穿越在车阵之中,有很多次的惊心动魄差点要撞到别的车子,可是总能有惊无险的避开。 一阵急促而又刺耳的急刹车在黑夜之中显得尤为让人胆战惊心,唐煜从车上下来,散步并作两步的朝着公寓里面走了进去。 电梯叮的一声慢慢的打开门,唐煜走出电梯走到其中一扇门前,只犹豫了一秒钟便伸手按着门铃,过了好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声,熟悉的声音让唐煜浑身一震。 “请问是谁?”温雅紧张的握着门把不停的问着,可是唐煜一直没有开口回应,而是不停的按着门铃,温雅透过猫眼看不到外面唐煜的样子,只看到一个男人影子,她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害怕,声音也不由的发抖。 外面的门铃不停的响着,温雅感觉自己的心脏因为空间快要停止跳动了,过了很久,她已经抱着绝望的心情打开了门,可是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唐煜的时候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是你。”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亲眼看到温雅,唐煜也受到了不小的惊讶,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温雅,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要问她,却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唐煜,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震惊过后,温雅慢慢冷静下来,不解的问着唐煜,“你先进来再说吧。” 温雅让开身子让唐煜走了进来,看着唐煜的表情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有些不敢直视着唐煜的样子,不知道唐煜来找的自己有什么事。 唐煜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仔细的打量着温雅,虽然脸上的伤痕已经消褪了很多,可是还是能看出被打的痕迹。 感受到唐煜打量的目光,温雅心中更加的不安,下意识的低下头,双手藏到背后,整个人因为不安而有些瑟瑟发抖。 “当初背叛我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现在变成这样,难道这一切都是你想要的吗?”唐煜冷着一张脸嘲讽的说着。 “对不起。”温雅自始至终都低着头道歉,不管唐煜对她怎么冷嘲热讽,她都无话可说,如果能让唐煜解气,就算他骂自己打自己,温雅都会甘心接受的。 听到温雅的道歉,唐煜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火,他怒眼等着温雅,生气的质问着她,“你为什么要出现在卿的身边?你有什么目的?” “卿?目的?”温雅一脸不解的看着唐煜,“唐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卿是谁?难道Queen就是你口中的卿?” 唐煜一下猜到秦卿肯定对温雅说她的英文名是Queen,想到秦卿能这样介绍自己,唐煜心中流过一丝的暖流,不过看向温雅的表情还是非常的严厉的。 “是,Queen就是卿,你接近她有什么目的?”唐煜再次开口质问着温雅。 “难道你就是Queen的丈夫?”温雅不可思议的看着唐煜,脸上的表情像是受到很大的打击,眼中也有着悲伤。 “没错,我就是他的丈夫。”唐煜想也不想的承认,看到温雅脸上震惊悲痛的表情,他心中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你接近我的妻子究竟想要干嘛?” “我,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妻子。”因为唐煜的严厉质问,温雅有些结结巴巴的解释着,比起被她丈夫家暴,唐煜已经结婚的事实让她还要疼痛,这些年她就是靠着和唐煜的回忆活下来的,可是现在一直支撑她的信念倒塌了,她突然失去了想要活下去的勇气。 “我妻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你要是别有目的的接近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当初是你先背叛我的,别指望我会原谅一个背叛我的人,我恨不得你从我的世界消失。”唐煜绝情的说着,故意无视着温雅眼中聚集的眼泪,现在除了秦卿的眼泪会让他心痛之外,其他任何女人的眼泪都无法打动她,尤其是温雅的眼泪,对他而言就和鳄鱼的眼泪一样。 “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温雅忍着心痛小声的说着,什么样的解释和反驳都不说了。 温雅也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应承着,唐煜就越是生气,他气温雅的温顺,但是更气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才能发泄心中的郁结。最后唐煜转身离开了。 大门被重重的关上,温雅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落下。虽然她有想过在唐煜误会自己背叛他之后他的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了,可是知道他结婚了,温雅还是很难过,也许失去的就真的失去了。 唐煜的车子开的飞快,仿佛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怒意全部发泄出来一样,最后他把车子开到酒店,他现在的心情无法去面对秦卿,不想让秦卿担心,更不想让她知道那些不该知道的事,她只要负责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好。 一走进酒店的专属套房,唐煜就立刻从酒柜里拿出几瓶酒,连杯子也懒的用了,直接打开酒瓶往嘴里灌着。 虽然刚才对温雅说了那么多刻薄无情的话,可是他的心中也非常的不好受,他以为自己对温雅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可是看到温雅,过去那些开心不开心的记忆全部冒了出来,一想到当初温雅给他的背叛和伤害,他就气的想要杀人。 酒越喝越多,以为喝醉了就能暂时的忘记一切,可是事实却恰恰相反,唐煜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温雅和秦卿的身影不停的在他的脑中交替着,让他变得有些混乱,嘴里有不停的喊着秦卿和温雅的名字。 秦卿站在房间的窗户前一直看着外面,已经深夜了,她知道唐煜今夜是不会回来了,刚才她一直在想着唐煜的反常,似乎是在吃饭的时候提到了温雅的名字之后唐煜才变得不对劲。 秦卿虽然不想承认,可是她却不得不怀疑唐煜和温雅应该是认识的,不如唐煜的反应不会那样,秦卿甚至不敢去想去证实唐煜离开是不是去找温雅了,如果唐煜和温雅之间真的有关系,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突然唐老太太的话在秦卿的脑海中冒了出来,唐老太太说唐煜的初恋女友已经出现,就在自己的身边,难道她指的就是温雅吗? 秦卿突然感觉周身一阵寒冷,她不由的抱紧双臂转身回到床上,她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等到唐煜回来之后问清楚就好了,自己一定要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