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前女友是谁?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前女友是谁?

“大卫,你认识唐煜很久了吗?”秦卿有些好奇的看着大卫。这次唐煜安排大卫和她一起帮助温雅,可见唐煜还是很相信大卫的。 “嗯,很久了,一个学校的,不过他念管理,我念法律,当年在学校没什么交集,毕业后的某一天他突然来找我,让我为他工作,算算也有七八年了。”大卫点点头。 “果然很久了。”秦卿感叹的说着,那时她还和唐煜在一起,居然没有见到大卫,秦卿在心中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唐煜还有多少朋友是自己没有见过的。 “秦小姐,你说的那位小姐具体是什么情况,我想在见她之前先了解一下她的大概情况,你确定是家暴吗?如果是家暴,不可能她的家人,身边的人,门口邻居都不知道的。”说起工作,大卫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让秦卿也不禁也跟着一起认真。 “这些我都不太清楚,我对小雅认识不多,只是在路上偶然遇到她,觉得她很可怜才忍不住想要帮忙。”秦卿看着大卫不赞同的目光,心中想着是不是自己太冲动了。 “好吧,那我只好去问哪位小姐了。”大卫有些无奈的说着,跟着秦卿一起走进病房。 “小雅,你今天好一点了吗?”秦卿看到温雅靠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这几乎是秦卿每次来都会见到的样子,“我今天带了一个人来。” 温雅慢慢转过头,看着秦卿身后的大卫,眼中有着警惕和防备,那是一种不安的表现,看着这样的温雅,秦卿让大卫不要靠近她,然后朝她走了过去。 “小雅,你别怕,他不是坏人,他是律师,是我找来帮你的人。”秦卿放缓语气安抚着温雅,看着温雅怀疑的眼神,她继续说道:“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律师,一定会帮你摆脱你丈夫的威胁的。” 温雅打量着大卫许久,眼神中防备渐渐消退一些,大卫看到温雅不再抗拒自己,于是小步的靠近一些温雅。 “我叫大卫,是一名律师,这是我的名片。”大卫递出自己的名片后继续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大致听秦小姐说了,不过还有些问题我想要问你,你现在方便回答吗?” 温雅看了一眼秦卿,看到秦卿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她才看着大卫点点头,“你说。” “首先,你和你丈夫现在还有婚姻关系是吗?”大卫拿出笔电一边问着温雅一边把她的话记录下来。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大卫的问话基本结束,温雅的脸上也略显疲惫的神色,病房里的三个人的面色都有些沉重。秦卿看着大卫紧抿着嘴,心中略略一沉。 “小雅,我先送大卫离开。”秦卿和大卫离开病房,两人走到电梯那儿,秦卿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卫,这个离婚官司不好打吗?” “不是的,只是刚才那个女人对我说的话还有所保留,最重要最关键的一部分她始终没有说出来。”大卫严肃的说着。 “有吗?”秦卿诧异的问着,刚才她也在病房里,并没有觉得温雅有什么隐瞒的,难道是自己忽略了什么吗? 大卫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卿,却并未做太多的解释,“电梯来了,我先回去了,有时候我会再和你联系的。如果里面那位小姐还有什么补充的,也可以随时和我联系。” 秦卿看着大卫离开,他刚才离开时说的那句话秦卿就算再笨也听出大卫的调侃,大卫说温雅有事情没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秦卿转身回到病房,看到温雅又在发呆了,于是走了过去,“在想什么?担心大卫无法帮你吗?” “不是我不相信那个律师,只是我丈夫是个疯子,他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的,也许我离开这里躲起来才比较正确。”温雅落寞的说着。 “你一直说你丈夫很可怕,除了暴力之外他还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的恐惧?”秦卿好奇的问着温雅。 温雅朝秦卿虚弱的一笑,并没有的解释,秦卿看出温雅不想多说,也不再多问,只是默默的坐在病房里陪着温雅。 下午温雅睡着了之后秦卿就离开了医院,刚走出医院就有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她的面前,秦卿微愣了一下,还在想着是什么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却看到车窗玻璃慢慢的落下,唐老太太坐在车里。 “上车。”唐老太太命令似的的口吻让秦卿听着有些不舒服,不过她还是开门坐上了车,车子很快离开了医院。 秦卿看着车子渐渐的朝着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去,而且方向不像是回唐家大宅,秦卿的心里还是不由的紧张了一下,要是唐老太太想要把她杀人埋尸,恐怕也没人会知道吧。 就在秦卿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车子在一处度假山庄前停了下来,立刻有人过来开门。秦卿看了一眼唐老太太,然后从车上下来,很快唐老太太也下了车,什么话都没有说,径自朝着山庄里面走去,秦卿犹豫了一下,再次跟了过去。 走进山庄里面,才发现里面的布置非常的中式,随处可见大红灯笼高高挂着,秦卿七绕八绕的有些头晕了,好不容易走进一间房子,墙上那面大大的中国结吸引了秦卿的注意。不过她很快收回目光,转身看到唐老太太正用打量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想你不会是特意来请我喝茶的吧。”秦卿扫了一眼茶具,这些专业的茶具恐怕只有爱喝茶的人才会拥有,她父亲就有一套这样的茶具。 “唐煜的前女友回来了。”唐老太太一边品着茶,一边风轻云淡的开口说着,不过那双犀利的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盯着秦卿看。 “我知道啊,你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秦卿很无所谓的看着唐老太太,不过秦卿有些不解唐老太太这次特意带她来这里,难道就是要重复已经说过的事情? “那你知道唐煜已经和她见过面了吗?”唐老太太继续悠然的问着秦卿,看到秦卿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说道:“虽然她曾经做过对不起唐煜的事情,不过她毕竟是唐煜深爱的女人,男人是很难忘记初恋的。” 秦卿终于明白唐老太太的目的了,又是想要利用别的女人刺激自己,想要让自己离开唐煜,有时候秦卿不得不佩服唐老太太的毅力,还真是越挫越勇呢。 “所以呢?”秦卿淡淡的开口问着,“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不是我不离开你的孙子,是你的孙子在追求我,你与其找我的麻烦,不如想想怎么说服你的孙子比较好。” “我怎么可能会找你麻烦,你现在可是唐煜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为了你,他连我的这个奶奶都不要了。”唐老太太嘲讽的说着。“难道你不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难道是我认识?”听到唐老太太这么说,秦卿下意识的问着,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很快就被秦卿给否定了,她是后来才和唐煜来美国的,之前从来没有来过美国,怎么可能会认识唐煜的前女友? 唐老太太神秘的一笑,并没有回答秦卿这个问题,反而答非所问的问出另一件事,“你最近经常去医院,是有什么人住院了吗?” 秦卿表情一凛,想到之前有人跟踪自己和唐煜的事情,她不悦的看着唐老太太,“只是一个朋友而已。我希望我朋友能得到静养。” “朋友吗?”唐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卿,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时候你把别人当朋友,可是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谁知道呢。也许你认为的朋友恰恰就是你的敌人呢。” 秦卿皱了皱眉,疑惑的看着唐老太太,愈加的不明白唐老太太的意思,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你带我来这里究竟想要说什么?如果是让我离开唐煜,我没办法答应你,除非唐煜主动说不要我。” “你觉得这里如何?”唐老太太开口问着,看着秦卿一脸的莫名情绪,指了指四周说道:“这里是属于唐家的产业,唐家祖辈刚来美国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那时这里一贫如洗,只是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而已,唐家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地位绝对不仅仅是运气,唐家选出来的继承人也不会是泛泛之辈,在唐煜很小的时候他就被当成继承人培养了,唐煜曾经为了你威胁我想要放弃当唐氏的继承人。” 本来不甚在意的秦卿听到唐老太太这么说,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唐煜为了自己曾经做过这些事情,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他以为他威胁到了我,其实不然。”唐老太太表情变得严肃,“唐家有一条祖训是连他都不知道的,就是唐家没有辞掉的继承人,只有死掉的继承人。” 秦卿端着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洒了一下出来,可是她根本感觉不到烫,惊讶的看着唐老太太。 “包括唐煜在内所有人都以为他的父亲是出车祸死掉的,可是真相是……”唐老太太语气一顿,话锋一转说道:“我不想再让唐煜重蹈他父亲的老路,而他会变得如何劝看你的了。” 秦卿的心一沉,唐老太太虽然没有说明,可是话里的警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自己不主动过离开唐煜,如果唐煜为了自己离开唐氏,那么唐煜就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