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唐煜,我回来了!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二十一章 唐煜,我回来了!

“总裁,外面有一位女士找您。”秘书敲门走了进来,看着唐煜不苟言笑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说着。虽说唐煜现在不像以前那样让人害怕的难以靠近,可是公司里的那些人还是有些害怕他不怒而威的样子。 “女士?”唐煜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是秦卿?可是他记得秦卿今天约了别人去别的州做义诊,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可是除了秦卿之外他想不到别的女人,犹豫了很久,唐煜才冷淡的开口让秘书把人带进来。 虽然唐煜对那个女人有过一丝的好奇,可是对唐煜来说,他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是秦卿,也只有秦卿能让他放下工作。 “请进。”唐煜听到秘书亲切的声音,还有另一个陌生的脚步声,唐煜的目光始终放在电脑屏幕上,聚精会神的工作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秘书早已经离开,就在唐煜已经忘记办公室还有另一个人存在的时时候,那个女人开口了。 “唐煜。”温雅开口喊着唐煜,眼中有些一丝的害怕和小心翼翼,看到唐煜的身子怔了一下,却没有抬头看她,她再次小声的喊了一遍:“唐煜,我回来了。” 这次唐煜很肯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这个声音就算过去很多年他都不会忘记的,曾经他最爱听到这样甜美的声音,可是自从被背叛之后,他就非常憎恶这样温柔甜美的声音了。 唐煜停下手中的工作,慢慢的抬起头,果然是温雅,就算已经过去十二年了,就算她的脸上少了当初的天真和单纯,原本干净的脸上此时画着浓妆,原来爱穿白色长裙的她觉得自己像个天使一样,可是现在她穿的就和夜总会那些女人一样,无比的暴露。 “你来做什么?”唐煜冷冷的开口问着,不仅语气冷,脸上的表情,眼中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仿佛能把人给冻伤一样。 “唐煜,我回来了。”温雅再次开口说着,温温柔柔的嗓音,配上脸上那泫然欲泣的表情,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很少有男人很抗拒这样的女人的。可是唐煜却做到了。 “你还恨我吗?已经过去十二年了。”温雅脸上有着淡淡的忧伤,不过很快她有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你还恨着我,是不是意味着你还记得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 唐煜冷哼了一声,脸上有着嘲讽的冷笑,“温雅,你还是这么自恋吗?难道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女人吗?我不恨你,但是不代表我原谅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在你离开之后,我也有了自己交往的女人,我现在很爱她,我们也会结婚的。所以你不要再出现了。” 提到秦卿的时候,唐煜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福,那样的幸福是无法掩饰的,温雅默默的注视着,眼中汇聚着眼泪却努力的不落下,脸上虽然很悲伤却努力保持着温柔的笑容。 “对不起,这一声对不起我晚说了十二年。”温雅看着唐煜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朝他温柔的笑了笑,在转过身离开的一瞬间,温雅一直忍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下了。她慢慢的走出唐煜的办公室,就像是走出唐煜的世界一样。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唐煜脸上冷漠的伪装一下子坍塌,虽然刚才装作很冷漠的样子,可是他的内心早已经波澜起伏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再见到温雅,刚才看她的样子,似乎过的很不幸福。她会突然来找自己,不会只是为了一句道歉吧。 接下来的是时间,唐煜很难集中精神工作,脑中不停的想着温雅来找自己的目的,把要去接秦卿的事情给忘记了,直到秦卿打电话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立刻就去接你。”唐煜一边不停的道歉,一边拿着车钥匙准备去接秦卿。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女人能让唐煜低下头再三的道歉,估计也只有秦卿了。 “不用了,我现在和简在一起,她丈夫来接我们了。我和简吃完晚餐再回去,我们在家里见吧。”秦卿挂断电话,转身却看到简单暧昧的笑着,她失笑的走了过去,“你结婚我还没有请你吃饭庆祝,既然你丈夫也在,我请你们吃饭吧。” “好啊。”简单笑着答应,“不过应该让皮特请我们才对。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秦卿看着简单和皮特打电话的模样,也许简单不爱皮特,可是不可否认和皮特在一起之后,简单脸上的笑容多了很多。 三人来到唐人街的一家中餐厅,因为简单知道秦卿喜欢吃早餐,在秦卿的影响下,简单也爱上了中国菜,尤其是四川火锅,麻辣麻辣的,每次吃完简单都痛苦并快乐着。 “皮特,你先停车,我和卿先进去找位子。”简单开口说着,每到这个时候,这家餐厅的生意都会特别的好,也许还要等位子。 “皮特很宠你,什么都听你的。”秦卿笑着说道。 “皮特的确对我很好。”简单和秦卿一边走了进去一边笑着说着,不过声音在看到前面的人之后戛然而止。 秦卿疑惑的看了一眼简单,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林海也在这里,可能是和朋友来吃饭的,站在他周围的是几个男男女女。秦卿担心的看了一眼简单,然后有些不自然的和林海打招呼。 “林海,你怎么会在这里的?”秦卿悄悄的握了握简单的手心,无声的给她一些勇气。 “有几个朋友从别的州过来,我请他们吃饭,你们也是过来吃饭的吗?”林海的视线穿越过秦卿看着简单。 “嗯,我们也过来吃饭。”其实此时秦卿心中很想转身离开,简单的丈夫停好车就会过来,难道真的要让皮特和林海见面吗? “我和皮特结婚了,所以想要请卿吃饭。”简单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从容的看着林海开口说着。 “你真的……结婚了?”林海的眼中闪过一丝黯淡,不等简单回答,皮特就已经停好车走了过来。 “你们认识?”皮特凭着男人的直觉,觉得简单和林海之间肯定有什么,于是像是宣示主权似的搂住了简单,假装好奇的问着。 “医院的同事。”简单解释着。 听到简单提到同事两个字的时候,林海的心抽痛了一下,可是脸上还是表现的从容镇定,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 “哈啰,你好,我是简的丈夫皮特。”皮特以美国人特有的开朗和林海打招呼。 “你好,我是林海。”林海始终彬彬有礼的模样,“不好意思,我还有朋友在,下次再聊。”找了一个借口,林海迅速的离开。 “走吧,我们也去吃饭。”简单笑着开口说着,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挽着秦卿的胳膊走到其中一张空桌子前坐下。 虽然林海在包间里和朋友聊着天,可是谁都不知道他的目光不时的看想包间外的简单,他以为简单只是在闹脾气,不会真的结婚,一直没有找她也以为她在度假散心,打算等她回来的时候两人再好好的沟通一下,没有想到自己还是失去了一个曾经那么爱自己的女人。 这餐饭不管是包厢里的人还是包厢外的人都吃的有些漫不经心,吃完之后,秦卿谢绝了皮特和简单的好意,一个人打车离开了。 秦卿以为唐煜不会这么早回来,没有想到开门走进去的时候,看到唐煜一个人站在阳台,还抽着烟,烟雾缭绕有些遮挡住他脸上的神情,不过远远的看去,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困扰的事情,不然唐煜一般很少会抽烟的,而且还是在家里。 秦卿随手把包放在沙发上走了过去,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唐煜,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 “怎么了?”唐煜立刻弄灭了香烟,微微侧头转过来看着她,“和你朋友吃饭吃的不开心吗?还是没吃饱?” “简结婚了,可是新郎却不是林海。今天我和简还有她丈夫一起吃饭,在餐厅遇见了林海。”秦卿幽幽的说着,语气里有着一丝的惋惜,“其实林海不是对简没有感情,可是他这个人比较慢热,所以两人才会错过。”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五年前你的朋友就喜欢林海了,我想林海的慢热也太慢了一点吧。”唐煜淡淡的嘲讽着。 “也是,也许感情的事情真的要讲求缘分。”秦卿把头靠在唐煜的宽厚的后背上,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唐老太太提到过的唐煜的初恋,秦卿犹豫了一下,试探的开口问他,“唐煜,当初你为什么会去N市呢?” 以前秦卿以为唐煜只是独自旅行而已,毕竟在欧美这样思想开放的国家,有很多的背包客,而唐煜只是其中之一,她从来没有细问过具体的原因。 “理由吗?我忘了。”唐煜淡淡的开口说着,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似乎真的忘记了当初去N市的原因。 听到唐煜这么说,秦卿的内心产生过一丝小小的怀疑,唐煜是真的忘记了,还是有些事不想告诉自己? “那么你还记得你第一个爱过的女人吗?”秦卿更加大胆的试探着唐煜,她不知道自己想要听到什么样的回答,她只知道在知道唐煜以前有过一个深爱的女人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像是长满了倒刺一样的不舒服,想要拔掉,却又担心会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