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身体检查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十一章 身体检查

第二天早上,秦卿刚开车到医院,林海已经在她的办公室等着她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和我过去检查吧。”一看到秦卿,林海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有些迫不及待的带着秦卿去检查。 林海急切的态度让秦卿有些哑然失笑,“既然我来上班了,就没打算逃避,你不用像看押犯人一样来这里抓人。” “我是怕你一觉醒来又害怕的退宿了,所以特意来这里守株待兔,走吧。”林海把秦卿的包往桌上一放,拉着她就朝离开了办公室。 “结果出来了吗?”做完检查之后,秦卿一直待在林海的办公室等着他,看到他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心往下沉了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 “先坐下吧。”林海让秦卿坐下,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秦卿不安的心情慢慢变得冷静下来,平静的看着他,还故意开着玩笑让气氛变得轻松,“你不是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有你这个大医生陪着,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小卿,是脑瘤。”秦卿的的话音刚落,林海很凝重的说出了检查结果,看到秦卿震惊的表情,林海很艰难的继续说道:“暂时还无法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不过不管是不是良性还是恶性,都会造成颅内压升高,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可以手术吗?”秦卿安静的听着林海的解释,在震惊过后,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冷静的问着他,“如果是良性会怎么样?是恶性会怎么样?” “如果是良性,治愈的可能性很大,可是如果是恶性,脑瘤生长速度比较快,即使手术,成功率也非常的低。”林海很专业的解释给秦卿听。 “如果我不接受治疗,除了我现在的头痛,还会有什么样的症状?”想起最近时常犯起的头痛,秦卿这只是一个开始。 “前期还是恶心呕吐头痛,之后视力会慢慢的减退,精神和意识方面会慢慢出现障碍,比如头晕,意识不安,记忆力减退,甚至会猝倒昏迷。”林海看到秦卿平静的样子感到很不安,脸上那种淡漠的表情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林海,你会是我的主治医生,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对吗?”秦卿抬起头,眼眸清澈的看着林海。 林海用力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说道:“当然,我会亲自负责你的病情。可是小卿,你不打算告诉你的家人吗?你父亲和大哥都是医生,他们认识很多比我更加医术高明脑科专家。” “不,不要告诉他们。林海,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生病的事。这也许就是报应吧。”秦卿情不自禁的摸着自己的额头。 “小卿。”林海难过的喊了一声,“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停止所有工作,入院接受治疗。” “不,我现在还不能接受治疗。”看到林海不赞同的表情,秦卿平静的说道:“即使做手术也不一定百分百可以痊愈,也许我会死在手术台上,也许我的病情会复发死掉,有太多的可能,我不能冒险,也不敢冒险。我还有太多事没有做,我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有遗憾。林海,我会手术,但不是现在,请你在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把我要做的事情昨晚之后,我会听你的话接受手术。” “可是你要明白,你多延迟一秒治疗,就多一份危险,小卿,我希望你能重视你的病情。”林海还在继续劝着秦卿,“有什么心愿等你病好了再去完成也不迟。” 秦卿摇摇头,很坚持的说道:“也许我等不了那么久,林海,从小到大,你什么都会听我的,这一次,请你再听我一次好吗?” 秦卿的请求让林海狠不下心拒绝,可是一想到秦卿的身体状况,林海又非常的担心,最后在秦卿执着的眼神中,林海勉强的点头了,“好,我会先开一些药给你服用,不过你要答应我,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要立刻来医院治疗。” “我答应你。”秦卿点点头,答应了林海的要求。 虽然在林海面前表现的很镇定很坚强,可是秦卿的心早已经换乱成一团了。把预约好的病人安排给其他医生之后,秦卿先离开医院回家了。没想到回到家却看到唐老太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还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 秦卿没有心情去应付唐老太太,知道即使自己主动上前问好也得不到唐老太太一个回应,于是准备直接进房休息。 “你给我站住。”看到自己被无视,唐老太太在年轻女子的搀扶下站起身,中气十足的朝秦卿喊道,“你这个没有规矩的女人。” 秦卿漠然的转身看着唐老太太,和自己起来,唐老太太根本不像一个快八十岁的人了,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秦卿突然觉得非常的可笑。一直以来她和唐煜之间的感情最大的障碍就是唐老太太,以前秦卿会忍,会告诉自己唐老太太是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自己活的肯定比她长久,只要等待就能等到和唐煜永远在一起的机会,可是现在,正应了自己不久前说过的那句话,也许自己死了,唐老太太都没有死。 “你哑巴了吗?”唐老太太看到秦卿一直盯着自己看,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唐老太太有些摸着边,于是用手杖戳了秦卿的肩膀一下。 “既然你已经认定我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那我还要说些什么?难道要面带微笑的说,你说的对?”秦卿冷嘲热讽的说道。 “奶奶。”唐老太太被秦卿的态度气的刚想发作,就被一旁的女孩拉住了。 唐老太太这时才记起一旁的女孩,有些得意的看着秦卿说道:“我告诉你,我旁边这位漂亮的女孩是唐煜相亲的对象,她的父亲是国会议员,她和唐煜不仅吃过几次饭,还一起看过电影,两人相处的非常融洽。” “所以呢?”秦卿冷笑着看着唐老太太,“脚站在唐煜身上,他想去见谁,想做什么我管不着,同样的我想见谁,想去哪儿,他也没有资格管,而您老人家也更没有资格了。” 唐老太太被气的伸手想要打秦卿,却被她拦住了,秦卿狠狠的双开唐老太太的手,让老太太后退了几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