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失婚女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零七章 失婚女

“你在看什么?饿不饿,我带了林伯准备的汤。”文婧走进病房,看到秦卿靠在病床上,目光出神的看着车窗外,发现她又在发呆了,这已经是她醒来之后不知道第几次发呆了。 “你来了。”秦卿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到文婧两手都拎着东西,摇了摇头,“我不饿,不想吃。你回去和林伯说,医院的病人餐很好,不要每天给我送吃的。” “大家也是关心你。”既然秦卿还不想吃,文婧就把带来的食物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走到秦卿的身边关心的问道:“刚才在想什么?就连我进来都没有发现?” “我在想这几天就像是做梦一样。”秦卿的眼中有着淡淡的忧伤,“当时在那个小木屋里,我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还能睁开眼。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不是打电话给唐先生的吗?唐先生听出你电话里的暗示,和你哥哥一起找到你的。”文婧开口解释着。 “真的是唐煜,我还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呢。”秦卿小声的自言自语的说着,自从她醒来的时候就一直没有见到唐煜的身影,她真的很想问唐煜在哪儿,可是一直忍着。 虽然秦卿小声的自言自语,可是离她很近的文婧还是听到了,看到秦卿又出神的模样,知道她又想着唐煜了。 “他走了,在你昏迷的时候走了。”文婧开口说着,看到秦卿惊讶的表情说着,“你不是一直在想着那个男人吗?他走了,你被送到医院抢救,之后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他在你身边整整陪了你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在四天的早上,他突然消失了,后来才知道他回美国了。” 秦卿慢慢的低下头,脸上的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是生气,还是难过,又或者觉得无所谓。 “这里并不属于他,美国才是他的天下。”秦卿淡淡的说着,“他终于回美国了,而我的生又重新归于平静了。” “我本来还觉得他人挺不错的,可是通过这件事之后我现在也站在阿朗那一边了,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你的良人。”提到唐煜,文婧有些生气的说着,“你是因为谁受的伤,又是因为谁在医院里昏迷那么多天不醒,还差点死掉,他居然在你昏迷的时候离开,果然是无情的男人。” “他能在我身边守护三天三夜就已经说明他不是无情的人了。”比起文婧的激动生气,秦卿反而显得特别的淡定从容。虽然当时昏迷不醒,可是唐煜在她耳边说的那些道歉的话的她都知道,所以唐煜绝对不是因为担心自己一直不醒来才离开的。 “到现在你还帮那个男人说话吗?小卿,你真的是中毒不轻了。”文婧有些无语的看着秦卿说着。“如果阿朗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候离开我,我会很生气,会和他离婚的。我不会留在一个自私的男人的身边的。” 秦卿失笑的看着文婧激动的样子,她再次转头看向窗户外面,有些事情她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没有必要和别人解释。唐煜的离开,究竟是无情自私还是另有隐情,她自己心情明白就可以了。 文婧看着秦卿再次变得沉默,有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文婧也没有在说话了,而是轻轻的离开病房,把空间留给了秦卿。 “都安排好了吗?”黑暗的屋子里,只要桌上一只蜡烛的亮光照亮着屋子,唐煜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可是问出的话却让人觉得整个屋子的气温都降低了几度。 “是,老夫人的人已经被我们暗中处理了,不过为了防止有漏网之鱼,我们的人也都去了N市,已经在暗中保护着秦小姐了。”冷言站在黑暗之中开口说着。 “一定要保护好她,我不想她再出任何的事情。”唐煜开口命令着。 “是!”冷言坚定的保证着。 “她……现在的情况如何?已经醒来了吗?”这是唐煜回来美国之后第一次开口问着秦卿的情况。之前他一直担心听到会让自己失望的答案,可是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他真的很想知道秦卿的情况,就算秦卿还在昏迷着,至少知道她还活着就好了。 “根据最新的情报,秦小姐已经醒过来了,不过现在还住在医院观察。她的家人每天都会去医院看望她。不过她的病情如何暂时还查不到。”最后一句话冷言说的非常的小声。唐煜交代的事情,冷言从来没有让唐煜失望过,可是这次居然有冷言查不到的消息,这令冷言非常的自责懊恼。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四年前唐煜让冷言查秦卿下落的时候,冷言也没有查到,这次依旧是同一个人,依旧是查不到消息,这对一向自信的冷言无疑是一种打击和人生的污点。 “我知道了。”唐煜的声音在着黑暗之中显得太过冷静,冷言还以为唐煜会责怪自己办事能力不佳呢。殊不知唐煜的嘴角露出一抹的笑容,唐煜早就知道想要调查秦卿的情况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秦朗对她太过保护,果然是秦家的小公主。 唐煜一直在想着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去N市,没有和秦卿相遇相识相爱,现在两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一番景象呢? 自己是不是按照奶奶的意思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仅仅是为了一切以唐家唐氏的利益考虑的婚姻,而秦卿一定会生活的非常幸福吧,毕竟她父亲和她的兄长容不得她受到一丝的委屈和伤害。 “主人。”迟迟等不同唐煜的吩咐,冷言不由的开口喊了一声唐煜。 “琳达的情况现在如何?”唐煜回过神,声音更加冷却几分,“死了吗?” “没有,不过她也撑不了多久了。”冷言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声音没有起伏的说着,“她全身上下都是伤,不过这不是致命的,而她毒瘾太深,已经完全戒不掉了,我们每天只给她一点维持着她的性命,其余时候她犯瘾就会在地上滚来滚去,用头撞墙,还有,她是HIV感染者。” “HIV感染者?艾滋病?”唐煜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冷静下来,想琳达那种女人,不得病才是奇迹。 “是。”冷言应了一声。 “一个快要死掉的人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唐煜的脸上露出阴鸷的笑容,可是冷言没有看见,“冷言,放了她吧。把她还给她父母吧。” “知道了。”冷言面无表情的答应着。虽然唐煜说的比较客气,把琳达还给她父母,可是跟在唐煜身边这么多年的冷言知道他还有另一层意思。 一天后的清晨,在一处住宅区,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没有醒来的时候,马路上非常的安静,安静的连一辆车,一个人都看不到的时候,一辆白色轿车迅速而来,在一栋房子前停下了车,右边的车门被打开,从车上扔下一个麻袋之后那辆车很快的开走了,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在如此寂静的住宅区。 “小卿,你在看什么?”秦朗推门走进病房,看到秦卿手里拿着手机好奇的问着,“要打电话?打给谁?” “没有,只是无聊上网看看新闻。”秦卿把手机放在旁边,“大哥,我觉得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我就是来通知你,下午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明天早上报告出来之后没有问题就能回去了。”秦朗看着秦卿脸上还有手臂的伤都已经好了差不多了,有的已经结痂,有的只剩下淡淡的疤印了,一想到她当时奄奄一息的样子还是有些后怕的。 “好。”秦卿点点头。 病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秦朗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秦卿点点头,目送着秦朗离开之后再次拿起手机看着刚才的新闻,死人在美国不算是什么大事,经常会有抢劫,枪击案发生,可是看到死者的照片和姓名,还有报道的内容,秦卿的内心却显得不是很平静。 琳达死了,而且是惨死,从新闻照片里看到琳达死前一定是受过折磨,很痛苦的死去,秦卿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意外,N市的警察一直在找琳达,可是琳达却在美国死了,这一切都是唐煜做的。秦卿丝毫不怀疑唐煜本事,想要把一个人弄回到美国的本事。 以前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唐煜不说,秦卿也不问,可是秦卿知道唐煜这个总裁却不仅仅是一个总裁,他背后的那些势力有些不能对外人道也。 唐煜杀死了琳达,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的,可是他的手上沾染着一条人命还是让秦卿感到一丝恐惧,身子不由的颤栗了一下。 也许不仅是琳达一个人的生命,也许还有其他许多自己不知道的人的生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煜变得令人感到畏惧了。 秦卿的目光不由的再次看着手机上琳达的照片,心生一种莫名的害怕,她立刻退出新闻界面,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唐煜已经离开回美国了,她和唐煜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不对,两人还有着荒谬的婚姻关系,这一刻,秦卿想要打电话给唐煜,想要解除两人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