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与世界为敌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零五章 与世界为敌

唐煜从黑色的车上下来,身边跟着的不是凯文,而是一个身材瘦小,可是目光犹如鹰眼一般锐利的男人,那个男人紧跟着唐煜的身后,目光不停的四处看着。 “冷言,人在里面吗?”唐煜没有温度的声音开口问着那个男人。 “是,我已经让人把人弄过来了,就连凯文也不知道。”冷言的声音也异常的冷漠,就算面对的人是他的主人唐煜,也没有任何的起伏。 唐煜的脚步没有任何的停留,大步的朝着马路对面走过去,门口两个人高马大的白人见到唐煜和冷言过来,立刻打开一扇铁门让他们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一阵刺鼻的发霉的味道迎面扑来,冷言立刻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了过去,唐煜拿着手帕捂着口鼻朝着里面走去。 “打开。”唐煜走到一扇黑色的铁门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铁门瞬间打开,琳达蜷缩着全身窝在角落里。 听到开门的声音,琳达原本空洞的眼神慢慢的望了过来,看到唐煜一步步的靠近,她摇着头全身颤抖着。眼中流露出恐惧,身体不停的往后退着,可是已经无路可退了。 唐煜离琳达还有一步之远的距离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身狼狈不堪的琳达。头发因久未打理而乱糟糟的,衣服也因为被折磨而破烂不堪,看着琳达脸上身上的伤痕,唐煜眼中没有一丝怜悯。 “放,放了我。”琳达开口哀求着,干裂的嘴唇因为说话而渗出血来。“求求你,放了我。” “放了你?”唐煜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可怕的笑容,“当你抓了秦卿的时候有曾考虑过放过她吗?当她求你的时候你曾手下留情吗?琳达,很久以前我就说过,不要惹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活着。在中国的时候我的确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这里是美国,你觉得我还能放过你吗?” 琳达因为唐煜的话而全身颤栗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这一刻她宁愿唐煜把她给杀了还痛快一些。 “那你杀了我吧,求求你,让我死。”琳达突然跪在地上,拽着唐煜的裤脚哀求着,“唐煜,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让我死吧。” “让你死?那也太便宜你了。”唐煜一脚踢开琳达,看到她的额头狠狠的撞在墙上,立刻有血流了出来,唐煜嫌恶的看了一眼,开口继续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N市的?” 琳达倒在地上好半天没有动,连痛的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唐煜微微朝身后看了一眼,冷言立刻走上前用脚踢了踢琳达,看到她有点反应了,冷言又重新回到唐煜的身后。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N市的?”唐煜再次开口问着琳达,虽然他已经让凯文去查了,可是一个背叛过他的人,他已经不再相信了。 琳达闷哼了一声,慢慢的转过头,“是,是私家侦探。你奶奶请了私家侦探调查秦卿,还有那个孩子。” 唐煜的表情一凛,果然和自己奶奶有关。唐煜再次低下头看了琳达一眼,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问下去了,以她的做事风格,肯定是买通了那个私家侦探得到消息的。 唐煜转身准备离开,琳达再次拉住他的裤脚哀求着,“唐煜,求求你,杀了我好不好,不要折磨我了,我宁愿死。” “得罪了我,你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死就死,我要是不想让你死,你就最好这么受着。”唐煜冷漠的说完,立刻走出那间小暗房。 冷言一直跟在唐煜身后走出了这里,外面的空气扫去了鼻尖那令人恶心想吐的霉馊味。 “主人,你现在要回去了吗?”冷言看着唐煜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微微抬着头看着空中,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唐煜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坐上车,在冷言准备关上车门的时候,唐煜再次开口:“找到那个私家侦探解决掉。不要让琳达死掉,我要她痛不欲生。” “是!”冷言没有表情的应承着,然后关上车门,看着唐煜的车子离开,然后重新回到刚才小黑屋里,透过一个小窗口看到倒在地上的琳达对着两边看守的人交代着,“把人看好了,如果她死了,你们就会成为下一个她。” “是。”看守的人全身一震,用力的保证着。他们找到冷言的做事作风,说得出做得到,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琳达。 唐煜回到公司的时候,凯文已经在公司大门口等候着了,见到车子到了,立刻跑过去打开车门。 “总裁,你回来了。”凯文看着唐煜冷峻的表情有些害怕。他跟在唐煜身边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唐煜讨厌不忠心的人,就算自己是为唐老夫人做事,也不能让唐煜原谅自己。 唐煜连看都没看凯文一眼,径自朝着公司里面走去。凯文的表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下午两点,召开紧急董事会议。”唐煜一回到办公室,刚在自己在真皮座椅上坐下就开口命令着凯文。 “下午两点吗?可是现在已经一点半了!”凯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唐煜冷冽的目光看着自己,他不敢再说下去,“知道了,我现在就立刻去通知。” “也通知我奶奶吧。”唐煜风轻云淡的开口说着,看到凯文诧异的表情嘲讽的说道:“你不是会把公司的事情告诉她吗?既然如此,就让她一起来参加会议,免得让你再转述一遍。” 凯文被唐煜说的有些难堪,想要解释,可是唐煜已经低下头开始工作了,凯文动了动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默默的走出办公室。他该庆幸唐煜只是不再信任他了,而没有真正对他动手,否则自己回来的那天就已经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唐老太太接到电话,知道唐煜突然召开股东大会之后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看到唐煜不若以往那样喊她,甚至连一个正脸都不看她,唐老太太有些不悦,拄着拐杖走到唐煜面前,刚想开口,就看到她面前的一封信,上门写着辞职两个字。 “这是谁的辞职信?你的?”唐老太太看到唐煜没有否认,激动的说着,“你要辞职,为什么?你怎么能辞职?” “我不愿当一个傀儡总裁。”唐煜放下笔,终于正眼看着唐老太太,“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居然派人监视着我,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之下,我的自由也被你监视着,你虽然是我奶奶,却不是我生命的主宰。” “我是为了你好!”唐老太太想要解释,可是唐煜根本不想听,他把头微微往旁边一偏。 “你的这一番说词我已经听腻了,我很感谢你把我养大,我三十多年的人生都是为了唐氏而活,现在我想更为了自己而活。”唐煜义正言辞的说着,“今天我会向董事会请辞,不过我也不会即刻离开,我会董事会一个月的时间找接班人,一个月之后我会离开这里。” “我不准。”唐老太太生气的怒吼了一声,夺过桌上的辞职信立刻撕个粉碎,“你是我们唐家的继承人,这里就是你的责任,你哪儿也不准走。” “我不想的,没有人可以逼我,就算你是我奶奶也不行。”唐煜起身从椅子上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当手放在门把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他停下动作微微侧头看着身后的唐老太太,“秦卿是无辜的,那个孩子也不是我的儿子,所以停止你派人去跟踪他们了。如果让我知道有人想要伤害她,我宁愿与全世界为敌。” 说完,唐煜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留下唐老太太气的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这算是唐煜迟来的叛逆期吗?不过他怎么知道的自己派人跟踪的?唐老太太的心中有着各种疑问。 “老夫人。”凯文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表现显得有些尴尬,有些欲言又止。“总裁喊你去会议室参加会议。” “凯文,你们在中国发生了什么事?”唐老太太目光闪过一道厉光,开口问着凯文,“琳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凯文犹豫了一下,看到唐老太太锐利的目光,凯文慢慢的低下头,把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唐老太太。 “原来是这样。”唐老太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所以你们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还在昏迷,还没有醒来?” “是,总裁很生气,所以才把琳达带回美国,可是现在琳达的下落我不知道。”凯文认真的说着。 “琳达一定凶多吉少了。”唐老太太淡淡的说着,“唐煜为了这个女人变了太多,这个女人留不得,凯文!” “老夫人,这个女人比总裁的性命还重要,如果被总裁知道的话……”凯文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不过唐老太太能猜得出他要说什么。 “怕什么,反正我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了,如果毁掉这个女人能让唐煜成为唐氏真正的主人,那么让他恨我我也愿意。”唐老太太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你安排人,想办法毁掉这个女人。” 凯文为难的看着唐老太太,“老夫人,如果秦小姐在美国的话这件事还好办一些,不过在中国,我们的人很容易被发现的,琳达小姐的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唐老太太狠狠的瞪了一眼凯文,看凯文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棋子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她拄着拐杖走出了办公室。 凯文默默地看着唐老太太离开,刚才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不会放弃对付秦卿了,凯文犹豫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唐煜,一旦告诉唐煜,那么自己就选择背叛了唐老太太,可是如果秦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而被唐煜知道自己知情不报,那么唐煜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凯文陷入就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