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救出秦卿 - 攻妻不备:老公请节制

第一百零三章 救出秦卿

唐煜根据导航还有自己模糊的记忆很快把车子开到了小木屋前面,车子还没有来得及熄火,唐煜和秦朗就已经解开安全带冲了下去。 “门锁住了。”唐煜开了开门,发现门被锁住了,唐煜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声。“没人,会不会不在这里?” 唐煜的表情变得有些不确定了,秦朗表情凝重的看了看四周,打量了一眼这栋房子,在房子四周绕了一圈重新回到门口,“冲进去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里面有人。” 秦朗的话音刚落,方局就带着人赶了过来,看到唐煜和秦朗冲门开口阻止着,“你们确定人在里面吗?” “我肯定。”秦朗很坚定的说着。 方局点点头,朝身后的那些带枪的特警示意了一个眼神,那些特警从车子里拿出开门的工具,很快就把门给撬开了,一群人冲了进去。 房子里非常的安静,像是没有人一样,就在秦朗和唐煜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的时候,大家看到了客厅桌几上漏掉的白色的粉末,两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这里有人!”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唐煜和秦朗立刻冲进了那个小房子里,房子里稀薄的空气,看着炭炉里烧着炭,秦朗立刻冲过去打开窗户,而唐煜冲到秦卿的身边,看着全身是伤,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唐煜感到了害怕,想要去碰秦卿,可是又无从下手,担心会把她弄的更痛。 “小卿怎么样了?”秦朗立刻来到秦卿的身边,看着浑身是伤已经奄奄一息的秦卿,他眼中冒着怒意,恨不得要把伤害秦卿的人碎尸万段,他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找琳达算账的时候。 秦朗先简单的帮秦卿检查了一下,没有任何的仪器,秦朗不知道秦卿伤的有多重,不敢随便的移动她的身子,担心会加重她的伤势。 “把炭炉拿出去,快点叫救护车。”秦朗一边着急的帮秦卿急救,一边大声的喊着,秦卿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的严重,他不敢再耽误时间,早知道他应该开车子来的,他车子后备箱有急救箱,现在只能等着了。 “卿,你一定要撑下去。”唐煜担心的守在秦卿的身边,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这让他非常的憎恶自己的无能,他握紧双拳用力的捶了一下地面,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了地上的针管,他拿起针管递给秦朗,“你看。” 秦朗的眼中闪过一道厉光,他很清楚那根针管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他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先把秦卿的命救回来。 过了一会儿,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声音,秦氏医院的救援机立刻停在木屋前面的一片空地上,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冲进了木屋里。 很快秦卿被担架抬了出来,抬上了飞机。唐煜想要跟着一起去,却被秦朗给阻止了。 “我的妹妹我自己会救。”秦朗丢下这句话之后就跟着直升机一起离开了。唐煜心中所有的情绪汇聚到一起无处可泄,他转身上车,立刻开车赶去医院。 唐煜知道秦朗不喜欢他,不对,应该说是恨他,他也根本不在乎秦朗是如何对待他的,他现在只担心秦卿的情况,刚才看到秦卿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而且琳达那个疯子居然给她注毒。 唐煜闭上眼沉淀了一下情绪,然后立刻转身回到车里,很快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不用多想,秦朗肯定是把秦卿送到秦氏旗下的医院。 唐煜刚到医院的时候秦朗正在手术室里给秦卿治疗,他不知道秦卿的情况如何,可是他知道秦朗一定会全力救秦卿的。 “总裁,找到琳达了。”凯文来到唐煜的身边小声的说着,“不过她好像犯瘾了,整个人意识不是很清楚。” “想办法弄回美国,关起来,不要让她死掉,等我回去。”唐煜没有一丝温度的说着。 凯文在心底替琳达默哀了三秒钟,看唐煜这个样子,看来琳达真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总裁,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凯文小心翼翼的开口问着,这话他可是替唐老太太问的,唐老太太已经打了很多电话来催唐煜回去了,不过凯文却找着各种理由帮唐煜拖延着,不过已经拖不久了。 “我自己会看着办的。”唐煜没有表情的说着,周身散发出来的请勿靠近的气息让凯文不敢再多问下去。 过了一会儿,接到电话的秦政和文婧匆匆赶来,一看到唐煜,文婧就迫不及待的问着唐煜。 “小卿呢?小卿怎么样?”文婧的目光不经意的看到唐煜身上沾染到的血迹,脚步踉跄了一下。 “你丈夫正在里面抢救。”唐煜淡淡的开口说着,要不是看到他眼中浓的化不开的悲伤,文婧可能以为唐煜根本不在乎秦卿的生死。 “爸!”文婧担心的喊了一声秦政,看到秦政一脸凝重的不说话,她扶着秦政坐下,三人安静的等待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术室的大门打开,秦朗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文婧立刻冲了过去,紧张的问着的秦卿的情况。秦朗表情凝重的摇摇头,视线越过文婧看向秦政。 “爸!”秦朗一脸沉重的走向秦政,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脚下有千斤重,走到秦政面前,秦朗紧抿着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小卿怎么样了?”秦政异常冷静的问着秦朗,“人,还活着吗?” 秦朗点点头,闭上眼沉默了一下才睁开眼,鼓起勇气说道:“虽然还活着,可是人伤的比较重,现在只能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秦朗的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文婧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秦政和唐煜紧抿着嘴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的沉重。 “活着,只要还活着就好。我们医院有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仪器,一定会治好小卿。”秦政坚定的说着,“我们秦家的女儿是最坚强的。” “我要进去陪着卿。”唐煜开口要求着。 “你还敢要求,要不是你,小卿现在也不会没有意识的躺在里面,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杀了你。”秦朗激动的拽住唐煜的衣领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的一拳打了下去。“你滚,你没有资格在待在小卿的身边。” 唐煜整个人被打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嘴角渗出血来,唐煜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眼神平静的看着秦朗。 “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要陪在她的身边。”唐煜眼神非常坚定的目视着秦朗。 “你还有脸说小卿是你妻子?”秦朗被唐煜的话气的再次抡起拳头想要打下去。 “住手。”秦政开口阻止秦朗,然后朝着唐煜走近几步,看着唐煜眼中认真执着的目光,秦政非常平静的说道:“阿朗,让他进去陪着小卿。” “爸。”秦朗不赞同的看着秦政,“是他害了小卿,为什么还要让他进去,小卿也不愿看到害她成这样的凶手。” 秦政厉光一扫,有些严厉的说道:“我们都不是小卿,根本不知道小卿是怎么想的,不过他说的对,他和小卿现在还是夫妻,有权利也有责任和义务陪在小卿的身边。” 秦朗还想阻止,却被文婧拉着了,文婧朝他摇摇头让他不要再争下去了。 唐煜根本不管秦朗用什么样的眼神看自己,他只是淡淡的朝秦政微微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我答应让你陪在小卿身边是因为你现在还是她的丈夫,可是你别忘记答应我的事。我不希望我女儿和你再有任何的联系。”秦政有些无情的说着。 唐煜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政,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朝着秦卿住院的病房走去。 “爸,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根本不知道小卿伤成什么样子?小卿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秦朗激动的说着,刚才在手术的时候他都不忍心下手了。 秦政虽然表情还是那么一副不苟言笑,可是眼眶却红了。“我想此刻小卿最希望陪在她身边的人除了我们之外就是那个男人了。” 秦朗因为秦政的话而低下头,他幽幽的叹口气,他真的很讨厌唐煜,真不明白自秦卿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还因为这个男人受这个苦,只希望能快点苦尽甘来。 唐煜换了无菌服走进重症病房,看着全身插着管子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秦卿,唐煜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心痛了。 “卿!”唐煜轻轻的喊了一声秦卿,可是回应他的只是旁边仪器的声音,唐煜走进一步,看到秦卿身上伤痕累累,每一个伤口都是一把利刃一样在他的心上一刀刀的割着。 唐煜在秦卿的床边坐下,不停的和她说着话,可是秦卿没有任何反应。唐煜不知放弃的继续说着额,仿佛要把以前没有说完的话全部说完似的。 秦政和秦朗站在门外,透过那玻璃窗户看到里面的唐煜和秦卿,看到唐煜深情的望着秦卿,两人的心情都变得有些复杂。 “小卿还是有看人的眼光的。”秦政开口说着,所以他对秦政也不是非常的满意,可是看到唐煜对秦卿的感情不像是在做戏,也不是一种固执的霸占,这是真心实意的喜欢自己的女儿,就算有任何的不满意,只是这一点他就决定再给唐煜一个机会。 秦朗露出一个不满的表情,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看着里面两个人。